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最強兵王 > 288.第288章 :戰術布防

288.第288章 :戰術布防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援軍一共四支,書生、花匠、農夫和和尚各領一支,上次比賽歸來,大家回到原部隊后,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重用,**領導一支特戰小隊,這次兄弟聚首,面對強敵,爆發出狂熱的戰意和團結來,根本不用羅錚交代,都知道隱蔽在什么地方,彼此怎么配合,和友軍怎么火力交叉等等。

    四支特戰小隊沖到山坡下面,各自找地方布雷,對于特種兵而言,布雷這種技術活手到擒來,沒任何難度,羅錚冷靜的看著忙碌的眾人,沒來由的涌出一股豪氣來,對接下來的戰斗充滿了信心。

    “兄弟,他們看上去都不簡單,你們之前認識?”山虎在旁邊小聲問道。

    “嗯,一起出生入死過的兄弟,還記得比賽嗎?”羅錚淡淡的說道。

    山虎一愣,頓時反應過來,笑了,比賽選手都是各軍區挑選上來的高手,是整個集團軍最強大的戰士,這樣的戰士帶領的小隊,戰斗力自然不會差,一直留意羅錚的宋立聽到比賽,頓時反應過來,猜到了羅錚的身份,憤怒的眼神多了抹怨毒,仿佛潛伏在暗處的毒蛇,但沒有聲張了。

    羅錚敏銳的感覺背后好像有什么古怪,很不自在,不由回頭看了一眼,除了宋立,大地白皚皚一片雪花,沒有任何東西,不由疑惑的看了宋立一眼,轉身看向前方,估算了一下時間,說道:“從敵人攻擊的火力和決心來看,預計狙擊手還能堅持五分鐘。”

    山虎看向前方,五百米開外的敵人正瘋狂的對著山林掃射,子彈很飄,殺傷力有限,大部分更是被山林樹木擋住,根本無法對山坡上的人構成威脅,山坡下面眾人正快速布雷,眼看差不多了,旁邊潛伏的狙擊手還在射擊,準頭有限,但威懾力非常大,敵人不敢盲進,不由笑道:“這一仗很難,但也不是沒可能。”

    “是很難,主要是敵人太多了,分散攻擊,我們的人根本照顧不過來,你聽敵人的槍聲,也就百來人在開火,剩下的哪里去了?我估計兩側已經有敵人迂回包抄上來了,留給我們的時間并不多。”羅錚冷冷的說道。

    “是啊。”山虎有些憂色的看向前方應道。

    “通知前突的幽靈小隊和前哨馬上撤離。”羅錚臉色嚴肅的說道,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起來,敵人是高手,沒理由盲目浪費知道,前面胡亂開槍的情況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在迷惑自己,兩側迂回才是絕殺。

    山虎有些吃驚,這個命令比原定計劃提前了很多,但沒有多問,接過羅錚遞過來的耳機重新帶上,通過耳機將命令傳達出去,羅錚看了眼快速撤離的幽靈小隊,目光落在地圖上,山脈東西走向,敵人從北面過來,想要悄沒聲息的摸上來,就必須迂回一大圈,這個時間可不短。

    想到這里,羅錚不由抬頭看了看兩側山脈,山勢不算太陡峭,但樹林密布,山腰上積雪很深,想要不被發現,就必須盡可能的繞遠一點,沒半個小時繞不過來,目光再次落在地圖上,往南是延綿的山峰,一座挨著一座,有一條峽谷可以通過,峽谷里面連接更多的峽谷,沒有地圖還真不容易走出去。

    “你說敵人會不會從后面包抄上來。”羅錚忽然低聲問道。

    “不好說,如果敵人從兩側包抄,還不如直接堵我們的退路,只要退路一堵,就有的是機會,如果我是敵人指揮官,就首選堵退路,再找機會下手。”山虎臉色擔憂的分析道。

    “嗯,你和我想的一樣,問題是兄弟們都累的不輕,沒有多少力氣趕路了,援軍為了盡快趕來匯合點,肯定也是急行軍,這點你看他們憔悴的表情就知道,如果連夜撤退,隊伍受不了,會很麻煩。”羅錚低聲說道。

    “是啊,但有一點你要注意,我們是這樣,敵人何嘗不是這樣,現在是拼意志力的時候,誰堅持不住先倒下,誰就輸。”山虎嚴肅的說道:“你的計劃是?”

