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四九章 封印

第四九章 封印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還沒到午飯時候,米麗手機一聲響,“咦,這錢南江倒是大方,正好一個整數,一百萬。真有錢。”

    “他先是鋼琴家,再是院長,這些錢,一場兩場演出就掙出來了。”盛夏聲調愉快,隨即又皺起眉頭,“老米,給宋家那兩成,我覺得多了,你瞧瞧宋詞那蠢樣兒,不添亂就算不錯了,兩成太多了。”

    “還有她爹宋剛呢,”米麗有幾分無語的看著盛夏,“宋詞剛入行,這樣也算過得去,跟她那個祖祖……姑姑比,其實差不哪兒去。”

    “她祖……姑姑比她強多了,好歹還能商量點事兒,再說她祖祖姑姑功夫多好,她能干嘛?”盛夏斜著米麗。

    米麗干笑了幾聲,聲氣落低,“她祖祖姑姑能商量事兒,那還不是因為你那時候也沒經驗,那時候咱們也是剛開始做這行,再說,宋家替咱們守著這門生意,這一守就是幾百年,沒有功勞,還有苦勞呢,不能再少了。”

    “你這是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不從宋詞這兩成里扣點兒,曲靈的錢從哪兒出?從周凱的錢里扣點兒?也行,這貨可沒少給咱們惹麻煩,扣上……唉,也不合適,上一回那遺囑是他找出來的,這一回,也是他出力最多,曲靈這錢……”

    盛夏牙痛無比的咧著嘴,“只能從咱們身上割肉了,真是,給她半成算了,百無一用,半成也有點兒多,太能吃了,算了算了,就這樣吧。”

    ……………………

    夜晚,環貿頂層。

    闊大的客廳里,只有豎在角落里的一只落地燈亮著,屋里十分昏暗。

    衛桓站在落地窗前,看著窗外璀璨的夜色,神情沉郁。

    這兩天,他走遍了濱海城,甚至周邊的角角落落,卻沒能找到合適的地方。

    一心懸在衛桓旁邊,小心的看著他。

    他這么一動不動的站了一個半小時了,一心斜眼看向屋角的大落地鐘,小時確實比時辰精確,挺好用。

    “有件要觸動天道的事,你會怎么安排?”衛桓突然問道。

    “嗯?”一心一個怔神,“那得看是什么事兒。”

    “解除封印。”

    “那就直接解除……”話沒說完,一心就反應過來,“是您那位夫人?”

    “我只有一個愛人。嗯,我封印了她的記憶。”衛桓橫了一心一眼,先警告了一句那位。

    一心半張著嘴,震驚呆怔的根本沒聽到衛桓那句警告,片刻,一心驟然收緊,縮成一團黑霧,再一下子彈開,恢復一心的模樣。

    “你你你,那個時候,你還能,還有空,還有功夫封印?”

    一心原地一個急轉,“我糊涂了,修真界和妖界聯手,傾盡全力,也沒能滅……我是說,沒能怎么著你,你自然……”

    一心一路往下落,落到地上,反彈起來,沖衛桓深垂頭致意。

    “說說,要是你,會怎么安排?”衛桓冷漠的看著一心的意外激動。

    “您這封印,不容易解開?”一心小心的問了句。

    “就是我,也要費些功夫,否則……”衛桓斜了眼一心,后面的話沒說出來。

    要是別人能解開的封印,萬一巧中巧解開了,阿葉的脾氣,必定要到處找他,那太危險了。

    “您還不能確定?”一心這會兒專注的如臨大敵。

    “嗯。”衛桓眉頭微皺,有幾分不耐煩的斜了一心一眼,要是確定了,他還用得著考慮那么多?這個一心,怎么這么蠢?

    “讓我想想,”一心專注在解封印這件事上,沒留意到那幾絲不耐煩,自從和大銅鈴合二為一之后,他遲鈍了很多。

    “要是她就是她,鬧出什么樣的動靜都不用管,要是她不是她,要是讓人知道了你是你,你在找她……我在魔界,是聽說你灰飛煙滅了,至少大多數都這么以為,修真界和妖界,大約也是這樣,要是知道你好好兒的,正在找你夫人,這個……”

    “說正事。”衛桓冷場打斷了一心的越想越多。

    “要是有個幫手就好了,設個結界,我要是活著,倒是易如反掌。”一心擰眉苦想了半天,一臉干笑道。

    衛桓神情微黯,羽不知道怎么樣了。

    ……………………

    遙遠的歐洲,卡維家族居住了上百年的奢華城堡里,負責濱海業務的沃克穿過長長的走廊,在最里面一扇古老的橡木門前站住,恭敬站住,橡木門緩緩打開,沃克微微屏著氣,小心的踏進屋里。

    屋里簾幔低垂,擋住了外面燦爛的陽光,簾幔旁邊,站著個看不出年紀,身材高大的男子,捏著只高腳酒杯,酒杯里的紅酒鮮紅誘人。

    “祖父。”沃克曲一膝跪在地上。

    “嗯,說吧。”這是卡維家族的族長,在族內被稱為祖父,在外官稱為卡維爵士。

    “在濱海市的投資非常順利,冷水湖一帶,照祖父的吩咐,附近一平方公里的土地,都買下來了。”

    “嗯。”卡維爵士一聲嗯里,透著些許贊賞。

    “還有一件事,”沃克聽出祖父那一聲嗯里的贊賞,臉上光彩閃閃,“博物協會那位趙會長,透露說,濱海市有個叫衛桓的,是位極厲害的修士,兩年前剛到人界,在人界身份是環貿集團董事長,聽趙會長的意思,咱們丟失的那批珠寶,也許和他有關。”

    “噢?”卡維爵士眼睛亮了,“你去見衛桓了?”

    “沒有,沒得祖父許可,不敢擅自驚動。”

    “你做的很好,要足夠謹慎。”卡維爵士沉思了片刻,“你立刻返回濱海,去見衛桓,不必探話,直接問他,如果是他拿了那批珠寶,其余的,都不值什么,算我們卡維家送給他做個見面禮,只那掛寶石項鏈,是卡維家族的象征,請他歸還,聽著,不管他要什么,只要歸還項鏈,都可以答應他。”

    “是。”沃克壓抑著興奮,讓他去做和項鏈有關的事,這是祖父對他極大的信任和重用。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