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九七章 打架夏

第九七章 打架夏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周凱急忙跟上,門口的門童急忙迎出來,讓過盛夏,熱情的和周凱打招呼,“有一陣子沒見到錢先生了。”

    “你常來?”盛夏回頭問周凱。

    周凱熱情的和兩個門童擁抱,再拍幾下肩膀,說笑幾句,才和盛夏道:“我在這里混過幾天日子,幫他們做點顧問什么的。這是夏小姐。”

    兩個門童,一個快步往里面,一個側身引著盛夏和周凱往樓上去。

    盛夏腳下慢了慢,和周凱并行,瞄著四周,“你既然這么熟,咱們是不是不用付錢了?”

    “那不行,朋友歸朋友,生意歸生意,你缺這點錢?”周凱答的極其干脆。

    “缺。”盛夏更干脆。

    周凱差點噎著,“行行行,我請客,行了吧,等回去我再找米麗算帳。”

    盛夏走在前面,頭也沒回,他要是能從米麗手里算到帳,那就是奇跡了。

    樓梯還沒上完,一陣輕悄急促的腳步聲,樓上一群各色帥哥,跟在個氣質不凡,卻極有親和力的金發帥哥身后,一起迎上來。

    盛夏急忙貼在欄桿上,揮著手示意周凱到她前面。

    她從來都不習慣這樣的迎接陣勢。不知道為什么,看到這樣的陣勢,她總有種心虛的感覺,這種感覺真是奇怪,難道她天生的極其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公主什么的,接受不起這樣的待遇,才會心虛的?

    周凱越過盛夏,和迎面而來,已經張開胳膊的金發帥哥擁抱在一起,你拍我的肩膀,我拍著你的肩膀,熱情的問著你好不好。

    盛夏貼著欄桿,饒有興致的看著簡直如魚得水的周凱,他竟然還做過這行,這事,是不是應該跟鄒玲說說?

    周凱跟一大群人寒暄好,一句話介紹了盛夏,金發帥哥胳膊搭在周凱肩上,后面跟著盛夏,走在眾人之前,呼啦啦接著往樓上走。

    大堂里還幾乎沒有人,周凱和金發帥哥坐到正對著舞臺的圓形半隔間里,幾個腿腳快的,開了酒拿了杯子,周凱豪氣的指著周圍一堆帥哥,“小夏挑一個,隨便挑。”

    盛夏橫著他,“不用了,我坐著看看熱鬧就行。”

    他帶她來這兒,是借機來回味舊時光的吧,真是可惡。

    周凱跟盛夏從不客氣,盛夏說不用,他也就甩了一句,“你想找哪個都隨意,都不錯。”就和金發帥哥聊開了。

    盛夏坐的離周凱半尺遠,端了杯酒抿著,看著舞臺上唱歌的黑發帥哥,支著耳朵聽周凱和金發帥哥說話。

    周凱和金發帥哥的話很沒意思,全是當年某某如今怎么樣了,某某每回來都打聽周凱怎么樣了,某某改嫁了,改嫁前幾天過來,喝的爛醉,哭著喊著想見周凱,諸如此類。

    盛夏聽的嘴角一路往下扯,這些……算了,還些就別告訴鄒玲了。

    盛夏抿著酒,支著耳朵聽周凱和金發帥哥,主要是金發帥哥扯的繪聲繪色,峰回路轉,不知不覺,一瓶酒喝光,場子里越來越熱鬧,浪漫的落紗窗簾外的遠山,已經暮色濃重。

    盛夏又要了瓶酒,接著喝,喝到一半,正和周凱說的愉快無比的金發帥哥突然站起來,在周凱肩膀上按了下,俯耳低低說了句,就急匆匆迎向門口。

    盛夏伸長脖子,看著光線昏暗的門口。

    一個咬著雪茄的中年人,陰沉著臉,在一群一臉一身橫肉的壯漢的簇擁下,奔著周凱和盛夏這邊,直沖過來。

    盛夏急忙往周凱那邊挪了挪,帶著絲絲興奮,“你的仇家?尋仇來了?消息挺靈通啊。”

    “我不認識他們。”周凱一臉無語的斜著盛夏。

    盛夏一臉干笑,剛要說話,雪茄中年人已經上了圓形半隔間,金發帥哥腳步極快,沖到周凱身邊,彎腰低低道:“咱們到那邊包間說話,這會兒這里吵得人頭痛。”

    周凱會意,忙站起來,示意穩坐不動的盛夏,“咱們換個地方。”

    盛夏從周凱看到金發帥哥,再看到咬著雪茄,明顯臉色更加陰沉的中年人,往后靠到沙發背上,“總得有個先來后到吧,我就覺得這兒好。”

    “哎!”周凱一步竄到盛夏面前,彎著腰,“不是為了那個蠢貨,咱們不能讓艾倫為難,再說這兒確實太吵了。”說著,腰彎的更低,貼到盛夏耳邊,“走吧,他們人多,看著身手也不錯,曲靈不在,咱倆打不過。”

    “咦,你不是挺能打的嗎?上回,是你自己說的,說是普通人,打個二三十個沒問題,上好打手,也能以一對十……”

    盛夏的話沒說完,咬著雪茄的中年人呸的一聲吐出雪茄,“拖走!”

    站的離中年人最近的兩個壯漢一左一右,一個撲上去拉周凱,一個撲上去拉盛夏。

    金發帥哥急忙問中年人解釋,“這位小姐酒喝的多了點,這就走,甘比先生……”

    金發帥哥的話,被盛夏掄起砸在沖她而來的壯漢頭上的酒瓶打斷了。

    周凱唉喲一聲,趕緊一個擰身甩開已經抓住他的壯漢的手,再飛起一腳將壯漢踹飛出去,沖過去就要拉著盛夏趕緊逃,盛夏卻已經跳到沙發上,再從沙發上跳起來,兩只腳踹向一個眼疾腳快沖過來的壯漢。

    “人太多,打不過!快跑!”周凱急的跳腳,他就知道一帶她出來就得惹禍,可這回,那人他認識,這禍惹的有點兒大啊。

    盛夏踹倒壯漢,自己也摔在地上,不等她爬起來,后面的壯漢就沖她一腳踢上來,周凱唉喲一聲,順手掄起裝滿冰塊的冰桶就砸過來,冰桶結結實實砸在壯漢身上,壯漢的腳,結結實實踢在盛夏身上,盛夏已經抱著頭,蜷成一團。

    金發帥哥急忙招手叫過來的一群帥哥,熟門熟路的往兩幫人中間擋,金發帥哥自己,則陪出一臉笑,沒等他說話,就被中年人一巴掌甩倒在地。

    “別打她!”看著盛夏一眨眼的功夫挨了好幾腳,周凱急的眼睛都紅了,跟小夏惹的事兒比,她挨了打,才是真正的大事兒!

    周凱想著老常的狠手,牙一咬,沖著盛夏撲過去。

    老常一通狠手,一溜煙沒了,能不能再踏足這里,小夏不在乎,老常肯定也不在乎,可他在乎啊!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