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九三章 酸一片

第九三章 酸一片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李林定的酒店是一處鬧中取靜的小莊園,一幢莊重古老的U形哥特式建筑橫亙在一片古老蒼翠的大樹中間。

    衛桓站在酒店三樓,居高臨下看著盛夏那輛從莊園門口緩緩駛近的黑色越野車,看著車停在大堂門口,車門拉開,李林和盛夏一左一右下來,看著李林和盛夏在車頭前走到一起,李林說著什么,盛夏一邊走一邊笑個不停。

    酒店大堂內,周凱揚著手打著招呼,小跑迎上來,鄒玲從沙發上站起來,也往前迎上去。

    衛桓瞇眼瞄著一頭沖到盛夏面前,幾乎湊到盛夏臉上,仔仔細細打量她的周凱,突然一個轉身,幾步沖到房間門口,大步流星直沖下去。

    衛桓腳步極快,周凱夾七雜八的問題還沒問完,衛桓已經沖到了。

    李林高抬著眉毛,看著從中間巨大樓梯上看似走的風清云淡,其實走的極其快速的衛桓。

    周凱正拉著盛夏,站在離李林有點距離的角落里,壓低了聲音問她他那些珠寶,以及警察和那位警長說的舉報的事,壓根沒留意到其它人,以及衛桓的下來。

    鄒玲胳膊抱在胸前,斜著微微彎著腰,和盛夏嘰嘰咕咕說的神情凝重的周凱,微微錯著牙,看他這樣子,肯定是干下什么壞事了,她問了他一路,他竟然咬死牙一個字沒說!等會兒得好好問問小夏。

    李林迎著疾沖而來的衛桓,笑容一點點漫出來,眼睛微瞇又舒開。

    衛桓沖到李林身邊,收住步,眼角斜著還在和盛夏嘀嘀咕咕的周凱,“怎么現在才到?”

    “你和我說話?”李林帶著一臉的不確定,先問了句。

    “這里還有別人嗎?”衛桓眼角的目光橫過來。

    “你的律師,是你叫來的?”李林往鄒玲抬了抬下巴。

    “不是。”片刻,衛桓生硬的答了一句,“是你叫來的?”衛桓橫著周凱。

    “小夏吧。”李林語調隨意態度謙和,絲毫不計較衛桓的冷硬。

    “叫他來干什么,只怕不是她叫過來的,是他自己來的吧,擔心他的贓物,他是不放心她,還是不放心咱們。”衛桓聲調中透著隱隱約約的怒氣,他這會兒看周凱,確實極其不順眼。

    “不放心你吧,我看他是不放心小夏。”李林好脾氣依舊。

    “哼!”衛桓瞄著拍著額頭的周凱,再看看笑個不停的盛夏,只覺得周凱已經不是不順眼,而是刺眼無比了。

    “咱們先上去吧,讓他們說話。”李林示意衛桓,“他們是十幾年的老相識了,家人一樣,讓他們說話,回頭怎么住,也讓他們自己安排,我已經交待過經理了。”

    “你這心可真寬,要是你那個堂妹,你也這么寬心?”衛桓沒動,冷眼斜著李林,那份不滿撲面而來。

    “第一,小夏是小夏,第二,我那個堂妹,那些事你應該都知道,我不是寬心,可也管不了啊,女生外向。第三,眼前這事,不是什么堂妹不堂妹,小夏是成年人,不放寬心,你能干涉嗎?我能嗎?”

    李林一臉無奈的看著衛桓。

    衛桓冷哼了一聲,沒說話,可也站著沒動,李林瞄瞄他,又看向看起來說的差不多了的周凱和盛夏。

    周凱又拍了幾下額頭,轉身緊跟在盛夏身后,剛抬起腳,平整光潔的地上,卻好象有什么東西絆在周凱腳上,周凱唉喲一聲,人往前撲,鄒玲剛和盛夏笑著打了招呼,正要轉身,一眼看到周凱絆倒,急撲上前去接他。

    周凱砸在鄒玲懷里,把鄒玲一起撲倒在地,鄒玲痛的唉喲連連,周凱卻是慘叫出聲,他的小腿好象斷了。

    李林看著周凱突然絆倒,兩根眉毛抬的不能再高了,轉頭瞪著衛桓,衛桓微微仰頭,從大廳豪華的水晶燈看下來,再從盛夏看向鄒玲,從鄒玲看向周凱。

    李林唉了一聲,一個箭步過去,伸手撫在周凱腿上,“讓我看看,我學過幾天急救,看起來應該沒什么事,別動,讓我看看。”

    李林的手從周凱小腿上慢慢撫過,周凱只覺得疼痛好象減輕了許多。

    “還好還好,應該是崴著腳脖子了,沒什么大礙,你站起來,走兩步試試。”李林又撫了一遍,伸手去扶周凱。

    周凱將力氣搭在李林手上,撐著自己站起來,活動了幾下小腿,長長松了口氣,“剛才我還以為小腿斷了,好象聽到了咔嚓聲,幸好幸好。”

    盛夏的目光從周凱的小腿,移向背著手、冷著臉站在旁邊的衛桓,周凱剛才那聲慘叫,明明是痛極了,崴著腳不可能疼成那樣,他動的手?為什么?因為周凱偷了卡維家的珠寶,給他添麻煩了,還是因為,周凱和自己說話了?

    周凱的腳還是挺疼,鄒玲扶著周凱,在眾人的袖手中,和一個侍者一起,將周凱扶進電梯,往房間去。

    盛夏挪了兩步,靠近李林,瞄著衛桓低低問道:“剛才,是不是他動了手腳?那地上什么都沒有。”

    “嗯。”李林也瞄著衛桓,低低應了一聲。

    “啊?剛才真是腿斷了?你給接好的?哎,他為什么要摔斷周凱的腿?因為周凱跟我說話了?”盛夏最后一句問話里,透著掩飾不住的雀躍。

    “他最恨別人嫁禍給他。”李林避開盛夏的問題,卻又極其準確的回答了盛夏的問題。

    “噢。”盛夏一聲噢字尾聲裊裊,透著失落和失望。

    “你們準備在這兒說一夜的話嗎?”衛桓冷眼斜著李林,語調也冷冰冰。

    “我累壞了,我在哪個房間?離你近還是離周凱近?鄒玲呢?”盛夏沒看衛桓,只看著李林問道。

    “我送你上去。衛總呢,現在休息嗎?”李林一邊護著盛夏往樓梯走,一邊順便問了衛桓一句。

    衛桓沒答話,只轉身跟在兩人后面,上了樓梯,跟在后面,看著盛夏進了屋,李林轉過身,迎著冷冷看著他的衛桓。

    “你想干什么?”衛桓瞇眼看著李林。

    “去喝一杯?”李林往盛夏屋門指了指,衛桓轉身,和李林一前一后,往樓下小酒吧過去。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