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一章 美味當前

第一章 美味當前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盛夏也笑起來,“米姨很擔心你,她給你留的信息,掛了一個多月了,一點回音沒有,說你從來沒這樣過。”

    “你怎么認得我?米小姐應該沒有我的照片。”周凱先問最關心的事,他最忌諱照像之類的事。

    “米姨擅長畫畫,你不知道?”盛夏笑瞇瞇,摸出護手霜,一邊抹,一邊往前走。

    “真是個可怕的技能,”周凱松了口氣,跟上盛夏,“米小姐呢?”

    “在家做飯。”盛夏答了句,側頭看向周凱,后面的話沒問出來,意思卻十分明確,他是跟她回家呢,還是另外約米麗。

    “不介意的話……”周凱拿著帽子的手往前揮了下。

    “歡迎。”盛夏笑道。

    “米姨留的信息你早就看到了?怎么一直沒回復?出什么事了?來的這么突然?”盛夏往前走了幾步,看了眼周凱,一連串問道。

    “你這小丫頭,這問題多的,一串兒一串兒的。”周凱干笑兩聲,心里浮起絲異樣的感覺,這小丫頭是不是知道什么。

    “你的事,米姨知道的,我都知道。米姨很擔心你。”盛夏迎著周凱眼里那絲異樣,直截了當的回答了他心里涌起的疑惑。

    周凱眉毛飛起,片刻,落下來,嘿笑了幾聲,岔開了話題,“沒事兒。你那個,是間舊貨鋪?生意怎么樣?”

    “不怎么樣。”盛夏不多追問,煩惱上來,嘆了口氣。

    她做過幾乎所有的生意,包括開伎館賭館鏢局,正經做的生意,從來沒賺到錢過,都是賠光本錢關門大吉。

    “你米姨在多倫多開的那間餐館,好象生意也不怎么好。”周凱回頭看了眼舊貨店。

    “嗯。”盛夏隨口嗯了一聲,那間餐館,開了半年,就賠光本錢關門大吉了。

    舊貨店離盛夏那間小院極近,幾句話間就到了,盛夏推開院門,抬手讓周凱。

    周凱進了院門,站住,轉頭打量了一圈,輕輕吹了聲口哨。在這鬧中取靜,算得上寸土寸金的地方,有這么大一個院子,這是真奢侈。

    盛夏沒理會周凱那聲口哨,徑直往西廂廚房進去。

    周凱跟進廚房,又是一聲口哨,比剛才那一聲還要響。

    眼前的廚房足有六七十平,正中放著張三四米長的厚重的胡桃木餐桌,L形櫥柜米白色臺面,胡桃木柜門,墻上掛著長長一排炒鍋煎鍋以及各種廚具,泛著微光,古舊而保養良好,靠近灶頭一頭,吊柜門開著,滿滿當當的排著各色調料的擱物架被拉低出來,另一面墻上,砌著座一人來高的歐式傳統烤爐。

    周凱打量了一遍,又是一聲口哨,嘖嘖有聲,這院子,這廚房,太奢侈了。

    “先吃個螃蟹?”米麗正忙著剔蟹粉,先看著盛夏問道。

    “好!”盛夏先湊到米麗身邊,深吸了口蟹粉的濃郁香味。

    米麗放下剔了一半的螃蟹,一邊洗手,一邊擰頭看著周凱打招呼,“給你留的信兒你一直沒回,還以為你出事兒了,中午飯吃了沒有?”

    “還沒吃,是有一點小事,快過去了。坐了一夜飛機,又累又餓,我也想吃只螃蟹。”周凱倒不見外,放好帽子和包,緊跟在盛夏后面,湊到水池邊,一邊洗手,一邊抽著鼻子聞香味兒。

    米麗先將姜醋汁放到桌上,掀起蒸鍋,拿了兩只螃蟹出來。

    螃蟹放到桌子上,盛夏伸手拿起略大一點的那只,拎起來還沒放到碟子里,周凱明顯不滿的咦了一聲,“你先把大的挑走了,你是主我是客,這可不是待客之道。”

    盛夏一個愣神,放下螃蟹,轉頭斜了眼一臉不滿的周凱,“這就是你的紳士風度?你要是嫌那個小,讓米姨再給你拿一個,吃兩個總行了吧。”

    “我跟你米姨是朋友,也算你半個長輩,就教教你,那只螃蟹,你應該先讓我,我再讓給你,既有了待客之道,又有了紳士風度,大螃蟹還是你的,三全其美。”周凱一邊拎起螃蟹放到自己碟子里,一邊和已經開始掀螃蟹后蓋的盛夏說話。

    “那就涼了,螃蟹涼了不好吃。”盛夏隨口答了句,就不說話了,掀掉蟹蓋,挑出蟹腸,將蟹黃撥到蟹殼里,倒了點姜醋汁,舀了一勺冒著熱氣,誘人非常的蟹黃,放進嘴里,滿足的嘆了口氣。

    周凱看的滿嘴口水,也顧不上說話了,趕緊吃他的螃蟹。

    盛夏和周凱吃螃蟹都是行家,吃的干凈整齊,一只螃蟹剛剛吃完,米麗端了一大碗蟹黃蟹肉醬過來,又端了兩碗切的粗細正好的手搟面給兩人,盛夏端過一碗面,舀了兩大勺蟹黃蟹肉醬,輕輕拌開。

    周凱也趕緊舀了兩勺,不等拌勻,就用筷子卷起面條,沾滿蟹醬,一口咬下,愉快的飛著兩根眉毛,一口接一口吃的愉快極了。

    米麗端了碗面過來,拌上蟹醬,一邊吃,一邊看著吃的眉飛色舞的周凱。

    “面還有沒有?”周凱一碗面吃完,瞄見還有不少蟹醬,看著米麗,笑的燦爛極了。

    “再吃一碗就膩了,吃碗菌菇湯吧。”米麗站起來,盛了碗菌菇湯遞給周凱。

    盛夏不緊不慢吃完了蟹面,沒喝菌菇湯,米麗端了壺熱熱的姜絲黃酒過來,倒了半杯給她。

    “這個好,也給我一杯。”周凱已經喝完了一碗菌菇湯,看到熱黃酒,眼睛都要亮了。

    兩人喝完一杯黃酒,米麗也吃好了飯,將碗筷都收拾了過去。

    盛夏站起來,鋪了茶席,沏了壺烏龍茶。

    周凱抿著茶,看著坐到對面的米麗,一聲長嘆,“米麗,你有這樣的廚藝,開餐館怎么會生意不好?”

    “生意歸生意,廚藝歸廚藝。剛才你說有點兒事兒,失手了?”米麗打量著周凱。

    周凱掃了眼盛夏,語調含糊,“沒什么大事。你要在這濱海市長住了?這個院子,你的?還是租的?”

    “我家的,你怎么突然來濱海了?”米麗順著周凱的目光,看了眼抿著茶,看著兩人說話的盛夏。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