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七八章 你得做個紳士

第七八章 你得做個紳士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李林看著盛夏拖著衛桓進去,看著盛夏挽著衛桓,話語不停,笑容燦爛,慢慢站起來,找了個角落坐下,垂著眼皮,慢慢喝著酒。

    周凱和鄒玲找了個好位置,并肩站著,看著拖著衛桓在酒會中如魚得水的盛夏,以及雖說時不時板一下臉,可明顯和盛夏極其默契的衛桓,兩個人一替一聲的嘖嘖。

    “你說,這……那個啥養大的,就是不一樣,小夏這手段,不服不行。”鄒玲是真羨慕,她怎么就沒這個本事呢?

    “首先,小夏漂亮,其次,小夏年青,再次,小夏多有趣。”周凱一二三的總結。

    鄒玲臉青了,目光如刀的橫著周凱,“你這話什么意思?”

    “你瞧瞧你,我要跟小夏說這話,她肯定不這樣。”周凱攤著手,“你跟她又不一樣,你不是早把自己當男人了?不對,你不是早就沒有什么男女性別的區分了?這樣好,這樣才適合你,小夏這樣的小姑娘,靠的是漂亮年青有趣味,你不一樣,你是實力派。”

    鄒玲恨恨的喝了一大口酒,不理周凱了。

    離鄒玲和周凱不遠,姚依和妹妹姚戀一人捏了杯雞尾酒,瞄著正和喬老板說笑的十分投機的衛桓和盛夏,看著衛桓說著話,順手從經過的侍者托盤里拿了杯飲料遞給盛夏。

    姚戀看著衛桓看也不看的拿飲料遞飲料,嘆了口氣,“我看哪,希望不大了,你看這個默契勁兒,你看衛總那腳,那體位,護在手心里一樣。”

    “有的男人,是個女人,他都這樣護著,且看看吧。”姚依目光冷靜的看著衛桓和盛夏。

    “那邊,鄒律師對她這個男伴,好象很不一樣。”姚戀換了話題。

    姚依順著妹妹的話看向正錯牙瞇眼橫著周凱的鄒玲,看了一眼,眉梢就揚起來了,“瞧鄒律師這樣子,不會是喜歡那個小白臉吧?”

    “我一直以為鄒律師至少不喜歡男人,小白臉叫周凱,很會說話,人也討喜,說是和那個盛夏是鄰居。”姚戀興致十足的看著周凱。

    “鄒律師要是被這么個小白臉騙了,就太可惜了。”姚依看起來真有幾分擔憂。

    “她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哪兒也不去,寂寞久了,事兒就來了。”姚戀嘖了一聲。

    “以后有機會,叫她出來玩玩,這樣不行。”姚依看著被周凱一句話又說笑了的鄒玲,鄒起了眉。

    “要不,把那個盛夏也叫上?”姚戀邊說邊笑。

    “這主意不錯。”姚依瞄向衛桓,笑的瞇起了眼。

    這場酒會,從主辦方到盛夏,都覺得十分圓滿。

    酒會結束時,已近半夜,外面揚揚灑灑下起了雪。

    衛桓被盛夏拖著胳膊出來,冷風撲面,吹的他一下子從幻境中掙脫出來,急忙將胳膊抽脫出來,盛夏沒提防,被他這用力一抽,差點摔倒,急忙伸手扯住衛桓的大衣,歪了兩歪,總算站住了。

    “這么多人,你也顧及點形象。要學著做人。你得有紳士風度,什么叫紳士風度知道吧?我就知道你不知道,你們這些……那個,唉,真是無知,你說說,給自己編了個東大畢業,那你就得有配得上東大畢業的修養,別說東大的紳士了,就是大街上隨便一個人,有你這么粗魯的嗎?”

