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六三章 擔憂

第六三章 擔憂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盛夏心情不好,米麗和老常的心情就跟著不好,外加一肚皮驚氣,沒多大會兒,米麗就催著大家都回去睡覺。

    曲靈和宋詞勾肩搭背,嘀嘀咕咕從盛夏這突如其來的戀情議論起,走到院門口,就跑題到某個明星剛出的肌肉照真是不錯。

    鄒玲落后周凱半步,出了院門,叫住周凱,“能不能陪我走走?有幾句話想跟你說說。”

    周凱猶豫了下,點頭,兩只手插在大衣口袋里,有幾分不自在的和鄒玲并肩往前。

    “多謝你。”兩人沉默著走出十來步,鄒玲低聲謝道。

    “嗯?謝我干什么?什么事兒?”周凱一時沒反應過來。

    “環貿那合同,多謝你替我著想。”

    “你別多想,你可別想多了,不是我,我可沒替你著想,那是小夏胡說八道,你這個人,哪用得著我替你著想?我這個人,從來不替別人著想,不管是誰,我只替自己著想,你別想多了。”周凱趕緊解釋。

    “我沒多想,你想的可真多!”鄒玲火氣都要上來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怕我粘上你是吧?你怎么就不照照鏡子,好好看看自己,看看你這幅德行?”

    “那就好。”周凱一口氣分段兒慢慢呼出來,這口氣太粗,一下子全吐出來,鄒玲聽到又得一通脾氣。

    “話既然說到這兒了,正好,有幾句話,我跟你說清楚,省得你成天做夢想好事,以后是只雌的都想粘上你嫁給你!”

    鄒玲看起來氣的不輕。

    “第一,我很感激你,因為,你幫我那一回,說是救了我的命,救了我兩個妹妹的一生,一點都不為過,不管你這個人怎么可惡可恨,這份感激,我永遠感激。”

    “你看看你這個人,怎么說急就急了,說這些干什么?我早就跟你說過,我就是順手,跟路過叫花子,扔上幾塊錢一個樣兒。”

    “第二,”鄒玲不理周凱,只管順著自己的思路往下說,“我很信任你,也,確實,對你有不同于其它男人的感情,可這個,不是要嫁給你,要霸占你,象小夏說的,要把你變成我的,這種感情。”

    鄒玲深吸了口氣,“我只是覺得,在這個繁華熱鬧無比喧囂的世界上,你是唯一一個我能信得過,可以什么話,什么見不得人的想法都能說說的人,是個我能托付一切的人。

    你對我也是這樣,我知道,我是這個世界里,你最信任的那個人,有這一條,這一條不變,我的感情,就是完全的,我不需要其它。”

    “你看你,還真惱了。”周凱有幾分手足無措,片刻,嘆了口氣,“你別這樣,我的底細,你知道的最多,我跟誰在一起,都是連累人家,再說,我有事未了。”

    “我沒惱,說清楚了,大家以后好相處。”鄒玲神情低落。

    “我知道,我懂,就是這樣,我們是好朋友嘛。”周凱一臉干笑,左顧右盼岔開話題,“那個,你兩個妹妹還好吧?都結婚了?”

    “嗯,小妹妹剛生了二胎,是個女孩兒,可漂亮了。”鄒玲順著周凱的話,說著家常,努力想消融兩人之間的那份不自在。

    ……………………

    夜深人靜,米麗悄悄起來,踮著腳出了屋。

    廊下,老常坐在臺階上,正仰頭看著月光發呆。

    “你還沒睡?”米麗坐到老常身邊。

    “睡不著,姑娘那話,你說,真的假的?”老常一臉憂慮。

    “不象是假的。”米麗也憂慮起來,“這一千多年,都好好兒的,從來沒出過這樣的事兒。”

    “早先,姑娘剛好那些年,我擔心過,后來,眼瞧著姑娘跟咱們一樣,從來沒生過愛這個愛那個這樣的事兒,我以為姑娘跟咱們一樣,這怎么突然,生出這么件事兒?那個衛桓,他還不是個人。”

    “姑娘肯定不能跟咱們一樣。那個衛桓,不是個人比是個人好,他要真是個人。”米麗越想越煩,“姑娘要是懷上了怎么辦?生孩子再生出什么事兒,姑娘這一千多年,一直就那樣,誰知道怎么回事,這要是懷孕生孩子,誰知道會出什么事兒,就算不出事,現在生孩子沒有不進醫院的,進了醫院,查這個查那個,萬一查出個什么,怎么辦?要是不進醫院,萬一難產……”

    米麗越想越覺得可怕,“老常,我覺得,這事得跟那位說說。”

    “我想過,可咱們到哪兒找那位?”老常苦惱無比的拍著腦袋。

    “姑娘身上,不是……”米麗往屋里指了指,“好象不行,那個是給姑娘保命用的,唉,這可怎么辦?”

    “我覺得姑娘懷不上,姑娘是不是人,還不一定呢,衛桓是不是人,也不一定,十有八九跨物種,跨物種就懷不上。

    咱們先別往壞處想,也許姑娘就是動一動心,過兩天就好了,也許,姑娘根本追不上人家。”

    老常這話,說是安慰米麗,倒不如說是寬慰自己。

    “女追男,隔層紙。”米麗愁眉不展。

    “當年老妙追那個男人,能想的法子都想了,多大動靜呢,有用沒有?那是隔層紙?”老常立刻反駁。

    米麗長舒了口氣,“也是,你這么說我就放心了,我看姑娘追不上人家。”

    “嗯,我也是這么想。”老常一邊說,一邊用力點了下頭,以示肯定是這樣。

    第二天一早,曲靈一路跑過來吃早飯的時間,比平時早了至少一刻鐘,圍著后園轉了十幾圈,才被米麗叫進去吃早飯。

    一路上,曲靈不停的瞄著盛夏,盛夏卻沒心情理她,她昨天夜里沒睡好,這會兒更是心事忡忡,滿肚皮的煩惱和糾結。

    煩惱來自于她這份突如其來的喜歡,她活了一千多年,算是什么經驗都有,什么經驗都豐富的不能再豐富了,只有這個,這是頭一回,她很亂。

    糾結則是,一會兒到公司,要不要先去他辦公室問個好,再問問他早飯吃了沒有?要是沒吃,是下樓給他買份簡餐加咖啡呢,還是叫老米做些壽司送過來?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