奇書網 > 三國之我是袁術 > 第九百零一章 祭拜

第九百零一章 祭拜

作者:長不大的肥貓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三國之我是袁術最新章節!

    薊城以北五里處的小山上,一塊并不華麗但卻威嚴沉重的墓碑坐落于此。在這孤山野林之中略顯凄涼。

    墓碑周圍十分的干凈,碑前還擺放著為數不少的新鮮瓜果,香火旺盛,顯然時常有人祭拜。

    此時的墓碑之前,站立著兩個人。

    “故漢驃騎將軍冠軍侯公孫瓚墓。”

    將墓碑上的字輕聲讀了出來,袁術臉上滿是回憶之色。

    “或許這正是公孫瓚一生的追求吧。袁本初這次算是做了件好事。公孫瓚雖不為明主,但卻不失為一代名將、民族英雄。護佑幽州、驅除胡虜、大敗異族、封狼居胥,這般稱號也算不失其名。”

    受自己這只蝴蝶的影響,公孫瓚雖依然敗于袁紹之手,但卻多了狼居胥山這一驚世之戰。

    以一己之力大敗鮮卑、烏桓和南匈奴三方聯軍,將鮮卑屠戮殆盡,并致使南匈奴和烏桓元氣大傷。公孫瓚此生的戰績和戰果絕不遜于霍去病多少。

    “如今鮮卑已成過去,烏桓和南匈奴相繼歸順。子龍,你說公孫伯圭在九泉之下會如何反應?”袁術輕聲道。

    站在袁術身后的趙云一臉肅穆的望著墓碑:“公孫將軍自是會欣喜。消滅胡虜、保北方太平是公孫將軍畢生之愿。如今業已達成,公孫將軍在九泉之下也可安寢了。”

    “朕覺得他還會惋惜和羨慕。惋惜他時運不濟,沒能親自看到這一天。羨慕我袁公路運道好,他所做的一切平白為朕做了嫁衣。”袁術輕嘆了口氣道。

    “以公孫將軍的性格,恐怕還真會如此。不過更多的肯定還是欣喜,在公孫將軍心中漢人比什么都重要。”

    “昔日于虎牢之前,十數路諸侯多庸碌之輩,能入我眼者,除袁曹劉三人外,也就公孫伯圭一人了。其性格剛烈,雖不為英主,但卻不失為一英豪,朕一直以之為友。與其結盟雖摻雜不少利益因素,但卻也是真心想與之相交。若是可能的話,朕真想保他性命。但可惜,朕可救他,但他卻不愿茍活,一心求死。”袁術惋惜道。

    當初于薊城之中,公孫瓚看似四面楚歌、無路可逃,實際上袁術早已在遼東準備好接應的人馬,并與其聯系。只要公孫瓚愿意撤往遼東,是可以活命的。但可惜的是公孫瓚并沒有接受袁術的好意,而是選擇了死亡。

    “生當為人杰,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昔日之楚霸王,今日的公孫瓚,可惜啊可惜。”

    對于公孫瓚的身亡袁術是由衷的可惜。雖然公孫瓚無英主之資,但其征戰之能確是當世絕頂。袁術也有心讓其與曹袁劉三人一樣前往西方開疆擴土。有著自己和曹袁劉三人幫襯,公孫瓚可無后顧之憂的與異族廝殺。同樣,于自己和曹袁劉三人而言,公孫瓚可說是最為鋒利的尖刀。

    人皆有能,所長不同。公孫瓚雖敗于袁紹,但是公孫瓚能做到的事袁紹卻不一定能做到。就如對抗異族而言,公孫瓚麾下的數萬精騎,比之袁紹手中的數十萬步卒要好使的多。公孫瓚不善內斗,但對外卻極為強勢。

    “子龍,朕沒有讓你和白馬義從參與巨鹿之戰,你們是否心有怨氣?”

    “臣不敢,陛下自有陛下的思量。”

    袁術聞言,嘴角微微苦笑:“朕沒有讓白馬義從參與此戰,是怕白馬義從一時義憤,把袁本初給殺了。”

    “義之所至、生死相隨;蒼天可鑒、白馬為證。朕知道,這不是一句虛言。當面對袁本初時,那三百余白馬義從舊部絕對會忍不住給袁紹來上一箭,為公孫瓚報仇。”

    對于白馬義從的義氣,袁術從不懷疑。白馬義從既稱之為義從,自是以義為先。像是為主報仇殺了袁紹然后自裁以謝袁術的事,絕對干得出來,而且有不少人愿意這么干。到時候非但袁紹會死,三百余白馬義從舊部怕是一個都活不下來,袁術怎么可能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所以將之支開、不讓二者相遇是最好的選擇。

    “陛下的苦心,臣明白。然公孫將軍始終是...”