    “我準備賭一把。”羅錚看著前方殺氣騰騰的說道。

    “賭什么?”山虎驚訝的問道。

    “不著急。”羅錚見幽靈小隊已經撤回山林,其他人布雷完畢,已經隱蔽在樹林里待命,做好了戰斗準備,羅錚示意書生等人過來,大家圍城一團后,羅錚繼續說道:“哥幾個,情況你們也知道,說說你們的想法?”

    “沒啥好說的,就按照你的部署來,打完咱們就撤。”和尚無所謂的說道。

    “事情沒那么簡單,敵人肯定會從兩側包抄上來,我們必須速戰速決,撤的慢了會被咬住。”花匠提醒道。

    “你們也認為敵人會從兩側包抄上來?”羅錚看向書生和農夫問道。

    “如果我是敵人指揮官,我會選擇留下一部分人火力迷惑,其他人兩側包抄,一旦形成合圍之勢,再發起攻擊,當然,如果正前方攻擊順利,不介意直接攻擊,以多打少,沒壓力。”書生臉色嚴肅的分析道:“咱們狙擊手一撤,造成不敵的樣子吸引敵人追擊上來,二十米外不開槍,敵人肯定以為我們都撤了,到時候突然發起攻擊,打完一個彈夾就撤,有狙擊手掩護,這一仗還是可以一搏。”

    羅錚看向農夫,農夫也表示認可,羅錚卻笑了,說道:“原來我也是這么想的,就算撤離也要咬對方一口,把他們咬疼,咬怕,咬的他們不敢輕易追擊,撤退的時候就安全很多,現在不我這么想了。”

    “哦?你的意思是?”大家驚疑的看向羅錚,滿臉好奇。

    “既然你們都認為敵人會兩側包抄,那這個可能性就非常大,而且,只要守住山頭,敵人不包抄,五百人很難攻上來,包抄是唯一擊敗我們的戰術,那么,敵人正前方預計留守的人就不會太多,從槍聲來看,應該在一百左右。”羅錚冷冷的分析道,眼睛里跳動著濃濃的戰意。

    大家隱隱感覺到羅錚要玩一把大的,個個臉色狂熱起來,滿是戰意。

    援軍一共四支,書生、花匠、農夫和和尚各領一支,上次比賽歸來,大家回到原部隊后,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重用,**領導一支特戰小隊,這次兄弟聚首,面對強敵,爆發出狂熱的戰意和團結來,根本不用羅錚交代,都知道隱蔽在什么地方,彼此怎么配合,和友軍怎么火力交叉等等。

    四支特戰小隊沖到山坡下面,各自找地方布雷,對于特種兵而言,布雷這種技術活手到擒來,沒任何難度,羅錚冷靜的看著忙碌的眾人,沒來由的涌出一股豪氣來,對接下來的戰斗充滿了信心。

    “兄弟,他們看上去都不簡單,你們之前認識?”山虎在旁邊小聲問道。

    “嗯,一起出生入死過的兄弟,還記得比賽嗎?”羅錚淡淡的說道。

    山虎一愣,頓時反應過來,笑了,比賽選手都是各軍區挑選上來的高手,是整個集團軍最強大的戰士,這樣的戰士帶領的小隊,戰斗力自然不會差,一直留意羅錚的宋立聽到比賽,頓時反應過來,猜到了羅錚的身份,憤怒的眼神多了抹怨毒,仿佛潛伏在暗處的毒蛇,但沒有聲張了。

    羅錚敏銳的感覺背后好像有什么古怪,很不自在,不由回頭看了一眼,除了宋立,大地白皚皚一片雪花,沒有任何東西,不由疑惑的看了宋立一眼,轉身看向前方,估算了一下時間,說道:“從敵人攻擊的火力和決心來看,預計狙擊手還能堅持五分鐘。”

    山虎看向前方,五百米開外的敵人正瘋狂的對著山林掃射,子彈很飄,殺傷力有限,大部分更是被山林樹木擋住,根本無法對山坡上的人構成威脅,山坡下面眾人正快速布雷,眼看差不多了,旁邊潛伏的狙擊手還在射擊,準頭有限,但威懾力非常大,敵人不敢盲進,不由笑道:“這一仗很難,但也不是沒可能。”

