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八五章 大廚

第八五章 大廚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盛夏站在旁邊看兩人一個煎羊排,一個準備配菜擺盤,看的咦了一聲,“你們以前是不是經常在一起?關系很好是不是?”

    “不是。”衛桓和李林異口同聲。

    盛夏拖著聲音噢了一聲,看看衛桓,再看看李林,“為什么我一來,你們就不說話了?”

    李林看向衛桓,衛桓挾起塊羊排,放到李林擺好的盤子里,只當沒聽到盛夏的話。

    “我和他說了些舊事。”李林看著衛桓放了兩片羊排,端起盤子遞給盛夏。

    衛桓已經將其余的羊排放到盤子里,李林端著,三個人坐到旁邊餐桌上,李林起身打開酒柜,挑了瓶葡萄酒出來,“這瓶西拉還不錯。”

    盛夏忙站起來,拿了三只杯子過來。

    李林倒上酒,看著已經切開吃起羊排的衛桓,示意盛夏,“嘗嘗衛總的手藝。”

    盛夏咬了口羊排,連連點頭,這羊排煎的恰到好處,比老米只好不差,沒想到衛桓廚藝這樣高超!

    盛夏吃美味一向專心,衛桓明顯不想說話,也不愿意看別人說話,李林不緊不慢吃著羊排,抿著酒,看盛夏杯子里的酒沒了,剛拿起酒瓶,衛桓一眼橫過來,“酒多無益。”

    李林沒理衛桓,看著盛夏舉了舉,盛夏忙點著杯子,示意再倒點。

    衛桓臉沉了。

    “她跟咱們在一起,能有什么事兒?”李林倒了不多一點,看著衛桓笑道。

    盛夏聽到句咱們,眉梢微動,這個咱們,透著股子讓人牙酸的親呢。抿了口酒,盛夏再次從衛桓看向李林,再從李林看向衛桓,心里突然泛起股酸味,這倆,一個冷峻,一個溫雅,還真是,挺搭的。

    這一下,盛夏連吃羊排的心情都不多了。

    三個人各懷心思,吃了飯,李林到駕駛艙看了看,回來和衛桓商量,“落地大概在晚上九點左右,先找個地方歇一晚上,早上趕過去?”

    “直接過去。”衛桓順著李林的示意掃了眼盛夏,“她不用去。”

    “我得和你們一起。第一,那個小農莊,還是有點小機關的,”盛夏的話頓住,這倆都是真正的大妖,“就算不會弄壞了,我想親眼看看那掛項鏈,我看中的東西,現在看,十有八九落不到我手里了,總得看一眼,別說拿回來看什么的,這種事兒,能早看一眼就得趕緊看,誰知道一分鐘之后有什么意外?”

    李林聽到盛夏那句’我看中的東西’,心里猛的一跳,下意識的想看向衛桓,眼珠剛要轉,又硬生生定住,擰上了眉。

    從前阿葉說一句看中了什么,他必定把那東西,十有八九是搶到手,他過于肆無忌憚了。

    好在,眼下,他眼里的盛夏不是阿葉。

    不過李林還是提著顆心,片刻,才看向衛桓。

    衛桓只似是而非的哼了一聲。

    李林笑起來,看向盛夏道:“那批東西是你拿的?”

    “不是,我一個朋友,就是順手,卡維家大意了,順手拿了,又順手放我那兒了。”盛夏實話直說,這沒什么好瞞的。

    “那個周凱?”衛桓突兀的問了句。

    “嗯。”盛夏微微提心看著衛桓,衛桓沒再說話。

    “那天酒會跟鄒律師在一起的那位?”李林笑道,“他跟鄒律師關系不錯。”

    “他倆從小就認識……”

    “你讓趙明剛把禍水往我身上引,”盛夏話沒說完,就被衛桓打斷,衛桓卻是看著李林說話,“是因為那掛什么項鏈有陣法守護,周凱怎么拿走的?”最后一句,衛桓看向盛夏。

    “我們都不知道項鏈還有什么陣法,項鏈是放在貨柜里的,一個集裝箱,放到輛卡車上,從這個城堡運到那個城堡,這中間,搬貨柜的,開貨車的,都得有法力嗎?”盛夏看著衛桓,不是反駁,是真正的疑問。

    “陣法和陣法不同,要看看才知道,看看再說吧,那個周凱,你認識多久了?”李林臉上也有了幾分凝重。

    “十來年吧,老米和他合作過幾回,他聰明極了,機靈敏捷,有魅力,不貪財,很不錯的一個人,老米老常,還有我,都挺喜歡他的。”盛夏多說了幾句,在真正的大妖手里,人命不值什么。

    “看看再說吧。”李林看向衛桓。

    盛夏看著嗯了一聲,看著舷窗外不再說話的衛桓,再看回李林,心里那股酸溜溜的別扭感覺更濃烈了。

    “既然一起去,你現在去睡一會兒。”李林示意盛夏。

    盛夏猶豫了下,站起來,入后面臥室睡覺。

    夜里是大事,這會兒,反正她在,他們也不說正事,他們不想讓她聽到的話,她蹭是蹭不到的,不如好好睡一覺,養足精神應付夜里的旅程。

    盛夏這一覺睡的不錯,她是被李林敲門叫醒的。

    盛夏甚至簡單沖了個澡,順便感慨了一通有錢就是好,這樣的一飛十來個小時,有什么累的?富豪能滿世界亂飛還精神十足,都是錢撐起來的。

    想著晚上的安排,盛夏換了身可以徒步的衣著,開門出來,就聞到了股讓人愉快的魚香味兒。

    半敞開的廚房里,衛桓正往快煎好的三文魚上擠檸檬汁兒。

    盛夏站在旁邊看了一會兒,贊嘆無比,老米說得對,做飯的男人最性感,擠檸檬汁兒的衛桓真好看。

    李林慢慢從酒柜中挑著酒,眼角余光看著毫不掩飾看著衛桓的盛夏。

    雖然還不能確定他為什么沒認出如此明顯的她就是她,不過,他認定她不是她,這一點,這會兒,他是可以確定了,這很好。

    謹慎起見,最好先想辦法弄清楚他為什么認定她不是她。

    依他的心機,必定在阿葉身上留下印記,阿葉的脾氣……送她到人界之前,封印她的記憶……他是怎么做到的?當時的狀況,他怎么可能再有余力封印阿葉的記憶?

    也許是別的,沃克死那天,震動了天道,沃克不過一個五代血族……

    李林的手僵在一瓶紅酒上,片刻,才移開,挑了瓶白葡萄酒,心里涌起股說不出的滋味兒,他找了她兩千多年,一直沒能遇到她,他幾乎是剛到人界,就遇到了阿葉……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