    “朕知道。朕與公孫伯圭從無舊怨,唯有感激。朕相助于其物資,其為朕招攬人口。非但如此,其還為朕背了稱帝的黑鍋,碎了傳國玉璽,助朕平定胡虜,甚至將白馬義從推至巔峰之后贈與朕。是朕虧欠于其。”袁術坦誠道。

    說實在的,對于公孫瓚袁術確實是感覺極為的虧欠。因為這貨幫自己背鍋和提供的幫助太多了,讓袁術都不由得感到有種愧疚。

    袁紹是他牽制的,很多人口是他拉來的,北方三大異族也是他打殘了之后讓自己撿了個便宜,在自己奪天下的路上更是數次幫自己背鍋吸引仇恨。最后還把白馬義從送給了自己,當真是大漢好隊友,最強打工仔。

    曹操、劉備替袁紹牽制中原和自己,好歹還是袁紹安排的,而且還玩脫了。公孫瓚這事自己除了和其做了些互惠互利的商貿交易外,幾乎沒怎么動手,他自己就傻乎乎的把該干的事全干了。有時候袁術都懷疑這貨是不是上天專門派來幫助自己的,絕對的無私好隊友啊!整個天下都找不到第二個。

    犧牲自己,照亮他人。這就是袁術給公孫瓚最中肯的評價。

    “白馬義從那三百余舊部,朕對其絕無一絲介意。因為朕也喜歡忠義的人,而且公孫瓚已經死了,白馬義從如今是僅次于陷陣營的存在,朕沒有理由不喜他們。也正是因此,朕才會不讓他們參與這一戰,以免致他們于兩難的境地。”

    “多謝陛下。”趙云躬身道。

    袁術如今也有些理解原來的歷史軌跡之中袁紹為什么要殺麴義了。團滅了白馬義從的先登死士,估計其戰力不亞于現在這個狀態的白馬義從,戰力妥妥的高于尋常大軍兩個大檔次。打大戟士就和玩似的。這么恐怖的存在,其領將又是個傲慢的主,換誰能不忌憚?和呂布雪藏高順是一個道理。

    袁術現在好在麾下這種強悍的軍團為數不少。而且高順、趙云等都是忠義謙謹之輩,又有許褚虎賁護佑,方才高枕無憂。

    為君者,要想不忌憚臣子,不讓臣子功高蓋主,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強大自身,培養更多強大忠誠的將領,而不是打壓和殘害。就像現在的袁術,就是呂布都不敢有絲毫反叛之心,因為他很清楚,一旦反叛,袁術殺他如殺雞一般輕松。

    野心的出現往往是因為能力的不平衡,君主自強,自然文武歸心。

    “公孫續現在情況如何?”

    “現在白馬義從之中為一百夫長,一直以來盡忠職守,在戰場上勇猛果決,頗有公孫將軍當年的風采。”

    “嗯。你平日多指點一下,畢竟是公孫伯圭的血脈,虎父無犬子,好好打磨將來定可為一良將。”袁術點頭道。

    對于公孫一家袁術并無半點忌憚,原因也是一般,因為他自身很強,無懼任何。公孫續在其眼中不過是子侄一般的存在,若不是由于身份和局面的原因,袁術其實不介意再收一個義子。若是公孫續將來有所成就,袁術讓其代替趙云掌握白馬義從也無不可。

    這天下最有資格統領白馬義從的便是公孫一系,血脈上的傳承,注定了將門世家更易出英杰。隴西李氏一脈不就如此?袁術如今已然看開了,對于世家再無半點歧視,將天下臣民皆平等相視,認可世家自身的優勢。

    毫不在意身份的盤腿坐下,袁術揮揮手,從一旁上前的親衛手中接過酒袋。把酒袋打開,將半袋酒水輕輕灑于面前,呈一條直線。

    袁術雙手平舉酒袋,面色肅穆,沉聲道:“伯圭兄,你我雖只有數面之緣,但卻神交已久。老兄封狼居胥,一戰成名,足以名垂千古,愚弟敬服。此番某得天之助,僥幸取得天下、平定宇內,收服胡虜、安定百姓。這其中,伯圭兄居功甚偉,愚弟感激之至。如今胡虜將盡、北方已平,老兄九泉之下也可安眠了。”

    “老兄放心,范兒不負老兄之望,甚是努力、已初露猙獰,將來必成大器。愚弟也會對其多加照拂,以報老兄之恩。我漢人沉寂已久,如今漢疆一統,當王天下。愚弟欲畢全國之力西伐,以征服各國、擴我漢人疆域,再創我漢人之輝煌盛世。若老兄在天有靈,還請多加護佑,為我漢人祈福,愚弟在此拜謝。”

    言罷,袁術仰頭將酒袋中的酒一飲而盡,起身,轉身離開,無有半點停留。

    英雄相惜,無需半點作假;家國天下,無需半句多言。唯有把握此心而已。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