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九章 都是套路

第九章 都是套路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這小丫頭,冒冒失失的。”看著兩人出了門,米麗沒好氣道。

    “她有點象她那位……阿喜和她隔了幾代?”盛夏看著店門方向,悵然中透著絲絲懷念和難過。

    “五六代,六七代吧,誰知道。阿喜死了有兩百年了,唉,你說的是,這小丫頭有點兒象阿喜,阿喜也是這么冒冒失失的。”

    “嗯,我到現在還記得頭一回見阿喜,她給自己畫了兩撇小胡子,裝模作樣說她爹病了,以后她接手。”盛夏臉上笑意流動。

    “可不是,后來知道是她把她爹打暈了,咱們都不敢相信。”米麗笑出了聲,隨即又傷感起來,“唉,一想起阿喜的死……我這心里還有點兒難受,不說這個了,這案子,從哪兒開始查?”

    米麗岔開了話題。

    “先查和鄒玲一起去的女人是誰。”盛夏答的很干脆。

    “怎么查?讓周凱去問問?”米麗的方法永遠都是最省事直接的那個。

    “打個電話給他……”盛夏話音沒落,店門口的風鈴一陣脆響,周凱先伸頭進來看了眼,接著一步跨進來,“今天開門真早。”

    盛夏看向屋角那只一人多高的自鳴鐘,已經十點半了。

    周凱順著盛夏的目光看向自鳴鐘,面不改色,“我這時差還沒倒過來。”

    盛夏只笑沒說話,米麗從溫水中拿了只杯子,倒了茶推給他。

    周凱端起杯子,聞了聞,“好茶,至少十年以上了吧?”

    “二十年了,摻了些新茶。”米麗答了句。

    周凱輕輕吹了吹,慢慢抿了一口,仔細品了一會兒才咽下,“極品好茶。”

    “你住在哪兒了?賓館?準備在這兒呆多久?有計劃嗎?”米麗看著周凱問道。

    “得呆一陣子,現在還在賓館,不過不打算長住賓館,得找個房子,最好離你們近一點。”

    周凱將杯子往米麗推了推,米麗給他添上茶。

    “剛剛過來,看這條街頭上有套房子出租,看著還不錯。”周凱看著米麗,話里帶著詢問的意思。

    “有個大露臺的那個?”

    “露臺有,我沒去看,不知道大不大。”

    “那是隔壁老俞的房子,空了快一年了,那房子上一個房客,吊死在屋里了,死了一個多星期,臭的一條街都能聞著才發現,說是自殺的,因為這個,一直沒能再租出去。”

    “那你覺得租金能砍下來多少?”周凱眼睛亮了,上身前傾,看著米麗嘿嘿笑道。

    “只要有人肯住進去……你照一半砍吧,別太狠,老俞人不錯,已經夠倒霉的了。”

    周凱輕輕拍了下手,站起來和米麗道:“我先去把房子租下來,再讓他出錢找人給我徹底打掃干凈,晚上我就搬過去,等我回來,咱們再說話,有點事兒。”

    “往這邊,隔一家就是。”米麗抬手指了個方向,周凱比劃了個OK,轉身出門。

    “他搬過去前,咱們過去看看那房子。”看著周凱出去了,盛夏和米麗低聲道。

    米麗明了的嗯了一聲。

    周凱去而復返的很快,重新坐到剛才的椅子上,舒服的伸展了一下胳膊,愉快的笑道:“好了,租了一年,老俞去找人打掃了,人是不錯。對了,說正事吧,鄒玲昨天來了?”

    “嗯,昨天去宋家偵探社了。”盛夏接話道。

    “我今天來,就是為了這事。昨天晚上,鄒玲打電話給我,她有點擔心。”

    周凱看了眼盛夏,盛夏神色如常,就宋剛那幅見誰都點頭哈腰的樣子,不擔心就不正常了。

    “跟她一起去的是誰?和陳清什么關系?”盛夏直接問道。

    “這事兒。”周凱一聲干笑,“鄒玲說她姓白,白巧,跟陳清是老鄉,初中高中都是同學,是陳清的初戀,當然,陳清也是她的初戀,兩個人都很優秀,考上大學后,陳清認識了現在的妻子趙麗娜,就和白巧分了手。

    趙麗娜是趙氏集團董事長的獨養女兒,陳清大學畢業后,就進入趙氏,白巧接著讀研讀博,畢業后進了證券業。

    陳清很能干,趙氏在他手里,蒸蒸日上,這些年發展的很快,聽說資產翻了差不多兩番,趙麗娜婚后相夫教子,從來不過問公司事務,五年前,趙麗娜父親去世后,趙氏就都握在了陳清手里。”

    周凱的話頓了片刻,才接著道:“白巧一直單身,一年前,陳清和白巧合伙注冊了一家私募公司,至于白巧和陳清這關系……”

    周凱兩根大拇指碰了碰,“鄒玲沒說。一個月前,陳清突然中了風,趙麗娜開始接手趙氏公司,就這樣。”

    周凱嘴角往下扯了扯,盛夏慢慢悠悠喔了一聲。

    “不是白巧動的手,得從趙麗娜身上查起。”米麗隨口說了句,撥出殘茶,站起來,在一排茶葉罐中間挑挑揀揀,拿了一罐茶葉。

    “聽鄒玲那意思,白巧也認為是趙麗娜動的手。這是什么茶?”周凱抽了抽鼻子。

    “自己窨的花茶。”米麗隨口答了句,“那房子,你今天就搬進去住?”

    “對。”周凱嘆了口氣,不情不愿的站起來,“我得去買點東西,床墊被子這些,還是自己買最好,明天……”

    “晚上我們帶點吃的和酒,去賀你搬新居。”盛夏打斷周凱的話,笑道。

    “那可太好了!”周凱笑起來,沖兩人揮了揮手,腳步輕快的出門走了。

    “老常沒在家,不然讓老常打發八哥去陳家聽聽八卦,多省事。”米麗眉頭微蹙,“老常再有半個月就回來了,要不,等老常回來?”

    “不用,那個鄧風來還在濱海嗎?”盛夏往花茶里調了一點點蜂蜜。

    “在,他也能指使那只八哥,可鄧風來那貨比老曹還狠,眼里只有錢。”米麗想著鄧風來,嘴角往下扯了一半,又無奈無語的笑起來,“這只猹。”

    “管他要多少,又不是咱們出,你現在就去,頭一單生意,得利落點兒。”

    盛夏毫不在意鄧風來要多少錢,他要多少,回頭她翻個倍,報給那個白巧。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