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一一八章 食為大

第一一八章 食為大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盛夏等著衛桓從眼前憑空消失,衛桓卻站起來。

    正無聊的靠著餐桌喝咖啡的周凱見衛桓突然站起來,驚的剛送到嘴邊的咖啡扣在下巴上,順著下巴淌到胸前,不過他那件襯衫上早就星星點點布滿了咖啡污漬,也不在乎再多這幾口。

    一直焦躁不安盯著盛夏和衛桓那兩片虛影的米麗立刻渾身警惕,雖然她警不警惕也沒什么用。

    衛桓嫌棄無比的斜了眼周凱,轉頭看著盛夏道:“這是個廢物,曲靈有幾分拳腳功夫,讓曲靈跟著你。”

    盛夏看了眼正用袖子抹著一下巴咖啡的周凱,沒理會衛桓這句話。

    衛桓從周凱看向米麗,眉頭又往一起皺了皺,這個也是個廢物,從米麗看向還僵在椅子里的老常,衛桓這一眼看過去,老常立刻就恢復正常了,卻渾身緊張的一動不敢動。衛桓簡直想嘆氣了,又一只廢物。

    衛桓慢慢環顧著整個廚房,看了一圈,目光落在盛夏身上,“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在滿屋子的屏氣靜聲中,衛桓出了廚房,先斜了眼擠在水池中間,被他一眼掃的瑟瑟發抖的八哥和老龜,穿過筆直立在空中的阿梅和阿竹,在前院轉了一圈,往后院過去,從后院轉出來,出院門走了。

    阿梅和阿竹一左一右貼在院門上方,看著衛桓不緊不慢的走出巷子,轉個彎看不見了,又屏氣等了好一會兒,才松馳下來,由緊張成細長的兩條,松成平時模樣,嗖的竄進了廚房。

    “走了走了!”阿梅尖利的聲音里有幾分抖。

    “沒事沒事。”盛夏只覺得這會兒比剛才一個狗啃泥摔在街道上時,還要混亂幾分,她得和米麗,還有老常說說這件事,“阿梅阿竹回去,沒事,你也回去。”

    盛夏沖兩張臉全是緊張關切的阿梅和阿竹揮完手,又沖周凱揮手。

    “出了這么大的事,大家得好好商量商量!他跟你說什么?”周凱一臉仗義。

    “老常!”盛夏正滿心煩亂。

    老常一聲不響,上前揪起周凱,一路拖到院門口,扔了出去。

    “他說他是來找我的。”看著老常進來,盛夏從一口氣喝了半杯的清咖上抬起頭,看著米麗道。

    “這不是廢話么,他一頭扎進來,就盯著你,當然是來找……找你?這什么意思?”米麗憤怒到一半,悟出不對了。

    “是那個找。”老常一臉說不出什么表情,十分復雜。

    “那他知道你是誰?你問他了?他怎么說的?他來找你,怎么現在才找上門?你先找上門的,他怎么……這事兒不對!”米麗一明白過來,就混亂了。

    “我覺得,李林也是……”盛夏的話頓住,她有點兒不知道怎么說。

    “找你的?”米麗話接的極快。

    “他沒說他是來找人的,他只說了那句,我很象他堂妹,就是感覺。”盛夏示意米麗又給她沖了杯咖啡,捧在手里,將剛才和衛桓的對話說了,從米麗看向老常,“你們知道的肯定比我多。”

    “你知道,我跟老常,都是……”米麗用力揮著手,“你知道,說不出來,知道的真不多,跟你差不多,那個衛桓,盯著你那眼神,可不對,我瞧著,比你陷得深,這事兒,就怕沒那么簡單。”

    “你說,我要不要找李林說說剛才的事?”盛夏轉著手里的杯子,憂慮忡忡的問道。

    她對李林有一種說不上來為什么,可就是覺得可以完全信賴的感覺。

    “那個李林,咱們不也一樣不知道根底?我瞧著那也是個精明的不得了的主兒,說你象他堂妹,誰知道打的什么主意?”米麗絞著手,愁的毛都要白了。

    老常也愁的團成一團,那位,只能他找她們,她和米麗可沒法找他,不但沒法找,連句話也說不出來。

    現在出了這樣的大事,萬一姑娘有個好歹,她和米麗肯定就是粉身碎骨,她和米麗粉身碎骨也就算了,姑娘有個好歹可怎么好?

