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三三章 頭一件工作

第三三章 頭一件工作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鄒玲大概是整個環貿集團最忙的那個人了,和盛夏沒說幾句話,助理買咖啡還沒回來,就有人找上了六十四樓。

    鄒玲顧不得多說,匆匆說了幾句晚上這場請客的來歷,以及簡單明了的介紹了名單上那些人,就沒空再理盛夏了,當然,盛夏也沒空了。

    校友會就在下午,一切空空,先打電話給六十樓鴻慶樓,萬幸的是,鴻慶樓知道今天晚上他家大老板大約要請客,卻不知道請誰,多少人,鴻慶樓的顧總顧國瑞從昨天接過那通沒頭沒尾的電話起,就抓狂到現在了,這事連真假都不知道,怎么準備?可要是真的呢?這可是這位大老板頭一回有指示下來,辦不好,他這個分公司老總,肯定就當到頭了!

    接到盛夏一通電話,顧國瑞激動的差點哭出來。

    盛夏沒有辦公室沒有辦公桌,當然也沒有固定電話,用手機一邊打電話一邊一間間看空房間找辦公室,剛按斷電話,找到間離衛桓辦公室很近,看起來很不錯的小間,鴻慶樓的顧總就沖上六十四層找她來了。

    有顧國瑞就好辦多了,東大是著名的高大上,東大校友會,在濱海也是小有名氣,一年兩次大聚,鴻慶樓承辦了一兩回,顧國瑞聽說這場宴請是東大校友會歡迎他們大老板,暗暗抹了把汗之余,又一臉紅光,十分驕傲,東大校友會專程給他家大老板開歡迎會,這面子老大了,嗯,以后鴻慶樓是不是能打一打東大的招牌,提升提升層次,再針對東大校友,來點優惠什么的……

    盛夏先聽顧國瑞說了這東大校友會如何,每年兩聚如何,以及鴻慶樓承辦的那兩回,一回是三四十年前了,盛夏沒讓他多說,一回是兩三年前,如何如何,以及名單上那些人,有幾個常到鴻慶樓請客的如何如何,聽他說完,盛夏直接拍板,將宴席的事全權交給顧國瑞。

    顧國瑞連激動帶興奮,下到六十樓,突然恍過了神,那個叫盛夏的小丫頭拍板能管用?萬一是那小姑娘不知輕重瞎拍板?

    顧國瑞在六十樓電梯口連轉了七八十圈,一跺腳,再上六十四樓,盛夏沒等他期期艾艾說完,揮手指向衛桓辦公室,“衛老板在辦公室,你去問他。”

    顧國瑞出來,挪到離衛桓辦公室十來步,看著關的緊緊的辦公室大門,和辦公室前那張桌子后端坐筆直一臉生人勿近的曲靈,鼓了半天勇氣,轉身下樓回去了。

    盛夏沒空理會顧國瑞那一肚皮的忐忑,以及半肚皮的小心思,她要安排的事情還有很多,這幾十個人,肯定就是幾十輛車,環貿停車難是出了名的。

    當年建這環貿大廈時,設計圖紙是地下四層都是車庫,被唐老爺子嗤之以鼻,說能買得起車的有幾個?這是想把全濱海的車,都停進他們家樓里嗎?

    盛夏想著唐老爺子,搖頭嘆氣。

    這位唐瑭身上,一半是精明到極致,一半是蠢到極致,完美融合,當初她和老米老常圍觀過一陣子,那時候唐瑭才二十出頭,已經讓人嘆為觀止了。

    又想遠了,聚焦眼下:這幾十個輛車,肯定有不少是司機開過來的,是司機的,得安排好司機吃飯休息,沒有司機的,她這邊就得安排好司機,備著正主兒酒多了得送回去,還得有幾輛車備著想不到的事兒……

    環貿十點關門,他們這聚會,要是晚于十點,保安,工程都得安排人值班……

    這環貿集團有哪些部門她不知道,人么,嗯,現在認識了一位顧總,得先找一趟人事部……

    盛夏一邊想,一邊寫,照緊急程度和重要程度分出一二三,看一看工作量……嗯,還好。

    盛夏站起來,拎著她的工作清單,先奔衛桓辦公室。

    曲靈直瞪著抬手就拍門的盛夏,看著她推開門進去。

    衛桓從虛空中中的盛夏,看向推門進來的盛夏。

    “有幾件事得請衛總示下。”盛夏迎著衛桓溫和的目光,笑容明媚,“鴻慶樓的顧總昨天就知道了衛總要請客的事,已經退掉今晚所有的預訂,顧總三年前承辦過一回東大校友會的聚會,今天晚上宴請的布置、菜品,我就全權交給顧總安排了,顧總的意思,自助餐比較好,在菜品上用些心,他再安排幾個廚師現場煎牛排做甜品什么的,再調兩個調酒師過來。”

    “嗯。”衛桓這一個嗯字里,透著無可無不可。

    他確實有點兒心不在焉,他正在盤算,眼前的她如果真是他的她,他和她很快就能走了……

    “……衛總你在聽嗎?”盛夏看著眼神飄忽的衛桓,稍稍提高聲音問了句。

    “在聽,這件事交給你,你安排就行。”衛桓答的很快。

    “好吧。”盛夏瞄著笑容溫和中透著絲絲說不清味兒的衛桓,心里涌起股說不清楚為什么,就是想笑的感覺,“你既然讓我全權安排,我就安排了,你不能事后挑三挑四。”

    “嗯。”衛桓臉上笑意隱隱。

    他得找個機會……

    盛夏一直忙到宴會開始前一個小時,四處巡視一遍,基本上都妥當了,從環貿出來,坐到對面咖啡店里,等宴會開始后十幾分鐘,撥通顧國瑞的電話,得了句一切順利,打了個呵欠,打電話給老常來接她回家。

    等老常的空兒,盛夏又要了杯咖啡,慢慢抿著,想著這一天,基本都算正常,只有一件,為什么衛桓不讓她在現場看著?

    這場聚會由她安排調度,那她這份工作,要一直到宴會結束客人到家,才能算結束,為什么宴會還沒開始,衛桓就要求她下班回家?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