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最強兵王 > 1395.第1395章 :羞辱國師

1395.第1395章 :羞辱國師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半個小時后,航班準時起飛,帶走了黑石的遺體,藍星將這個消息傳給羅錚后,羅錚徹底松了口氣,何國柱聽到這個消息后,感激的笑了,代表自己,代表一干部下,深深的給羅錚鞠躬致謝,羅錚不敢承受,避了開去。

    一個小時后,一個復雜的遙控**制作完成,何國柱也是當兵出身的,居然完全看不懂這個炸彈的威力,驚訝的追問了一句,羅錚嘿嘿一笑,并沒有解釋,但何國柱卻敏銳的感覺到這個炸彈的威力恐怕不簡單,追問道:“接下來怎么做?需要我做些什么?”

    “炸彈綁在國師身上,你想辦法將國師運出去,對了,哪里人口密集?”羅錚說到這里,不由看向何國柱。

    何國柱不知道羅錚要干嘛,想了想說道:“一個是鬧市區,一個是學校,你想怎么做?”

    “鬧市區不好辦,想辦法將國師送回學校地下車庫去,你有沒有辦法?”羅錚看向何國柱繼續追問道。

    “這個簡單。”何國柱看看腕表,繼續說道:“我去拜訪一下印國大學的華文導師,之前不是發生了印**方包圍學校的事件嗎?我約好了要去看望他的,正好一起了,沒人會懷疑的。”

    “行,你把國師帶上,這個混蛋害死了我們很多人,還差點害死了主席,不能便宜了他,你把他的衣服全部給我扒掉,綁上**,我要他死前名譽掃地,為犧牲的兄弟們出口惡氣。”羅錚殺氣騰騰的說道。

    何國柱一聽差點把主席都害死了,滿口答應下來,沖進里屋,三兩下將國師的衣服褲子全部扒掉,就連最后一點遮羞布都扒掉,羅錚將**綁在對方身上,然后用麻布袋將國師撞進去,系好袋口。

    “具體計劃是什么?”何國柱拿著袋子說道。

    “你現在就出發去見導師,人放在后尾箱就好了,見完導師回到車給我電話,我告訴你怎么做。”羅錚叮囑道。

    “明白了。”何國柱沒有再問,扛著國師出去了。

    羅錚在辦公室等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藍星時不時發來印國的有關情報,滿大街都是巡邏隊,何國柱有驚無險的來到了印國大學校園,又半個小時后,何國柱打來電話,說自己已經下來上車,準備撤退了,問接下來怎么做。

    “三分鐘后地下車庫監控會被屏蔽,你三分鐘后將國師丟在某輛車底下,不能被人和監控輕易發現,告訴我車牌號碼,然后迅速開車離開,自己小心點。”羅錚認真的叮囑道。

    “明白。”何國柱滿地答應道。

    三分鐘后,何國柱將藏著國師的車牌號告訴了羅錚,開車迅速撤離,羅錚將車牌號告訴了藍星,叮囑道:“迅速將國師藏身點放倒印國大學論壇里面去。”

    藍星一聽就徹底明白了羅錚的意圖,滿口答應下來,很快,有學生發現了論壇置頂的帖子,大家相互告知,好奇的來到地下車庫,找到了赤身昏迷的國師,但一看到國師身上的**,都嚇的紛紛后退開去。

    大家見**并沒有爆炸,都好奇的拿出手機拍照起來,照片迅速流傳開去,在各大論壇、貼吧和群里面擴散,很快,皇宮指揮中心的杰克森也看到了照片,頓時臉色大變,和默汗德帶隊迅速趕來,一邊通知學校保安保護現場,疏散學生。

    幾分鐘后,杰克森和默汗德看到了赤身的國師,已經悠悠醒來,一個個氣的肺都要炸了,堂堂國師,精神象征,居然被人弄成這樣,這比殺了國師還讓兩人難受,默汗德寒著臉沖上來,絲毫不顧炸彈的危險,國師赤身的照片曝光后,默汗德知道自己的征途也到頭了,如果拆除炸彈,救下國師,說不定還能保住自己的命,否則只有成為替死鬼了。

    杰克森也知道這件事對自己的影響非常大,寒著臉沖上來,仔細觀察著炸彈,對正準備拆彈的默汗德說道:“這枚炸彈恐怕不簡單,最好叫炸彈專家來。”

    “我就是炸彈專家。”默汗德冷冷的說道,自己選擇了信任杰克森,但結果依然和上一任一樣,還是無法善了,這個結果讓默汗德對杰克森產生了懷疑和不滿,語氣也變得不善起來。

    杰克森沒有在意,繼續勸慰道:“我了解咱們的對手,他弄的炸彈肯定不簡單,就算你要拆,最好疏散周圍人群再說。”

    “大家都后退出去吧。”默汗德沒有再堅持,深深的看向杰克森,等大家都撤離后低聲說道:“發生了這么大事,皇家顏面掃地,國家威信掃地,必須有人出來承擔這一切后果,我是最理想的人選,我可以死,但不甘心啊,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替我殺了他們。”說著,深深地看向杰克森,滿含期待。

    “我答應你,以軍人的榮譽發誓,一定殺了他們。”杰克森瞬間理解了默汗德的心思,鄭重的發誓道。

    “好,你走吧,我一個人就夠了。”默汗德苦笑起來,杰克森深深的看了默汗德一眼,沒有矯情,起身朝外面走去,默汗德等杰克森離開后對有氣無力的國師輕聲說道:“國師,您現在的樣子有辱國體,生不如死,你說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與其被人嘲笑的茍活著,還不如一死,多少能給皇家維護點臉面,來吧,就是委屈你了。”國師艱難的說道,卻帶著幾分堅定。

    “好,能和您一起上路也是我的榮幸,這枚炸彈根本無解,隨便碰那條線都會爆炸,就算不碰,時間一到也會爆炸,非常高明,我無能為力,所以只能和您一起上路了。”默汗德苦笑道。

    國師迷茫的眼神忽然變得犀利起來,很快,帶著不甘和羞辱緩緩閉上,仿佛頓悟了般自言自語的說道:“國與國之間真的就不能友善共存嗎?可惜執政黨不愿意接受這點,愿神保佑我大印國。”

    “國與國之間只有利益,不可能共存,我們不該得罪東方那個強大的鄰居,歷史已經證明了這一點,或許可以暫時性的贏得上風,但最終的失敗者總是我們,愿神保佑大印國。”默汗德也忽然有些頓悟的說道,緩緩閉上了眼睛。( )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