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一章 重逢

第一章 重逢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七月,悶熱的濱海市,一間三流小拍賣行里正舉行一場拍賣會,臺下稀疏的坐著十來個人,拍賣師淌著熱汗,有氣無力的喊著價。

    盛夏瞇眼盯著臺上那一串三個小小的青銅……用疙瘩更準確,這是她來參加這趟拍賣會的唯一目標。

    果然,這一串除了年頭長別無所長的三個青銅疙瘩無人問津,盛夏花了三千一百塊,順利拍到手。

    拎著三只青銅疙瘩出來,盛夏一邊走,一邊將三只青銅疙瘩在左手腕上那一堆幾十個各色飾物上比劃著,這三只青銅疙瘩,跟她手腕上那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搭配的簡直生生世世都是一家人。

    “小姐。”一個黑西裝筆挺,戴著墨鏡的高大男子攔在她面前,微微躬身,“這個。”

    黑西裝伸出白手套,點了點盛夏手里的三只青銅疙瘩,“我們老板看中了,你出個價吧。”

    盛夏拎著那一串三只青銅疙瘩,微微瞇著眼,從墨鏡看到白手套,上身突然一歪,從黑西裝左邊往他后面看。

    路邊停了輛銀灰邁巴赫,盛夏斜出幾步,繞過黑西裝,走到車旁,彎下腰,一只手搭在車窗玻璃上,擋著光往里看。

    車窗玻璃無聲落下,一個面部線條清晰、極其俊朗的年青男子,面無表情,目光冰冷的看著她。

    盛夏頓時眉梢飛起,這個人她認識!

    上個月,她想去蹭一場高端拍賣會,打扮得體站在門口,打算找一個肯把她當女伴帶進去的人,正好碰到眼前這人,他把她拒之千里之外無可厚非,可他竟然叫來保安,把她直接拖出了幾百米外,這就過份了。

    盛夏愉快的哈了一聲,舉起手里的青銅疙瘩晃了晃,“是你啊,不賣!”

    說完,盛夏昂然轉身,一只手高舉著那三只青銅疙瘩,得意的晃著,揚長而去。

    冰冷男子眼里沒有盛夏,只緊盯著那三只青銅疙瘩,看著那三只青銅疙瘩在盛夏手里搖來晃去,眉頭一點點擰起。

    “老板。”黑西裝垂頭站在車窗外,額頭上一層冷汗,“我……”

    “回去。”男子沒看黑西裝,升起車窗玻璃,按通手機,冷冷吩咐:“查查那個女人。”

    買到了心儀的東西,順手報了一箭之仇,盛夏心情愉快極了,在家門口下了出租車,推開有些古舊的院門,跳過門檻,回手關了院門,揚聲叫道:“好香,清蒸火腿?”

    “今天早上竟然買到了條真正的金華火腿,味兒挺正,就是小了點,只剔出來一小碟子精肉,刨了壇子花雕出來,差不多蒸好了。”

    廚房里,米麗的聲音又清又脆,吐字飛快。

    盛夏幾步進了廚房。

    米麗正一只手掀開蒸籠,一只手拿出只細白瓷碟,白瓷碟子里整齊的壘著十幾二十塊半寸見方的火腿塊,紅的透亮的火腿塊浸在碟子底一層淺淺的琥珀色湯汁中,散發著騰騰熱氣和微微酒香,誘的盛夏食指大動,不等米麗放好,伸手先掂了一塊扔進嘴里,一邊呵著氣,一邊贊不絕口,“好吃!正宗,老米你這火腿越蒸越好了,好吃。”

    米麗頓時眉開眼笑,將碟子放到桌子上,遞了雙筷子給盛夏,瞇眼笑著,看著她吃了兩塊,轉身從鍋里撈出炸的正正好的清油餅,放在只清花瓷碗里,端到盛夏面前,將一碗燴蝦仁澆在清油餅上,清油餅發出輕微的呲啦聲,濃濃的鮮香味兒撲面而來。

    盛夏用勺子將清油餅按碎,舀起一勺放進嘴里,咬著半只鮮嫩彈牙的蝦仁和外酥里嫩的清油餅,瞇眼吃了,滿足的嘆了口氣,”老米啊,我就是為了這口美味活著的。”

    盛夏慢慢悠悠吃了飯,倒在廊下搖椅上喝著茶,舉著那三只青銅疙瘩仔細看了一會兒,將青銅疙瘩握在手心里,閉著眼睛,慢慢感受著那份熟悉之極的感覺。

    “淘到好東西了?”米麗從屋里出來,端了杯茶放到盛夏旁邊。

    “嗯。”盛夏似是而非的應了一聲,攤開手,將青銅疙瘩送到米麗面前,“你試試,看看能不能捏動。”

    米麗聽盛夏這么說,眉毛一下子挑起來,急忙伸手拿過那三只青銅疙瘩,在手心里轉了幾下,指甲驟然暴出來半寸,細嫩的雙手瞬間成了粗韌的黑灰色,一層微微泛著金色的短毛跟著涌出來,這不是手了,是獸爪。

    米麗用拇指食指和中指捏著一只青銅疙瘩,用盡全力壓向青銅疙瘩。

    青銅疙瘩紋絲沒動。

    米麗呼的站了起來,另一只手也暴出長指甲,成了兩只閃著微微金光的爪子,頭發無風自動,兩只爪子一起用力壓向一只青銅疙瘩,用力用到一張臉漲的通紅,青銅疙瘩還是紋絲沒動。

    “搞不動,跟你那個,”米麗將青銅疙瘩遞給李夏,喘著粗氣,指著盛夏手腕上那一堆東西,“一樣的東西?”

    “大約是,都是覺得熟悉得很,好象失散很多年的老朋友。”盛夏從米麗手里接回青銅疙瘩,這樣的嘗試結果,在這三只青銅疙瘩被她握在手心里時,她就已經預料到了。

    三年前,她遇到了一只通紅的瑪瑙珠子,頭一眼看到那珠子,就讓她有一種從未有過的熟悉感覺,就象這三只青銅疙瘩,它們仿佛是她失散多年的老朋友。

    收進那只瑪瑙珠子,她頭一回做了夢,雖然夢中只有一團亮極的白光,卻是她恢復意識以來,頭一個夢。

    也許那不是夢,那是她的記憶,她的從前。

    盛夏握著三只青銅疙瘩,瞇眼看著已經暈暗下來的天空,心里充滿了期待。

    她的來歷,老米和老常一無所知,可就她倆知道的那一點點,只麟片爪,已經足夠推斷出她來歷不凡。

    她非常期待她恢復記憶,恢復其它一切的那一天。

    從前的她,來歷不凡,實力必定同樣不凡,十有八九是個威風凜凜,一言不合大殺四方的大人物,也可能是個平時低調不顯眼,一出手震驚四方的傳奇人物……

    盛夏想的瞇起了眼,不管哪一種,都極其令人期待啊。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