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九六章 分成兩路出個事兒

第九六章 分成兩路出個事兒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這一路上,四個人心情各異,各懷心事,中間就周凱挑了兩三回話頭,可誰也沒理他,就這么一路安靜,開進了一座十分熱鬧的中等城市。

    一進市區,周凱隔著車窗,看的眉梢亂跳,這座城他熟啊,這地方他更熟啊,怎么到這里來了?是了,這個地方離卡維家那只貨柜丟失的地方不遠,魚龍混雜混亂不堪,是個藏身銷贓以及干各種其它壞事的好地方。

    這地方是誰選的?衛桓?還是這位李林?十有八九是衛桓,他既然先挑了個殺手頭子當身份,那肯定是比較熟悉這些黑臟,那個李林,文質彬彬書生模樣,十有八九不知道。

    “老米帶你來過這里沒有?”周凱捅了捅盛夏。

    盛夏橫了他一眼,沒答。

    “地方選的挺好,聰明人。”周凱再一把把已經擰回頭的盛夏捅回來,沖衛桓努了努嘴。

    盛夏沒說話,只沖李林抬了抬下巴。

    周凱眉梢高揚,手指點著李林,看著盛夏,一臉的真是他真讓人驚訝。

    衛桓猛的回過頭,冷冷的目光落在周凱身上,竟然把周凱看的機靈靈打了個寒顫。

    “到圓堡吃飯?”李林眼角瞄著衛桓微微抿著嘴唇橫向周凱,再瞄著他收回目光,仿佛什么也沒看到的建議道。

    “嗯。”衛桓一個嗯字簡潔明了。

    “李先生真是行家,圓堡的自釀啤酒,咸豬肘,酸菜,還有紅腸,一絕,沒有比他家做的更好的了。”周凱沖李林豎了豎大拇指,又轉頭看著盛夏,用唇形道:“除了老米。”

    ”老米就是小夏的阿姨?“頭也不回開車的李林,笑接了句。

    周凱呆了一瞬,兩只眼睛立刻瞪的溜圓。

    “我跟你說過,他們跟老米不一樣。”夏咬著不一樣三個字,從目光到語調,都透著警告。

    衛桓好象心情相當相當的不好,大概昨天和李林打架了,李林說過,他心情不好的時候,最愛遷怒,這一圈人,最有可能被遷怒的,就是周凱。

    不過她這警告大概沒什么用,周凱根本不知道作死這兩個字怎么寫,當然他也不在乎死啊活的,不怕死的人最麻煩。

    周凱緊緊抿著嘴,看看李林,再看看衛桓,突然問道:“我心里想什么,他們是不是也是想知道就能知道?”

    “嗯?我不知道。”盛夏老老實實答,她真不知道……哎!不對啊,要是她想什么,他倆想知道就能知道,那她這心思,包括她好幾回對著衛桓,想的那么深入的事,是不是他都知道了?

    盛夏臉都有點兒白了。

    “不想知道,更不能知道。”李林看了眼面孔泛白的盛夏。

    “想知道,就能知道,一點小手段而已。”衛桓幾乎和李林同時,冷聲道。

    “那到底?”盛夏和周凱異口同聲,這太嚇人了,一定得問清楚。

    “衛總說的小手段,僻如抽取魂魄什么的,看到了,人也活不成了,衛總跟你們開玩笑呢。”李林帶著幾分警告之意,多看了衛桓一眼。

    衛桓似有似無的冷哼了一聲。

    盛夏和周凱同時長長松了口氣。

    圓堡的啤酒、烤豬肘配酸菜,等等,確實非常美味,不過這頓飯吃的十分安靜,幾乎沒人說話。衛桓比冰山冷多了,李林微笑還是微笑的,也就是微笑而已,周凱被李林那點小神通嚇著了,埋頭吃喝不敢再多話,盛夏看一眼衛桓,就想一遍他這個幻象之下的模樣,想的糾結萬分,全無心緒。

    沉悶的吃了飯,李林看著衛桓道;“照咱們商量好的,分成兩路?”

    衛桓猶豫了下,從周凱瞄到盛夏,明顯不怎么情愿的嗯了一聲。

    “我和衛總出去一趟,之前沒想到你來,原本想讓小夏一個人在周圍逛逛,現在,就麻煩周先生陪一陪小夏。”李林轉頭和周凱,以及盛夏道。

    周凱趕緊點頭,他是真有點兒害怕了,他不怕死,可要是全時刻全方位的被人家看的一清二楚,甚至想什么都看個八九不離十,這太可怕了。

    盛夏正看著衛桓發呆,聽到李林的話,也聽懂了,卻有點兒反應不過來,不過就算沒能反應過來,也沒耽誤她點頭的速度。

    李林斜著盛夏,簡直想嘆氣,她這兩千多年,簡直一點兒也沒長進,從來也是這樣,說走神就走神,走神的時候也敢亂點頭,反正,先點了再說嘛。

    衛桓看的有幾分怔忡失神,她這幅神游天外的樣子,和阿葉一模一樣。

    “走吧。”李林看到了衛桓的失神,站起來,微微提高聲音。

    衛桓站起來,頭也不回的和李林一起出了門,上車不知道往哪兒去了。

    “他們,一直都能看到?”周凱看著兩人的車子消失在車河中,下意識的環顧著四周,聲音壓的極低問道。

    “好象不能一直,我問過一回,說是很有限,遠一點就不行了,這是規則壓制。”盛夏認真仔細的解釋道。

    周凱長長吐了口氣,眉眼神情立刻就活泛了,“那就好,要是在哪兒都能看到,那就太可怕了。咱們去哪兒?在這兒呆坐著可沒什么意思。”

    “這里你很熟?”盛夏有幾分無精打彩的問道。

    “那當然,這里,大約還沒有我不知道的,想到哪兒消遣消遣?”周凱往后伸展著胳膊,頭來回轉著,一幅愜意模樣。

    “聽說這里有家店,什么樣的男人都有?”盛夏托著腮想了一會兒問道。

    周凱兩根眉毛一起飛起來,一邊悶聲笑的肩膀聳動,一邊在悶笑的空隙中擠出幾句話,“有,我常去,走,我現在就帶你去,這會兒他們人該到齊了。”

    盛夏站起來,和周凱一起,出門打了輛車,車子開了半個多小時,停在了一個頗有幾分古堡味兒的沉穩建筑前。

    “就在這里,怎么樣,一看就不是那些妖艷貨吧,其實來這里的人吧,至少一半,都是來找人說說話的,挑個順眼的帥哥,吐一夜苦水,這里面的人,先學陪人說話,也最會說話。”周凱一邊往里讓盛夏,一邊笑著解釋。

    “最會說話的人,就是最會聽話的人,一句話都不用說,光聽就行了。”盛夏說著,抬腳就往里進。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