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地球求生指南 > 761、你是山海來的風

761、你是山海來的風

作者:伴讀小牧童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地球求生指南最新章節!

    小玉真的不慫的。

    人家什么身份?山海界大貴族,狐貍王族。

    狐貍本來就是妖族里的貴族,而她有是那種貴族里的貴族,總體說來就是很厲害,雖然年紀小能耐一般,但血統身份擺在那呢。

    就像日本動畫片里的那樣,妖族是最看血統的,血統論的忠實擁躉。小玉盛裝出席這場宴會,哪怕沒有得到邀請,人家也是王侯級的,太一、帝俊那個級別能訓斥她,其他人可真的不夠格,所以她坐在那一點都不尷尬,反而晃著尾巴在那等吃的。

    沒錯,她的確是沒什么見識,但那又怎么樣,沒見識人家也不敢對她干啥,別說她是跟谷濤一起來的,就算她一個人晃晃悠悠來了這里,帝俊還敢宰了她?

    “這小子的裝扮,我越看越想笑。”太一看了一眼旁邊的陸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年輕人嘛,誰知道呢。不過比起他的裝束,他居然膽敢把山海界的人帶到這來,我是佩服的。”陸壓喝了一口酒:“我倒要看看帝俊的臉色。”

    太一捻著胡子露出笑容:“年輕人嘛,誰知道呢。”

    “老匹夫學我說話!”

    “滾。”

    兩個頂級選手互相罵了一陣,這時其他人也都落座了,這場面看上去就是王母娘娘的蟠桃盛會,各種各樣在文獻中能夠找到類似形態的神仙都坐在了這里,還真的就是……神話趨同因為這幫人唄?而且他們還說著谷濤完全沒聽過的語言,連解析都不能解析的那種。

    “這里好好玩,比意大利好玩多了。”

    狐貍醫仙喝著酒,而谷濤一把把酒杯給她奪下:“你不能喝了。”

    “為什么啊!為什么就不能喝了!”

    谷濤沒空給她解釋,反正這么個家伙吧,酒品還行,就是喝多了發騷,這可是眾目睽睽之下呢,要真的是抱著誰的腿來一段爸爸擼狗,這誰頂得住啊……

    今天的陣容可以說十分強大了,谷濤放眼望去,發現來了沒有三百也有二百八,五顏六色的。紫的就有差不多二十個,青的紅的更是一大堆,雖然黃金袍暫時只有倆,但這……怕不是把三十三天除了沒開的那個南門之外的所有高層都弄齊了。

    從行為看性格,現在帝俊的行為可以讓谷濤初步分析出這個家伙下級人格是什么樣的。

    首先這個家伙一定是好勝的,換成普通人來看,他是那種會為了跟人搶買單而把對方干掉的那種類型。其次,他絕對是好大喜功者,這一點和太一完全不一樣,太一喜靜也沒有什么物欲,但從在這里的裝修風格來看,帝俊絕對是一個審美觀極扭曲的人。

    他喜歡金黃色、喜歡夕陽色、喜歡湛藍也喜歡閃亮亮。

    通常喜歡這種風格顏色的人,一定是具有攻擊性的,而如果喜歡冷色調比如天藍色、翡翠綠的人,通常都比較淡漠和善良。

    雖然不能代表全部,可是這絕對是大樣本數據下的精準分析。還有餐具,如果說一個地方什么細節最能夠體現出主人的喜好和品味,那一定會是餐具,餐具樸素的人其實就是對生活品質并無太多要求的人,最鮮明的對比就是雍正和乾隆的日常用品,父子兩代人有著截然不同的審美標準,而大家都知道乾隆之所以要弄得那么花哨,說白了就是為了炫耀工藝,可是不管怎么樣,他的動機都是炫耀嘛。

    就像現在一樣,帝俊拿出來的餐具那可都是極華貴的,點綴著大量的黃金和玉石,一個酒杯都整的花里胡哨,而在宴會開始之前還有專門的童子報菜名,很多菜名甚至都是谷濤沒聽過的,但不管怎么樣這比相聲貫口都要長。

    谷濤其實很想看看等會上菜時的場面,那一定非常壯觀,因為是集體分餐制,這種模式既有大家湊在一起聊天的熱鬧又有法餐那樣一道換一道的驚喜,只是繁瑣的程度絕對是難以想象的,因為要一起上菜一起撤菜,時間太短吃不完、時間太長青黃不接,反正很考驗組織者功力。

    這如果還不炫耀,那什么才能算是炫耀呢?

