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一四二章 非人和人

第一四二章 非人和人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衛桓打量著四周。

    盛夏心里升起股說不清哪兒就是不對勁兒的感覺,盯著衛桓問道:“你要干嘛?”

    “這是個陣法,魔界的陣法,肯定是那幫血鬼布下的,應該布了很久了,現在發動了,得把它毀掉。”衛桓解釋道。

    “協會一直都在濱海,這兒不叫濱海的時候也在這兒,他們不知道?”米麗驚叫道。

    衛桓理也不理米麗的驚叫,盛夏連連點頭,“對啊,這么大的陣勢,協會不知道?李林呢?”

    “修真界對魔界知道的不多,對魔界陣法知道的就更少了,李林就算在這里,只怕他連這是個陣法,都看不出來。”衛桓趁機貶損了李林一句。

    “這陣法是用來做什么的?那些血鬼,他們想干什么?”盛夏對衛桓的話有好幾分懷疑,不過現在不是表達懷疑的時候。

    “這個陣法……有點兒不好說。”衛桓有幾絲含糊,確實不好說,這個陣法,魔界都是用來毀滅某一處的。“這個陣法剛剛發動,沒什么大事,咱們毀掉它就什么事也沒有了。”

    盛夏剛要松一口氣,衛桓后面的話,讓她這口氣一下子又提了起來。

    “你現在過于脆弱,我得先找個安全的地方,把你安置好。”

    “我站遠點不就行了,有老妙呢。”盛夏感覺到一絲不妙。

    “這條蛇還是條幼蛇,太小,她擋不住,咱們得快點……”衛桓皺著眉頭,他正感受著氣息的變化,算計著離這兒多遠,才絕對安全。

    “你把這個陣法停下來,不是停下來就行,很危險?”盛夏緊盯著皺著眉頭的衛桓,他這神情,可不輕松。

    “停是停不下來,就是趁著它還沒到最烈,把它毀掉。”

    “那龍頭鎮沒事吧?”鄧風來雖然恢復了不少,可還是很扁,聽了半天,他也聽出了些許不妙。

    “龍頭鎮沒事吧?”盛夏重復了一句,她已經看出來了,從米麗老妙到鄧風來,都沒在衛大老板眼里。

    “怎么可能沒事?”衛桓一臉干笑,“這個陣法在這里聚了上萬年的靈氣,那些魂魄,也都是來填充這個陣法的,陣法一毀,這些都要,瞬間散發回去,除了濱海,你還喜歡哪里?咱們……”

    “濱海市都保不住?”盛夏這下聽明明白了,這什么毀陣法,跟不知道多少噸TNT爆炸差不多啊。

    “嗯。”衛桓這一聲雖然輕,卻如炸雷般響在眾人和非人耳邊。

    “我不走!這龍頭鎮……龍頭鎮……”鄧風來一口一口吸著氣,眼淚淌淌。

    “不走?你以為你走得了?”衛桓難得斜了鄧風來一眼,一聲譏笑。

    “那她們呢,都跑不了?”盛夏從米麗點到老妙。

    “她們施展不了神通,就算能施展……”衛桓干笑一聲,指了指老妙,“這條小蛇跑的快點,大約能撿條命。”

    “那得,死多少人?”鄒玲從人到聲音,都有些顫抖,這回不是因為冷,她是被衛桓的話嚇的。

    “我不走。”盛夏甩開衛桓的手,“這上千年,老米老常,還有老妙,從來沒拋下我過,要死,也是她們死在我前面。”

    “那當然,她們……那咱們再想別的辦法。”衛桓反應極快,一看盛夏神色不對,一句話說到一半,立刻轉彎。

    “上千年?”周凱一聲驚叫。

    “閉嘴!什么時候了!”老妙一巴掌打的周凱差點摔個狗啃呢。

    “還有什么辦法?”盛夏上前一步,重新握住衛桓的手。

    衛桓頓時笑容燦爛起來,“魔界的陣法暴烈,特別是這個陣法,直接捏碎毀掉很難,那就等它運行結束,看看那幫血鬼到底要干什么,再見招拆招。”

    盛夏呃了一聲,這叫什么辦法?就是等著看看啊。

    “那幫血鬼有多少?你打聽過沒有?”衛桓瞇眼看了圈四周,看著盛夏問道。

    “我知道的有二十多個,沒打聽過,卡維家族勢力極大,我們從來不敢惹他們,打聽人家是最大的招惹。”盛夏解釋了一串兒。

    “幾只血鬼。”衛桓頓時心疼無比,“你……”

