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一一三章 盯上了

第一一三章 盯上了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盛夏一聲不響喝咖啡,米麗弄好年豆包,開始做中午飯,曲靈和宋詞兩個,你給我使個眼色,我沖她擠幾下眼,蠢蠢欲動的正想開口打聽那位豆漿西施是怎么回事,盛夏的手機突兀的響起來。

    盛夏轉圈找到手機,瞄著手機屏幕上跳動不停的周凱兩個字,看了一會兒,才按通手機,“小夏?可算找到你了,你在哪兒呢?我去找你,在家?那你等著,我一會兒就到,有要緊的事!”

    周凱的聲音透屏幕而出,米麗高挑著眉梢,“他這是怎么了?一早上打了不知道多少個電話了,急吼吼的找你,有要緊的事?他能有什么要緊的事?又偷了哪家的東西沒法善后了?”

    曲靈聽的咯的笑出了聲,宋詞沒笑,左右看了看,端著自己的杯子,踮著腳挪到了曲靈旁邊,肯定出什么大事了,她得找個不顯眼不礙事的地方坐穩了,免得一會兒礙了誰的眼,一句話把她趕出去。

    米麗一邊說著話,一邊瞄著剛剛拿出來的牛肉,看來中午得多個周凱吃飯了,還得多切一點。

    盛夏半杯咖啡還沒喝完,周凱就沖了進來。

    “你還真在家,我找你找的,頭頂冒火。小曲兒先給我倒杯……都是熱的?算了我喝罐啤酒吧。”周凱還沒坐下,又跳起來拿了兩罐啤酒,呯的打開,仰頭喝了一氣,才拿過只杯子,將余下的倒進杯子里接著喝。

    “出什么事了?”米麗從周凱進來就擰頭看著他,看著他兩罐啤酒都快喝完了,還沒開口,忍不住問道。

    “大事!”周凱喝光了兩罐啤酒,在桌子上瞄了一圈,倒了一大杯咖啡,一邊加奶加糖,一邊看向盛夏道:“我碰到個女的,挺好看,和你說過。”

    米麗響亮的哈了一聲,“你碰到個好看的女的,那不是天天都有的事嗎?怎么,人家不理你,沒搭上手?那也不是一回兩回了。”

    “不是,你別打岔,我跟小夏說話,我跟你說過的那個,你還記得吧?”周凱緊擰著眉頭。

    “你覺得不對勁兒的那個?”盛夏蹙起了眉。

    “對對對!就那個,不是覺得不對勁兒,是真不對勁兒,今天早上,一大早,她就給我打電話,說要見面,說什么什么,讓我陪陪她,我就去了。”

    米麗撇著嘴,轉身過去,接著準備中午飯。曲靈和宋詞一模一樣胳膊支在桌子上,看著周凱和盛夏,屏氣等著聽事兒。

    “我一見她,就覺得不對勁兒,她那個樣子,比上次還不如,看這次這樣子,上次她碰到我,肯定是偶遇,她根本沒想到遇到我,沒想到我跟她搭訕,上一回,就是巧了,后來才生了心思。這次,她那個樣子,那幅我是臥底我要演好無間道的樣子,連路邊的電線桿子都能看明明白白。”

    宋詞聽到周凱那句連電線桿子都能看明白,想笑又趕緊捂嘴忍住,她得沒有任何存在感,免得被趕出去。

    “我實在看不下眼,你不知道,我這個人同理心強,她那個樣子,我尷尬的,一身雞皮疙瘩,找了個借口就要走,誰知道她就翻臉了,說她是九局的,盯我很久了,讓我放明白點兒。”

    盛夏聽到九局,下意識的挺直了后背,正切著牛肉的米麗也轉頭看向周凱。曲靈和宋詞對視了一眼,同時睜大了四只眼。

    “我就裝糊涂,說沒聽說過九局,不過不管什么局,我不跟帶局字的打交道,我剛站起來,九局那個姓孫的,叫孫瀚?從旁邊一張桌子上過來,把我攔下了。”

    周凱長嘆了口氣,盛夏示意米麗做她的飯,看著周凱,臉色有點兒沉。

    “孫瀚讓我坐下說話,我沒坐下,就是要走,打架我不怕他,我是人對吧,孫瀚倒挺客氣,說站著說也行,就幾句話,開口就說了我那屋里那個鬼的事,說那個叫楊梅的,原本叫什么,他也不知道,楊梅是那個鬼活著的時候,自己給自己起的名字,說是他問她叫什么,當時她正吃著楊梅,就舉著楊梅說,叫楊梅。”

    周凱說的很細,他當時聽的時候就覺得,好象每一句話后面都有隱喻故事背景以及種種。

    “孫瀚說,那個楊梅身上有幾樣不是人該有的東西,可不管問她什么,她都不答,他讓她做什么,她卻又都不走樣的照做,他當時就覺得,這個楊梅,肯定有什么不尋常,這個不尋常,肯定跟人無關,他們商量下來,決定把楊梅放到我那個房子里,是想看看,會有什么人,或是什么不是人的東西,來找她,可沒想到,沒多久,那個楊梅竟然吊死了,他說他們仔細查過,那個楊梅是自己吊死的。”

    盛夏低低嗯了一聲,照人的看法,說是她自己吊死的,也不能算錯。

    “孫瀚說,我挪到那個房子半個月左右,他就開始夢到楊梅,那個楊梅不說話,要么直直看著他,要么就是一遍一遍的上吊,隔三岔五的夢到,夢的他都快神經衰弱了,孫瀚問我,知不知道這個楊梅是怎么回事,孫瀚還說,他們還查到了一些別的事,楊梅應該是被什么害死的,象楊梅這樣被害的,應該不只楊梅一個,問我知道什么。”

    周凱一口氣說完,從盛夏看向米麗,又從米麗看回盛夏。

    “他知道你跟我們常來常往?”盛夏看著周凱問道。

    周凱點頭,“說是,盯我盯了很久了。”

    “問沒問?”盛夏眉頭蹙的更緊了。

    “沒問。”周凱苦笑道:“說了句,讓我回來商量商量,這話里的意思太明白了,我就沒繞路什么的,直接回來了。”

    米麗燉上了牛肉,洗了手,站到餐桌邊,看著盛夏,看來,她們又得搬家了,還得趕緊搬。

    “那個楊梅,還有九局想知道的不知道什么事,我們知道的,你都知道,你有什么打算?”盛夏看著周凱問道。

    “真要是有很多人受害,不影響你們的前提下,是不是能幫一幫他們?”周凱答的很快,看來早有決斷。

    米麗看著盛夏,盛夏垂眼看著手里的咖啡杯。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