    這讓馬上要看到帝俊的谷濤十分期待,期待這個人到底是個什么樣子的,聽說他很漂亮,但想來應該就是修靈第二吧,一個娘娘腔罷了。

    很快,賓客落座,后面也響起了鼓聲。

    “夔牛鼓。”小玉側過身子對谷濤說:“據說夔牛鼓的鼓聲啊,聲聞于天。”

    谷濤撇撇嘴,矯情!這個帝俊啊,從頭到尾就透著一股矯情的味道,不就是炫耀么、不就是自己說要請他吃飯么,至于不至于啊。

    不過說實話,谷濤當時還打算請帝俊在基地食堂的小灶里吃一頓呢,不過現在看他的陣仗,如果真的是去了食堂,那還指不定會被記恨成什么樣呢。

    很快,鼓聲漸熄,接著浩瀚編鐘的聲音響起,踏著編鐘的洪亮之聲,帝俊身穿錦瑟華服慢慢從后面走了出來。從他出來開始,谷濤的眼睛就沒能離開,全程盯著不放。

    主要就是……這個男人真的太漂亮了。谷濤一直以為自己是見過人間真絕色的,但看到帝俊之后,他覺得自己是錯的,這人覺得可以稱得上人間第一扳手了,哪怕最痛恨基佬的男人看到這么一個絕色的男孩子站在自己面前,恐怕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大喊一聲“我可以”了。

    帝俊出場之后,先是走到太一和陸壓面前,起手行禮,太一、陸壓還禮,然后他輕輕坐到主位上,輕笑一聲:“諸位,遠道而來。同屬三十三天卻多年未見,今日大家暢所欲言,不加禮數。”

    他說話時的神態、動作甚至是眼神都十分得體,聲音洪亮而清脆,一點都不娘,反而是時下很流行的公子音,而且渾然天成,絲毫不做作。

    而且不管是撩袍子、抬手敬酒還是微微揚起下巴的動作都顯得陽剛氣十足,別說娘了,就連一丁點的陰柔都沒有,但他就是漂亮啊!真的漂亮!!!

    怎么形容呢,如果說六子是那種所有東西都恰到好處的美,多一分少一分都顯得不協調、增一點減一點都會難受。那么帝俊絕對屬于那種人世間少見的類型,總體說起來就是有味道,因為沒玩過,所以有味道,賊有味道。他五官很立體,頗有些混血兒的面部特征,而且他的眼睛格外亮,里面好像有星辰閃爍,真的是漂亮到不行。

    他落座之后,編鐘齊鳴,接著上百個侍女拖著盤子開始上菜,一個侍女的盤子里放兩個同樣的菜肴,在分發菜肴時侍女還會報上菜名。

    “鮮菇。”

    一份蒸出來的蘑菇就擺在了谷濤的面前,一共就不大的兩顆,上面覆蓋著某種肉糜。谷濤嘗了一口,覺得上頭的肉應該是鹿肉,但肉質非常好,烹飪的也很完美,沒有一丁點的鹿肉特有的膻腥味,再配上野生菌菇特有的鮮甜,味道可以說是極好,而且上面還澆了一些茱萸醬,辣也不算辣,但細細品來的確有辣味,手藝著實不錯。

    “不好吃。”

    狐貍把香菇全扔到谷濤的盤子里:“你吃。”

    谷濤看了一眼:“你給我可以,可是別把上頭的肉醬給刮掉啊。”

    “不是刮的,是舔的呢。”小玉很嚴肅的說:“我才不要吃素。”

    谷濤翻了個白眼,然后把小玉的香菇扒拉到一邊,而這時第二道菜也開始上了,大家都埋頭在吃,并沒有人過多的說話。谷濤知道這里頭的規矩,菜過五味才會開始喝酒,喝下三巡,也就是十五道菜時,才會有人發言,因為那會兒差不多飽了,大家該休息一下了。而第十五道菜絕對是重頭戲,之后每十道菜就會出現一次驚喜。

    講究……帝俊是真的講究。

    “青梅肉糜。”

    第二道菜上來,谷濤吃了一口,入口就是豬肉的油脂香味,但仔細品味卻能夠吃出酒漬梅子的淡淡酸甜和酒香味,這種東西多吃會膩,但初一入口卻是極美味的。而這量他們也是控制的極好,用勺子吃就三勺,一勺驚艷、一勺品味、一勺回味,再多沒了,因為第四口就要開始膩了。

    “這個好好好好!”小玉吃著都開始搖尾巴了:“這個肉超好吃!”

