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最強兵王 > 第3876章 游輪遭襲

第3876章 游輪遭襲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夜色茫茫,罩四方,天邊新月如鉤;海風輕柔,撫微波,響起淺淺吟唱。朦朧的月色下,寂靜的大海上,一艘輪船緩緩而行,輪船上燈光亮如白晝,可見甲板上挺立著全副武裝的士兵,一個個手抱鋼槍,目光凜冽,緊緊盯著朦朧的夜色深處,剛毅的臉龐涂抹著濃濃的油彩,氣勢不凡,一看就是精銳之師。

    輪船頂層,幾名軍官模樣的人在低聲交談著什么,手里端著紅酒,淺嘗輒止,說笑著,有人更是嘴里叼著雪茄,一副悠閑模樣,和下面甲板上警戒的士兵形成鮮明對比,大家無形中以一名少將為中心。

    海風徐徐,帶著濃濃的海腥味,吹在臉上,濕漉漉,就像涂抹了一層油脂,很不舒服,但大家放佛習慣了一般,有人脫下軍帽,任憑海風吹散自己不長的頭發,少將將雪茄夾在手中,看著茫茫大海深處低聲說道:“再過兩個小時就該到海上監獄了,將這些該死的人渣送到地方,咱們就可以好好放松一下。”

    “依我看,咱們聯合國就該有死刑,將該將這些人渣全部絞死,遠的不說,就說這艘輪船里面關押的罪犯,哪個不是罪大惡極?不是慣犯悍匪就是殺手,個個惡貫滿溢,死幾次都不嫌多,還得浪費游輪送他們去監獄,還得修建監獄關押,還得掉部隊看守,太浪費了。”一名少校模樣的人低聲笑道。

    “這話有些偏激,罪犯也是人,是人就有人權嘛,雖然他們罪大惡極,但只要關押進了海上監獄,生不如死,絞死太便宜他們了。”另一名少校笑道。

    “我只是氣不過這些人人渣,死都要浪費聯合國那么高的付出。”剛才那名少校有些不服的解釋道,見大家含笑不語,并不接話,也打住了話題,看向黑夜深處,灰蒙蒙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少校有些不放心的看向少將低聲說道:“將軍閣下,這船上可是有三百名罪犯,個個都是暴力狂、殺人狂,好些都是恐怖組織、殺手組織和雇傭兵組織頭目,可不能大意。”

    “放心吧,負責護送的可是精銳的三角洲部隊,敵人來多少殺多少,再說,只要呼叫,支援可以在一個小時內趕到,沒什么好擔心的。”少將無所謂的笑道,混不在意少校的提醒,而是饒有興趣的看著前方黑暗處,放佛那里有什么吸引人的東西,誰也沒有發現少將眼睛里閃過的鄙夷殺氣。

    “咚——”忽然一聲悶響,打破了正在緩緩行進的游輪寂靜,也打破了周圍死寂一般大海,所有人臉色微變,面面相覷,都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

    一名少校謹慎的說道:“好像是撞擊聲,我去看看。”

    “別慌,這艘游輪可是專門改裝過,有先進的雷達,就算遇到核潛艇都能避開,更何況游輪隸屬于聯合國,還有人敢動聯合國的游輪不成?或許是被海底大魚撞了一下,一會兒就會有消息傳來,咱們繼續喝酒。”少將無所謂的笑道,混不在意剛才那聲悶響,一臉鎮定表情。

    大家見少將如此淡定,也都被感染了,紛紛說笑起來,繼續喝酒,沒多久,大家感覺游輪有些傾斜起來,暗自心驚不已,紛紛停止了說笑,這時,一名少尉模樣軍官急匆匆跑上來,敬禮后沉聲說道:“報告,有人攻擊我們。”

    “什么?仔細說說,發生什么事了?”一名少校急切的追問道。

    “報告,鍋爐位置遭到攻擊,敵人用的是海鉆,已經鉆透了游輪,海水倒灌進入鍋爐房,游輪動力停滯,開始下沉了。”少尉趕緊解釋道。

    “海鉆?”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海鉆非同小可,一般有三個巨大的圓形鉆頭構成,鉆頭表面看上去像是齒輪,但異常鋒利,可以輕松撕開鋼鑄等材料,工作原理有點像三輪旋轉電動式剃須刀,海鉆的三大鉆頭連接在一個巨大的圓柱體上,圓柱體中空,可以藏人。

    可以說,海鉆是海底暴力進攻其他輪船的最好工具,能像鯊魚一般無聲無色靠近目標,并迅速撕開目標堅固的船體,一旦海水倒灌進去,無論多先進,多強大的目標都必死無疑。

    “為什么沒有提前發現,我們的聲吶呢?我們的雷達呢?我們的電子偵測設備呢?”一名少校驚訝的吼道,目光如炬,透著無盡的殺氣,要知道海水倒灌進入游輪后用不了多久就會沉沒,所有人必死無疑。

    “報告,我們的所有電子設備放佛一下子失去了作用,雖然運行正常,但無法偵查任何情況,所以沒有發現目標靠近。”少尉趕緊解釋道。

    “該死的,我去看看。”少校憤怒的吼道,忽然,又一聲沉悶的爆炸聲響傳來,巨大的游輪再次震動一下,朝船尾方向傾斜起來。

    “快,馬上呼救。”有人大喊著提醒道,所有人恍然大悟,紛紛摸出手機來,卻發現手機沒有絲毫信號,根本無法和外界聯絡,要知道大家用的可都是衛星電話啊,所有人意識到出大事了,一個個臉色驚駭的看向少將。

    少將卻不慌不忙的說道:“都別慌,馬上釋放罪犯,讓部隊帶著罪犯到船頂來,安排人盡快堵塞口子,解決進水問題。”

    “是!”兩名少校答應一聲,急匆匆下樓去了。

    其他人驚疑的看著離開的少校,又看看少將,有人擔憂的提醒道:“將軍閣下,一旦罪犯從關押室出來,說不定會發生變故,是不是再考慮一下?”

    “怕什么事?游輪出事了,繼續關押會將他們活活淹死,傳出去對你我都不好,就算死也讓所有人死在頂樓,起碼表示我們盡了人道主義關懷,至于后面的事,聽天由命吧。”少將不耐煩的擺擺手說道。

    大家找不到理由反駁,罪犯也是人,如果眼睜睜看著罪犯淹死在囚室里不管,所有人死后都會背上冷血的丑名聲,但也有機警的人意識到了問題的古怪,有人進攻,將罪犯釋放出來豈不是方便進攻敵人?但這話沒人敢說出來,驚疑的看著少將,迅速用手機編寫起信息來,就算傳不出去也得留下些線索給后人。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