    “現在怎么辦?”盛夏看著米麗,米麗苦著臉搖頭,她半點頭緒沒有,老常跟著搖頭,她一向不如米麗聰明。

    盛夏嘆了口氣,垂下頭,咬著杯子沿,愁的肩膀都塌下去了。

    “你餓不餓,我給你做點兒吃的?”米麗看的心疼,想來想去,能做的,就是給姑娘做點好吃的。

    “嗯,想吃烤雞。”盛夏從杯子上抬起頭。

    “老常快去殺雞!”米麗立刻有了精神。

    老常一竄而起,趕緊往后園子里逮雞殺雞。

    ……………………

    衛桓出了盛夏那間小院,一路走了回去,出來電梯,站在奢華的對開大門前,仔細打量起兩扇大門來。

    他的心情還在激蕩之中,這一種走回來,也只是略略平復了一點點而已。

    她說過:咱倆有緣,躲不開的那種!

    衛桓嘴角笑意隱隱,從前,他躲過的那幾回,確實一回也沒能躲過去過。

    這個地方,衛桓收攏思緒,再次仔細的打量了一遍大門,伸出手,推門進去,從門廳起,從上到下,細細看起來。

    一心坐在銅鈴上面,看著到處打量的衛桓,有那么一瞬,他覺得眼前的衛桓,不是衛桓。

    衛桓從門廳一路看進去,從樓下看到他從沒踏足過的樓上,一圈看下來,徑直開門出去了,留下一心滿肚皮驚疑的胡思亂想,他如今也就能做胡思亂想這一件事了。

    衛桓出了電梯,左看看右看看,按通了手機,等另一頭接了電話,不等馬國偉一句老板說完,就簡單干脆的吩咐道:“我要在附近買套房子,院子要大,要好,廚房要大,立刻去找。”

    馬國偉一迭連聲是是是,放下手機,瞪著豎著耳朵幾乎貼到手機上的黃云生,“哪個附近?明天就年三十了,到哪兒買房子?”

    “那你還是是是?”黃云生不客氣的堵了回去。

    “那是老板,哪個附近?環貿?”馬國偉一邊說一邊找大衣,老板吩咐了,就算今天是年三十,也得趕緊出去找,不管找不找得著。

    “肯定是環貿,老板就知道環貿吧?這大年過的,你等等我,我記得小靈說過一回,那個盛夏,家里院子大廚房大,不知道賣不賣,老板有錢,又大方,多多給錢。”黃云生趕緊拎起大衣,跟在馬國偉后面出了屋。

    “上一趟那幾個銅疙瘩,她就沒賣。”馬國偉認真考慮著黃云生的建議。

    “上回是上回,這回是這回,問一句,不賣就不賣,要是賣,那不是更好?”

    “嗯。去看看。”馬國偉覺得黃云生這話很有道理,兩妖下了樓,離得近也不用開車,直接步行往盛夏的小院過去。

    馬國偉和黃云生走到盛夏那間小院時,米麗剛把雞用調料腌上,聽老常喊一嗓子說馬國偉和黃云生來了,有話跟她說,急忙出來,聽黃云生問了句她們這房子賣不賣,不等黃云生說完,就呸了一口,咣噹關上了門。

    盛夏聽米麗簡直咬牙切齒的說了馬國偉和黃云生的來意,皺眉問道:“是他倆要買,還是他們老板要買?怎么說的?”

    “沒問。”米麗呆了呆,一臉懊惱,她被衛桓攪的頭昏腦漲,凈做蠢事,“我去……”

    “不用了。”盛夏趕緊喊住米麗,“不管是誰,這院子咱們都不賣,問不問沒什么區別。”

    “也是。”米麗松了口氣,洗了手開始揉腌在調料里的那只雞。

    米麗烤好那只雞,盛夏吃了半只,接著發愁,她該怎么辦呢?撲上去?還是……躲起來?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