    谷濤抿嘴笑了笑,可憐的小玉……可能是真的沒吃過什么好東西的,好歹也是大貴族,真慘啊。

    第三道菜緊接著上來,老遠就聞到了炙烤的香氣,等到端到面前時谷濤才發現,盤子里是一根賣相非常好的羊排,上面還滴滴答答往外滲油,滋滋的響聲不絕于耳。

    “香炙羊。”

    拿起羊排撕咬一口,入口肉香四溢的同時,還有著羊肉特有的鮮美。這上等的羊肉啊,豬牛鹿雞是比不上的,當之無愧的是大大夫階級才能吃到的肉,那滋味在嘴里化開,混著調料里不輕不重的芥末,味道獨特而充滿了層次,小玉甚至連骨頭都給人嚼了。

    “好吃好吃!”小玉連連點頭,然后看著谷濤手里的骨頭,眼睛直勾勾的。

    谷濤嘿嘿了一聲,手高高揚起,跪坐在那的小玉身子也不自覺的直立了起來,眼睛仍然直勾勾的看著谷濤手里的羊骨頭,尾巴搖得飛快。

    這時太一看不下去了,重重咳嗽了一聲,谷濤連忙放下骨頭,尷尬的笑了一下,可沒想到,小玉突然竄過來叼走了那根骨頭,吱嘎吱嘎的就給嚼碎了。

    “喂……”谷濤看了她一眼:“要不要這么沒吃相啊,后頭還有呢。”

    果然,正如谷濤知道的那樣,第五道菜上來的同時,還有一壺酒和一個小酒杯,菜不起眼就是各種干果,油炸過的,顯得晶瑩油亮,酒倒是頂好的酒,度數不高但清甜,還有一股白桃的香味,喝下去解膩又解渴。

    谷濤喝了一口,滿意的點點頭,帝俊這是裝了個頂級的逼啊,這頓飯先拋開成本,就光是這種搭配就已經可以說是古韻十足又創意十足了,不會讓人有半分倦怠,還有了不一樣的體驗和期待。

    “諸位,雖然往日你等各為其主,但如今已是不一樣的時代了。”帝俊此時起身,舉起酒杯:“未來的日子,祝三十三天蒸蒸日上。”

    其實谷濤覺得這個帝俊是很有意思的,一個男人如果漂亮成這樣,或多或少會是娘的,但他卻真的一點娘炮的氣息都沒有,反而顯得陽剛氣十足,這種反差顛覆了谷濤很多的印象。

    這感覺就像是周慧敏那個級別的女神突然開唱烤面筋一樣,反差大的很,但反差歸反差,但卻不突兀,只讓人感覺這個人更有魅力,真的是把氣質這一塊捏得死死的。

    “帝俊好丑。”

    小玉撇撇嘴:“丑的不行,看到就惡心。”

    谷濤默默的轉過頭……不光是他,周圍不少人都用奇怪的表情看向了她。帝俊丑?開……開玩笑的吧?號稱三界第一美男子的帝俊,丑?

    “別鬧,想日他的人能從浦東機場排隊排到埃菲爾鐵塔。”

    谷濤說完,還覺得不過癮,補了一句:“男女都有。”

    他的聲音比小玉的粗,在安靜的環境下格外清晰,太一看向谷濤,表情古怪,而陸壓直接一口酒噴了出來,連忙用寬大的袖子擋住,但卻還是抑制不住笑出了聲。

    他們都能聽見,主位的帝俊自然也能聽見,帝俊中斷發言,轉頭看向谷濤,臉帶不悅。

    “不管我事啊。”谷濤指著小玉:“她說你丑,我說你漂亮,你繼續你繼續。”

    帝俊一聽,脾氣當時就爆了上來,他鐵青著臉轉頭看著太一:“太一君,十三殿之一,如今也如此不懂禮數了?”

    “十二殿。”太一糾正了一句,然后笑道:“你也知道,十二殿從來聽調不聽宣,本來就是五湖四海、三教九流。孤又能如何?”

    “來人,驅他出境。”

    帝俊說完,太一也就笑了出來,而谷濤則側著頭笑道:“那能不能讓我吃完了再趕我走?”

    他的話引來哄堂大笑,帝俊表情更是糟糕,他背著手看著谷濤,冷笑道:“你還真是一招鮮吃遍天,信不信本王讓你離不開這里。”

    “那你信不信我讓你東門片甲不留?”

    “錯了錯了。”太一尷尬的喊道:“是西門西門……”

    “狗日的老狗。”陸壓一跺腳:“北門!”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