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二八章 說了言情啊

第二八章 說了言情啊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這個錢南江,熱心的太過了,先查查他?”看著錢南江出去,米麗笑瞇瞇道。

    “查他誰給錢啊?”盛夏斜瞥了米麗一眼。

    “也是。”米麗一臉遺憾。

    “我來了!”宋詞喊聲沒落,人就沖了進來,一只手高舉著包糖炒栗子,原地轉了一圈,“人呢?我爸說錢院長來了?”

    “嗯,來了,走了。”盛夏招手示意宋詞把栗子遞給她,“你來的正好,你跟你爸去一趟柴溝監獄,查查那個周潔舲,三個重點,一是她案卷的原始資料,能復印多少就復印多少,二,有沒有人去看過她,三,她坐牢這幾十年,有沒有朋友,或者是關系比較近的,趕緊去吧,越快越好。”

    “三點鐘有趟快車,快點,還能趕得上。”米麗從那個文件袋里摸出兩張紙,塞到宋詞懷里,推著宋詞一個轉身,把她推出了雜物店。

    “讓老常去查查那個吳松。”盛夏剝著栗子。

    米麗頓時眉開眼笑,摸起手機,愉快的和老常說了幾句。

    錢南江這份過了頭的熱心,必定有原因,說不定就在吳松身上呢。

    鄒玲簽下環貿這筆生意后,發現這筆生意,比她當初預估的工作量,差不多要翻個倍,當然,衛老板的大方,也超過她的預期。

    鄒玲和她的律師事務所,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環貿的業務上,特別是鄒玲,簽下合同當天,就把幾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環貿。

    鄒玲送走幾位審計師,抓起秘書剛剛送來的一疊資料,匆匆往那一頭的小會議室跑過去。

    衛老板聽從了她的建議,招聘必需的人手,收攏整頓環貿,邀請她和他一起面試。

    鄒玲沖進小會議室,衛桓還沒到,鄒玲松了口氣,坐到旁邊的位置,趕緊翻看要面試的人員資料。

    翻過六七份,入眼看到盛夏一張大頭照和旁邊清清楚楚盛夏兩個字,鄒玲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剛剛抓起手機,會議室門被推開,衛桓大步進來。

    鄒玲急忙放下手機,下意識的蓋上了盛夏那份應聘資料,隨即又放松下來。

    她過于緊張了,衛老板很尊重她的意見,特別是面試這件事上,要是這個盛夏真來面試了,她說一句不合適,就把她打回去了。

    衛桓多看了兩眼鄒玲,越過她坐下,沖筆直站在門口的曲靈抬了抬手指。

    頭一位應聘者敲門進來,鄒玲忙集中精力,拿起簡歷,開始詢問。

    衛桓邀請她陪同面試,可從頭一次面試起,直到現在,衛桓簡直就是座泥菩薩,坐在上面,面無表情,一言不發,面試結束,她跟他交換意見,也是她一個人唱獨角戲,他聽是聽的挺專心,至少看起來挺專心,可從頭到尾,連個嗯字都欠奉。最后她建議留下哪個,就留下哪個,他半點意見都沒有。

    鄒玲看著面前兩頰紅漲,緊張的語無倫次,想看衛桓又不敢看的小姑娘,有點兒走神。

    衛桓這個殺手頭子,大約最早就走色誘路線的,形象好到不能多看,偏偏他坐在那里,雖然一句話不說,卻盯著這些應聘者,從人家進門起,目不轉睛看到人家出門,真讓人受不了。

    頭一個應聘者倉皇出門,站在電梯口,眼淚下來了,她太緊張了,剛才的面試,從進門頭一眼起,就是一片空白了。

    進來出去一個,衛桓就拿起份簡歷,放到旁邊,進來出去了六七個,衛桓目光落在盛夏那張笑容標準的大頭照上,停了片刻,抬眼,正迎上推門進來的盛夏的目光。

    鄒玲下意識看向衛桓,見衛桓一如既往的面無表情目不轉睛,暗暗松了口氣。

    她有點兒過于緊張了。

    盛夏一身銀灰西裝套裙,頭發干凈利落的盤在后面,一雙銀灰半高跟鞋,笑容得體,舉止大方自信,看起來就是個和鄒玲差不多的職場精英,卻比鄒玲漂亮太多了。

    鄒玲看的簡直想錯牙,要不是她早就認識她,知道她是個什么貨,就這頭一眼,她就得看中了!

    “十九歲,大學只上了兩年,從來沒工作過。”鄒玲皺起眉頭,看向衛桓,“應該定個初始門檻,讓人事部先過篩一遍,不然什么樣的人都來面試,面試的工作量太大了。”

    衛桓一如既往,一言沒發,目不轉睛的看著盛夏。

    盛夏抿嘴笑著,迎上衛桓的目光,沖他眨了下眼。

    衛桓面無表情的看著盛夏的笑,和她的眨眼。

    鄒玲看看面無表情的衛桓,再看看迎著衛桓的目光,笑容可愛的盛夏,心頭警鈴狂響,猛咳了一聲,“好了,你可以走了。”

    盛夏站起來,沖衛桓欠了欠身,轉過來,沖鄒玲眨了下眼,抬手抓了下,轉身出門。

    “下……”

    “不用面試了,就這個。”衛桓打斷鄒玲還沒叫出聲的下一個,伸手拿起盛夏的簡歷,站起來往外走。

    “等等!”鄒玲急眼了,“這個不合適!年紀太小,沒有工作經歷,大學都沒念完,要是實習崗位還算勉強可以,可現在這個崗位,要求很高……”

    “就這個。”衛桓嘴角往上勾了勾,看那意思,應該是想露出點兒笑容,不過沒成功。

    “哎!”

    “通知她明天來上班。”衛桓經過曲靈,將盛夏的簡歷拍給了曲靈。

    鄒玲追出兩步,看著已經走遠的衛桓,慢慢吸了口氣,她的心情,用氣急敗壞肯定是無法形容了。

    鄒玲下了電梯,直沖到環貿后面的地面停車場,手機那頭,周凱剛喂了一聲,就被鄒玲劈頭蓋臉的憤怒淹沒了。

    “你想干什么?不怕死是吧?那你能不能別連累別人?周凱,你今年多大了?你能不能有點腦子,你能不能別再作死?你……”

    “出什么事了?”周凱找到機會,猛的提高聲音,一聲呵問。

    “出什么事了?你還問我?你以為我不知道是吧?你可真聰明啊……”

    “鄒小姐,姑奶奶,鄒大奶奶,好好說話行不行?到底出什么事了?我是真不知道!”周凱一只手捂著耳朵,一臉痛苦,女人,就是這么可怕!

    “你成功了,成功的離死又近了一步。恭喜你,盛夏明天就能來環貿上班了,我覺得你現在應該去看看墓地,要不然就來不及了。”

    鄒玲說完就按斷了電話,手機抵著額頭,只覺得頭痛欲裂。

    另一頭,周凱兩只眼睛瞪的溜圓。

    盛夏明天就能來環貿上班了!

    周凱響亮的呃了一聲,抓起外套,沖了出去。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