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孽仙皇在都市 > 第1347章 又見四皇子!

第1347章 又見四皇子!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孽仙皇在都市最新章節!

    皇城之內有一名樓,謂之“奇英樓”,乃是皇朝為皇甫家族所設立。

    正確來說,是為皇甫奇所設立。

    皇甫奇在皇甫家族年輕一輩當中地位極高,僅次于皇甫少主皇甫逸。

    與皇甫逸的低調相比,皇甫奇性格乖張,十分好動,經常跑到太虛皇朝來游玩。

    皇朝為了討好皇甫奇,就特別設立了這座“奇英樓”。

    平常皇甫奇過來,或者皇甫家族其余子弟過來,奇英樓都是他們的落腳點。

    今日,奇英樓有一場晚宴,乃是皇甫奇發起,邀請了諸多皇子和各路天才參加。

    聞人靈夢帶著蕭塵、巫嵐來到奇英樓,發現宴會還沒開始,但賓客已經到了不少。

    “靈……靈夢公主?”

    聞人靈夢一現身,立刻引發奇英樓轟動,諸多天才紛紛圍繞上前,討好地打著招呼,或者用迷戀、敬慕、崇拜的目光望著她。

    “人氣倒是真高!”蕭塵看了聞人靈夢一眼,但后者神色冷漠,無動于衷。

    “那是當然,靈夢是太虛皇朝第一美女兼第一天才啊,就是皇甫家族里面也沒幾個能勝過靈夢的!”巫嵐驕傲道。

    “靈夢公主,您……您怎么來了?”

    一名負責今晚宴會事宜的管事滿頭大汗地跑了出來,一副受驚之態,說話都有些結巴。

    “怎么,不歡迎?”聞人靈夢道。

    “小人怎么敢?”管事激動地賠笑道,“要是奇少知道您參加今天的晚宴,一定會非常高興!”

    皇甫奇在追求聞人靈夢,這是眾所周知之事。

    只不過聞人靈夢從來不理會皇甫奇,甚至明顯的厭惡他。

    皇甫奇每逢來到太虛皇朝,其余皇子公主都是各種討好巴結,唯獨聞人靈夢避得遠遠的,更別說參加他舉辦的宴會了。

    所以,聞人靈夢今天出席這個場合,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皇甫奇自己都不可能想到。

    “我今天是不請自來,還帶了兩位朋友,不知道奇英樓有沒有我們的位置?”聞人靈夢道,“事先說好,我要雅座!”

    “有,當然有!”管事滿口答應。

    今天就是把其余那些個皇子公主趕出去,也要給聞人靈夢騰出位置來。

    聞人靈夢的分量,那完全不一樣。

    “那就帶路吧!”聞人靈夢淡淡道。

    “好的,靈夢公主請跟我來!”

    管事把三人帶到二樓,一個靠窗的雅座。

    這個類似小包間一樣的獨立空間,一面是窗戶,兩面墻,面向大廳的方位則有珠簾裝飾。

    坐在這里,能夠將大廳一覽無余,但外人若是不仔細朝著這里看,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況。

    確實是絕佳位置。

    “這個地方不錯!”蕭塵滿意道。

    “呃……”管事一怔,認真望了蕭塵兩眼,心中有些摸不定蕭塵身份。

    “既然他滿意,那就這里了……皇甫奇大概什么時候會來?”聞人靈夢問道。

    “最多半個時辰,宴會開始,奇少肯定會到場!”管事道。

    “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忙吧!”

    “好的!”

    管事離去,三人就坐。

    “靈夢,你和那個皇甫奇……”

    巫嵐跟聞人靈夢認識時間不長,不知道她跟皇甫奇的情況,但剛才不少人議論時,她已經聽到了大概。

    “一個不學無術,仗著祖輩創下的功績,胡作非為的紈绔!”聞人靈夢冷淡道。

    “這種人,怎么配得上靈夢你?”巫嵐頓時也露出厭惡之色,似乎想不到皇甫家族年輕一輩排名第二的世子,居然會是這種品性。

    “蕭塵,靈夢這次犧牲大了,你不該表示表示嗎?”巫嵐看向蕭塵道,“若不是為了你,靈夢斷然不會跟這種人來往!”

    “我說了幫她治療她師父,她自己不領情,我有什么辦法?”蕭塵無辜道。

    “靈夢,要不讓蕭塵試一試,興許會有奇跡呢?”巫嵐道。

    “不用,師父不習慣和陌生人接觸!”聞人靈夢始終不改態度。

    “你看吧,死倔死倔!”蕭塵道,“虧她還說師父是自己唯一的親人,寧愿看著師父痛苦,都不想讓她好起來!”

    “你根本不知道緣由,憑什么妄自評斷?”聞人靈夢被說到了痛處,突然發怒,滿是寒意地盯著蕭塵。

    “蕭塵,你少說兩句!”巫嵐橫了蕭塵一眼,又安撫聞人靈夢道,“靈夢,蕭塵無心的,你不要在意!”

    聞人靈夢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很快又恢復了正常神色,情緒完全收斂,好似什么都沒發生過。

    “自找苦吃!”蕭塵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三人之間冷場了好一會,誰都沒有再說話。

    直到一位意外之人的出現。

    “小嵐、姐姐!”聞人旭撥開珠簾,走入雅間,面帶和煦的笑容道,“我說是誰那么大的派頭,占了奇少為我安排的位置,原來是你們?”

    “四皇子?”巫嵐見到聞人旭,立即不淡定了,忐忑不安。

    “小嵐,你可真是傷我的心啊?一個人跑來皇城,也不通知我一聲?”聞人旭道。

    “對不起,我……”巫嵐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算了算了。”聞人旭又笑道,“見到你的族人沒有再為難你,我心里就踏實多了。”

    聞人靈夢抬頭望了聞人旭一眼,淡漠地問道:“這是你的位置?”

    “本來是我的,但既然姐姐你來了,當然屬于姐姐你的。不過我現在沒地方去了,介不介意我一起?”聞人旭笑問道,“這里坐四個人,其實剛剛好。”

    “你問他們!”聞人靈夢淡淡道。

    “我沒意見!”巫嵐說著,又看向蕭塵。

    “我無所謂!”蕭塵對聞人旭不感冒,但也找不到理由拒絕。

    “多謝!”聞人旭在巫嵐蕭塵對面位置坐下,沖蕭塵拱了拱手道,“上次在巫族一見,我就知道朋友不是等閑之輩。今日看來,朋友果然好手段,在下佩服!”

    聞人旭這番話,無疑說的很有水平。

    表面上,他是在夸獎恭維蕭塵,實則是在暗諷蕭塵使用了某種低劣手段,把巫族和巫嵐糊弄得團團轉。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