    盛夏揪著衛桓的大衣,一連串的抱怨加訓斥,“你要是不知道怎么做,就看看別人怎么做的,你得有教養,給我拿著包,我怎么覺得鞋跟有點兒不對勁兒,你看你,把我鞋跟都給甩歪了,這鞋子很貴的。”

    衛桓一根手指掛著盛夏塞過來的包,還真掃了一圈四周,他剛才甩的是有點兒急了。

    唉,剛才在酒會上他就不該讓她挽著他,就算這是什么禮節,也不能讓她挽,阿葉心眼小,要是看到,肯定很生氣。

    “你看你這個人,怎么就學不會紳士風度呢,我都說了我這鞋跟壞了,你就該趕緊表態買雙鞋,至少一雙,送給我,就算你不紳士,今天跟你出席酒會,是公務,這鞋子壞了得算工傷,工傷就得你出錢再給我買一雙,這是法律,你不紳士可以,不守法不行,不信你問鄒玲。”

    盛夏一邊踩著鞋子看是不是真壞了,一邊叮噹不停。

    車子排隊停下,馬國偉從車上下來,撐著傘急急迎上來,從兩人身后舉過傘,盛夏揪著衛桓的大衣袖子,“你走慢點,我鞋跟壞了,要是摔倒,丟人的是你。開車門,手這么搭一搭,對了就這樣,行了把車門關上吧。”

    盛夏指揮著簡直有些僵硬了的衛桓,開車門擋車頂再關上車門。

    馬國偉大瞪著眼睛,看著被盛夏指揮的說什么做什么的衛桓,看的差點忘了給衛桓開車門。

    馬國偉一溜小跑轉到車子對面,拉開后座車門,衛桓猶豫了下,他不應該再跟她并排坐后排,可是……算了,先回去再說。

    “先送我回去。”盛夏先交待了馬國偉一句,靠回椅背,看向衛桓笑道:“你讓陳經理找的人,今天肯定到不了,從今天早上到現在,我就沒看到你吃東西,現在餓不餓?要不咱們先去吃點東西再回去?你喜歡吃什么?燒烤?咱們這一身去吃燒烤最有意思了。要不去吃粥也行,我知道有一家,就在環貿后面,老板下午四五點才開門做生意,做到凌晨關門,他家的粥品樣不多,也就兩三種吧,味道好極了,他家還有面,比粥還好……”

    “不用!”衛桓提高聲音,打斷了盛夏一說起來就如濤濤江水的話。

    “那你不餓嗎?你挺瘦的……”

    “不餓!”衛桓再次打斷盛夏的話,他挺瘦的,這話什么意思?

    阿葉也說過類似的話,頭一回和阿葉一起遇到她成天掛在嘴邊的那位師兄,他看了兩眼,真就兩眼,連第三眼都沒有,阿葉就拍著他安慰上了,“你挺好看的,真的,別看師兄了,師兄那樣的人,生下來就是讓人嘆氣的,你跟師兄比什么都是自己找難過,你已經很好看了,別跟師兄比。”

    因為阿葉這幾句話,好多年里,他看到李林,就想把他那張臉揍成爛豬頭。

    “要不,等會兒到我家門口,老馬等一會兒,我讓老米包點吃的送出來,你帶回去吃,老米做的東西水準一流,比外面強多了,我問問老米今天做了什么。”

    盛夏一邊說一邊摸手機。

    “不用!”衛桓提高了聲音。他必須盡快擺脫她,阿葉要生氣了。

    盛夏被衛桓這突然撥高,透著焦躁的聲音嚇了一跳,上身往后,大瞪眼睛看著他,這個人……不對,這個非人,怎么能這樣?

    肯定有什么秘密,嗯,這也正常,自己這個個也就活了上千年的,就不知道多少見不得人的秘密,象他這種,照曲靈轉述的老馬的話,活了不知道幾千上萬年的非人來說,秘密肯定滿坑滿谷……

    不能急,慢慢來,自己有的是時間,他也有的是時間。

    盛夏往后縮了縮,不說話了。

    車子里一下子安靜下來,連轉向燈輕微的嘀嗒聲,都顯的響亮無比。

    衛桓端坐在安靜中,仿佛一下子從人聲鼎沸熱情似火的千機大會上,落到了妖界那片沒有盡頭的靜寂沙海,那片沙海中,虛空的只有死亡。

    他好象太嚴厲了。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