    “趕緊說正事。”盛夏眼看衛桓又歪樓,急忙把他拉回來,眼下情形緊急。

    “沒什么正事了,現在就是等著看它們要干什么,好象快一些了,你看這些魂魄。”衛桓示意給盛夏,“被陣法吞的差不多了,等這些魂魄吞完,應該就差不多了。我帶你到那邊看看?這種陣法難得看到。”

    “要是陣法結束的時候,出了什么應付不了的事,怎么辦?”盛夏看著越來越清明的四周,心有點抽緊,她這會兒突然覺得,衛桓好象哪兒靠不住,這份感覺不是從心底涌出來的,而是基于她理性的判斷。

    “怎么可能?”衛桓失笑,后面的話突然頓住,瞇眼看著龍頭鎮鎮中心方向。

    “怎么了?”盛夏順著衛桓的目光,卻什么也沒看見。

    “協會那幫人來了,他們來干什么?”衛桓話音剛落,遠遠的,博物協會那位趙會長的聲音遠遠傳過來,“是衛老板嗎?我是趙明剛。”

    鄧風來臉色變了,連蹦帶跳,躲到了老妙身后,他最怕協會,甚至九局。

    米麗和老常也下意識的盛夏身后挪了挪。

    小火一來無知無畏,二來,作為來自青丘的狐貍,知道她也無畏,她怕誰來。

    趙明剛來的極快,聲音剛落,人已經到了衛桓和盛夏面前。

    “衛老板果然已經到了。”趙明剛看起來趕的很急,“兩個小時前,九局的周局打電話給我,說龍頭鎮出事兒了,他的人,這事說起來話長,就是那位威爾森夫人的死……”

    “這事我知道。”衛桓打斷了趙明剛的話。

    “是是是,因為這個,周局好象知道龍頭鎮要出事,提前帶人埋伏在這里,也不知道他知道什么,他說帶了很多人,看樣子,是把人手都帶齊了,他手里有不少有幾分能耐的人,人界也有些有修行天賦,修行了一段時間的人,聽他那意思,他都帶來了。”

    衛桓一言不發,耐心無比的聽著趙明剛的啰嗦。

    “他給我打電話,說他的人,凍傷了,連他,一條腿也完全失去了知覺,大約還有凍死的。”趙明剛苦笑連連,“找我求助,我去找李博士,沒找到他,已經傳了書了,可是事情太急,李博士之前交待過我,要是有什么急事,就找衛老板,我到處找,總算,找到衛老板了。”

    對于趙明剛這句李林讓他找他這句話,衛桓哈了一聲。

    “周局他們人呢?你送走了?”盛夏問道。

    “我哪有這個本事?”趙明剛看著衛桓,“這個天氣,哪能凍傷凍死,這不是因為冷,衛老板,九局跟咱們雖小有齷齪,可畢竟……”

    “你能幫他們嗎?”盛夏看著衛桓,直截了當問道。

    “你放心。”衛桓答的極快,“小火走一趟,你帶她去。”衛桓點著趙明剛,“跟他們說,要想活,趕緊走,走的越快越遠越好。”

    “那她們……”小火哎了一聲,剛要跳過去,又想起來她手里還牽著三個人。

    “帶著她們,你們跟周局他們回去。”盛夏看著鄒玲道。

    鄒玲已經完全聽明白了,她們在這里,半點用處沒有,還要別人顧著她們,稍一點顧不及,她們說死就死了。見盛夏這么說,立刻點頭,推了把還想說什么的曲靈,轉身就走。

    “把她留下。”衛桓點向曲靈,曲靈從小火手里飛出來,落在衛桓旁邊,衛桓抬手拍在曲靈頭頂,拍的她一個眨眼的功夫,就原地轉了七八圈。

    “拉著小火的手,快走!”米麗推了把目瞪口呆的周凱。

    周凱被推的踉蹌一步,被小火一把揪住,跟著趙明剛,飛快而去。

    曲靈被衛桓拍了兩巴掌,又往她嘴里彈了只不知道什么丸子,再被衛桓拍到盛夏旁邊,猛打了個嗝,才發現她自己站著也不冷了。

    “她身骨極佳,略加指點,就能由武入道,以后跟在你身邊,當個打手很不錯。”衛桓和盛夏解釋道。

    打手曲靈再次打了個嗝,嗯,打手是她的本職工作。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