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六九章 主要看錢

第六九章 主要看錢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可等盛夏她們在院門口下車時,宋剛身后站著濱海市的刑偵大隊長王慶彬,已經等著了。

    宋剛看到盛夏,陪著一臉干笑,剛要上前說話,被王慶彬一把拉住,“是我請他一定幫這個忙,能進去說話嗎?”

    盛夏嗯了一聲,推開院門,示意宋詞和曲靈,再看向周凱,“你們先去吃飯,咱們去聽聽。”

    周凱點頭,盛夏帶著宋剛和王慶彬,沒進屋,只拖了幾把椅子在廊下,讓著宋剛和王慶彬坐下,看著王慶彬,不怎么客氣道:“我和米姨孤兒寡婦住在這里,一向不歡迎不告而訪,不方便,王隊長這樣逼到門上,真是好大官威。”

    “實在不好意思。”王慶彬有幾分尷尬,“實在是事情急,一下子死了五個人,影響太大,要是不趕緊破案,局里實在不好交待……”

    “關我什么事。”盛夏打斷了王慶彬的話,站起來,“第一,我們年里年外,從來不接案子,第二,我們不接兇殺案,就兇殺案來說,你們比我們有經驗多了。”

    “盛小姐!”王慶彬急了,“死了五個人!”

    “人都是要死的。”盛夏示意周凱,“替我送送王隊長。”

    “盛小姐。”王慶彬急的想伸手去抓盛夏。

    “他們給的錢多,很多!”宋剛福至心靈,急急的喊了一句。

    盛夏腳步微頓。

    “盛小姐只管開價。”王慶彬急忙表態。

    “多少?”盛夏站住了,看向王慶彬,王慶彬看了眼宋剛,張著嘴卻說不出來,他這個刑個大隊長可不是有錢人,再說,這事也不該他出錢,可刑偵大隊這邊,最多能有個幾千塊獎金,這錢,沒地方出啊。

    盛夏嘿了一聲,轉身走了。

    周凱送王慶彬和宋剛往外走,王慶彬急的嘴巴冒火,“周先生,你能不能勸勸盛小姐,這也是為了全市民眾……”

    “王隊長您瞧您這話說的,這一句您讓我怎么接?我不勸盛小姐,就是置全市民眾于不顧?您這話我可擔不起。您是公職人員,這是您份內的事,份內的事您無能為力,找到我們這樣的小市民頭上,先壓上一句,為了全市民眾,我們人人為了全市民眾,那您呢?您干嘛?”

    “我不是那個意思,”王慶彬十分狼狽,他真不是那個意思,就是平時這么說話,說習慣了。

    “我們這樣的小市民吧,說老實話,真是為了全市民眾生死安危的事,真不能袖手,不過您這事吧,咱實話實說,這可不是為了全市民眾,這是為了你們的臉面,還有您這官位前程,這事,還是您自己擔待吧。”

    周凱對公職人員一向沒有好聲氣,推出王慶彬,再看著宋剛道:“老宋,我多說一句,小夏和老米從不接待不約而至,這你是知道的。以后,這樣難為別人,成全自己臉面的事,還是少做為好。”

    宋剛想解釋幾句,周凱已經關上了門。

    宋剛垂頭喪氣往回走,王慶彬緊擰著眉頭,腦子里盤算的飛快,到哪兒能找一筆錢呢?

    廚房里,米麗剛擺上飯菜,宋詞的手機又響了,鑒于她手機漏音這個大優點,宋詞把手機放在桌子上,干脆連免提都不用開了。

    盛夏聽宋剛在電話里說王慶彬說死者家愿意出四百五十萬,盡快查清案件真相,示意宋詞,“錢要先到帳。”

    也就是半個小時,宋剛的電話又來了,錢,已經轉到他帳上了。

    盛夏一根眉毛抬的老高,這是什么案子,讓王慶彬急成這樣?

    王慶彬手里的資料很快就送了過來,照宋詞的話說,這是一樁游輪群殺案。

    四天前的事了,一艘在近海游弋的豪華游輪上,套房層一間豪華大套房里,早上服務員發現了一套房死人。

    這套套房的主人是國內知名的孫氏財團的最大持股人,前孫氏集團董事長孫邦的遺孀孫太太。

    孫太太和大兒子,現任孫氏財團董事長孫傳一家,住在這套,和隔壁的一套套房內。

    孫太太和孫傳是被人從背后直接劈碎腦袋死的,兇器應該是船上丟失的一把消防斧,不過這把斧頭還沒找到。

    套房陽臺上還有三具尸體,都是毒死的,陽臺中間的桌子旁邊倒著的兩具尸體,是隔了幾乎一整條走廊的另一間套房的客人鐘財和太太胡福,陽臺角落里,還窩著具毒死的尸體,也是套房層的客人,叫雷俊。

    死在陽臺上的鐘財和太太胡福,濱海本地人,都是五十出頭,無兒無女,早先在福壽街開一家兼賣仙草冰的小雜貨店,兩年前,買對一支股票,踩狗屎運發了點財,就關了雜貨店,在城東的山水花園買了個邊套小聯排,養老去了。

    至于雷俊,是個靠坑女人為生的浪蕩子,坑的沒心沒膽,全靠一張臉。

    這五個人三部分,王慶彬沒日沒夜查了四五天,連鐘財夫妻沒孩子,鐘財說是他精子沒活性,其實不是他不能生,是他媳婦不能生,據說是因為他媳婦早年生過腹膜炎卵巢切掉了這種三十多年前的舊傳說,都翻出來了,可還是沒能找到這三部分人的任何聯系。

    “會不會是孫傳的太太買兇?”宋詞手指點著雷俊。

    “王慶彬大約有過這個想法。”盛夏拎出足有十來張紙的孫傳太太談文的訊問記錄,和近期行蹤。

    “我知道這位孫太太,”周凱指著盛夏手里的那幾張紙,“和孫家門當戶對,名校畢業,眼光見識能力,都極其出眾,她看不上雷俊。”

    “這四百五十萬是誰出的?”米麗瞄著手機上的轉帳信息。

    “對啊,四百五十萬啊!”曲靈一聲驚嘆,夠打好幾回架了。

    ”有零有整,肯定不是一家出的,或者說不是一個人出的。“盛夏撇了撇嘴。

    ”孫家肯定是大頭,孫傳還有個姐姐,不知道孫太遺囑立好了沒有,要是沒有,孫太死在孫傳前面,還是死在孫傳后面,區別可就大了。“周凱兩根手指捏著下巴,嘿嘿干笑。

    “這案子最好速戰速決,我還有正事兒呢。”盛夏一拍桌子,衛桓明天不在,后天就回來了,最好明天把案子查清結掉。

    “你打個電話給王慶彬,明天天一亮咱們就上游輪看現場,讓他們把地方清出來就行了,人都避遠點。”盛夏點著周凱,再點向宋詞和曲靈,“都早點起來,四點半就走,到游輪碼頭得一個小時,老米去趟后面,讓阿梅或是阿竹,明天跟咱們走一趟。行了,都趕緊回去睡覺,明天得忙一整天。”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