    “是很難,主要是敵人太多了,分散攻擊,我們的人根本照顧不過來,你聽敵人的槍聲,也就百來人在開火,剩下的哪里去了?我估計兩側已經有敵人迂回包抄上來了,留給我們的時間并不多。”羅錚冷冷的說道。

    “是啊。”山虎有些憂色的看向前方應道。

    “通知前突的幽靈小隊和前哨馬上撤離。”羅錚臉色嚴肅的說道,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起來,敵人是高手,沒理由盲目浪費知道,前面胡亂開槍的情況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在迷惑自己,兩側迂回才是絕殺。

    山虎有些吃驚,這個命令比原定計劃提前了很多,但沒有多問,接過羅錚遞過來的耳機重新帶上,通過耳機將命令傳達出去,羅錚看了眼快速撤離的幽靈小隊,目光落在地圖上,山脈東西走向,敵人從北面過來,想要悄沒聲息的摸上來,就必須迂回一大圈,這個時間可不短。

    想到這里,羅錚不由抬頭看了看兩側山脈,山勢不算太陡峭,但樹林密布,山腰上積雪很深,想要不被發現,就必須盡可能的繞遠一點,沒半個小時繞不過來,目光再次落在地圖上,往南是延綿的山峰,一座挨著一座,有一條峽谷可以通過,峽谷里面連接更多的峽谷,沒有地圖還真不容易走出去。

    “你說敵人會不會從后面包抄上來。”羅錚忽然低聲問道。

    “不好說,如果敵人從兩側包抄,還不如直接堵我們的退路,只要退路一堵,就有的是機會,如果我是敵人指揮官,就首選堵退路,再找機會下手。”山虎臉色擔憂的分析道。

    “嗯,你和我想的一樣,問題是兄弟們都累的不輕,沒有多少力氣趕路了,援軍為了盡快趕來匯合點,肯定也是急行軍,這點你看他們憔悴的表情就知道,如果連夜撤退,隊伍受不了,會很麻煩。”羅錚低聲說道。

    “是啊,但有一點你要注意,我們是這樣,敵人何嘗不是這樣,現在是拼意志力的時候,誰堅持不住先倒下,誰就輸。”山虎嚴肅的說道:“你的計劃是?”

    “我準備賭一把。”羅錚看著前方殺氣騰騰的說道。

    “賭什么?”山虎驚訝的問道。

    “不著急。”羅錚見幽靈小隊已經撤回山林,其他人布雷完畢,已經隱蔽在樹林里待命,做好了戰斗準備,羅錚示意書生等人過來,大家圍城一團后,羅錚繼續說道:“哥幾個,情況你們也知道,說說你們的想法?”

    “沒啥好說的,就按照你的部署來,打完咱們就撤。”和尚無所謂的說道。

    “事情沒那么簡單,敵人肯定會從兩側包抄上來,我們必須速戰速決,撤的慢了會被咬住。”花匠提醒道。

    “你們也認為敵人會從兩側包抄上來?”羅錚看向書生和農夫問道。

    “如果我是敵人指揮官,我會選擇留下一部分人火力迷惑,其他人兩側包抄,一旦形成合圍之勢,再發起攻擊,當然,如果正前方攻擊順利,不介意直接攻擊,以多打少,沒壓力。”書生臉色嚴肅的分析道:“咱們狙擊手一撤,造成不敵的樣子吸引敵人追擊上來,二十米外不開槍,敵人肯定以為我們都撤了,到時候突然發起攻擊,打完一個彈夾就撤,有狙擊手掩護,這一仗還是可以一搏。”

    羅錚看向農夫,農夫也表示認可,羅錚卻笑了,說道:“原來我也是這么想的,就算撤離也要咬對方一口,把他們咬疼,咬怕,咬的他們不敢輕易追擊,撤退的時候就安全很多,現在不我這么想了。”

    “哦?你的意思是?”大家驚疑的看向羅錚,滿臉好奇。

    “既然你們都認為敵人會兩側包抄,那這個可能性就非常大,而且,只要守住山頭,敵人不包抄,五百人很難攻上來,包抄是唯一擊敗我們的戰術,那么,敵人正前方預計留守的人就不會太多,從槍聲來看,應該在一百左右。”羅錚冷冷的分析道,眼睛里跳動著濃濃的戰意。

    大家隱隱感覺到羅錚要玩一把大的,個個臉色狂熱起來,滿是戰意。( )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