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一三一章 等你好了

第一三一章 等你好了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你沒事吧?”衛桓見盛夏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心疼起來。

    “有事!”盛夏眼淚真下來了。她其實極少哭,或者說好象從沒哭過,從見了衛桓,她這眼淚就一場接一場的掉,唉,他真是個禍害!

    “都怪我。”衛桓心疼的眉毛都擰起來了。

    “怎么能怪你?至少不能全怪你,我要是覺得這樣不好,不贊同,早就跟你一拍兩散了。這遍地是仇人的日子,我當年是怎么熬的?”盛夏兩只手抱住了頭。

    衛桓想笑又趕緊忍住,她還是她,那個總是讓他一邊心疼一邊想笑、鮮靈無比的集合了世間一切美好的存在。

    “別哭,乖,咱們從來沒熬過日子,我怎么會讓你熬日子呢,咱們在妖界有山有水有城,有無數妖獸,他們都很喜歡你。在修真界也有一條山脈,幾座小城,村莊鎮子。

    來找你前,我去看過一遍,一切如常,咱們兩千余年不在,也沒誰敢靠近騷擾。”

    盛夏聽的顧不上哭了,“你有這么多,又是山又是城又是妖,你還敢到處樹敵?”

    “這些是用來有個順眼的地方休養享受的,不是負擔,只不過咱們有仇必報,但凡敢動咱們的東西,惹咱們不痛快的,不管他藏到哪里,不管多少年,咱們必定要加倍拿回來。”

    “是你,不是咱們。”盛夏明白衛桓的意思了,他這些山水城鎮,毀壞多少死傷多少,他是不在乎的,只不過這是他的東西,敢動他東西的,他必定報復回去。

    這是他的脾氣,可不是她……唉,老米說過她:有仇必報。這些年,有好多被人欺負的仇,她都揮手算了,不是她大度,而是,她沒本事報復回來!

    盛夏肩膀塌下去,她覺得他說的都是實話。

    “他們不敢靠近騷擾,不全是好事,他們知道咱們還好好兒的,這兩千來年,必定從來沒放松過搜索尋找,特別是這里,在能帶你回去前,咱們得小心。”

    衛桓兩只手扶著盛夏的肩膀,把她往上提了提。

    “別擔心,上一次,他們幾乎集合了兩界所有勢力,又費了極大代價,請了幾位魔王過來助拳,那一戰,我重傷,你的法寶損失殆盡,可他們,也沒占著便宜,那幾位魔王全數殞命,兩界精英,十有六七折損于那一戰。

    現在,咱們差不多恢復,可他們,要想恢復到那一戰之前的勢力,還早呢,這會兒,就算他們能集結三界,咱們也不怕他們。”

    盛夏聽的衛桓的話,和他聲調里的愉快,眼睛一點點睜大,瞪著衛桓,心里有無數不知道什么東西狂卷而過,再過,又過。

    敢情,他與三界為敵的很愉快很享受啊!

    “……等咱們回去,先去修真界巡上一遍,那一戰中僥幸逃命的那些蠢貨,不能饒了他們,得送他們去跟他們的同伴團聚。

    再看看這兩千多年里,他們的弟子里,有沒有過得去的,要是有李林那樣的,嗯,就是青玄那樣的,也不能容他長成,看到一個,就地捏碎一個。

    以后咱們隔上三五百年就去巡視一趟,至少萬年內,讓他們顆粒全無。”

    衛桓愉快的瞇著眼。盛夏聽的神情呆滯。

    “至于妖界,哼。”衛桓一聲冷笑,“那些大妖,修為越高,肉里的靈氣越多,味道越好,咱們一只接一只吃上幾百年。到于魔界……”

    盛夏猛一聲呃,急忙抬手拍著胸口,她有點兒喘不上氣了。

    她現在更怕了,她替那兩界怕。

    “怎么了?”衛桓趕緊站起來,按在盛夏后背,替她緩氣。

    “沒事,我有點兒……”盛夏深吸了口氣,再吸了口氣,她得喘口氣,好好理一理。

    “你別多想,眼下,咱們只有一件事,就是喚醒你的記憶,找出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放心,有我呢。”衛桓半蹲在盛夏面前,柔聲細語。

    “我知道,我有點兒……我得靜一靜,好好想想,你走吧,你先回去,讓我好好想想。”盛夏一團凌亂。

    “好,我到外面,去后面園子里看看。”衛桓仔細看了看盛夏,站起來。

    “不不不,不是到外面,你回去吧,你先回去,我要好好理一理。”盛夏擺著手,她讓他回去,不是讓他到外面去。

    “我以后就住在這里。你現在沒有任何防身之力,我不能離開你,我不放心。”衛桓蹲下,神情嚴肅。

    “不用!”盛夏不停的擺手,“你住在我這里算什么?這一兩千年都是我一個人,一直好好兒的,有米麗和老常就夠了,你回去!我要靜一靜。”

    衛桓聽到一兩千年都是一個人,臉色微黯,態度立刻軟塌下去,“現在不比從前,我知道你是你,李林也知道了,我實在不放心……”

    “我沒事,從前是從前,現在是現在,現在我是我,你是你,我要好好理理,好好想一想。”盛夏比剛才冷靜了一點點,她確實需要好好理一理,理一理這些完全出乎她預料的從前,以及,現在。

    “好。”沉默片刻,衛桓一個好字,應的極其勉強。

    “還有,你在這里,還是能神通廣大?是不是不想讓人看到,就能不讓人看到?你站在我身邊,我也看不到你,感覺不到?”盛夏突然想起個重要問題。

    衛桓看著盛夏,眼里有笑意,也贊賞,“是。”

    “我不希望看到你的神通,就象剛才用手燒水,這里有這里的規矩,你不能跟在我身邊我還一無所知,這太可怕了。”盛夏想一想,這真是太可怕了。

    “好。”這個好字,衛桓答應的倒是十分干脆,從前她已經給他立過這樣的規矩了:不許用她看不出來的方式跟在她身邊。

    “你先回去吧。”盛夏頓時松了口氣。出于一種盛夏自己還沒意識到的直覺,她對衛桓的承諾,信之不疑。

    “我讓李林過來陪陪你?”衛桓走到門口,站住又問道,不等盛夏答話,接著道:“三界跟咱們那一戰,無諾山坐山觀虎斗,沒有絲毫損失,那一戰之后,無諾山在修真界一家獨大,李林在無諾山的地位,僅次于掌門。”

    頓了頓,衛桓眼皮微垂,接著道:“李林這個師兄,對你還不錯。有他陪在這里,大致是安全的,只是,”衛桓看向盛夏,“當初你跟我在一起時,無諾山掌門,以及李林,說過一句話:他們先是無諾山,要先替無諾山數十萬弟子著想。無諾山,不可能與天下為敵。”

    “我知道了。”盛夏聲音低落,象衛桓這樣的,大約也就這一個。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