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一四三章 打了一架

第一四三章 打了一架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黑暗一點點沉入湖水中,狹狹的半月和漫天的星輝顯露出來,周圍更加寒冷了,樹林灌木一動不動,毫無生機,不遠處的湖水由四周向中間泛起漣漪,一圈圈,節奏分明。

    圍著湖邊,一個個披著黑斗蓬的高大身形,直直豎著。

    盛夏輕輕抽了口寒厲的空氣,這些,肯定不只十幾幾十只,卡維家族有這么多么!

    衛桓的神情也凝重起來,他沒看立在湖周圍的黑袍們,他的注意力在湖中間那些漣漪消失的地方。

    “小夏!”老妙突然叫了一聲。

    “他總算來了。”衛桓頭也不回的說了句。

    盛夏轉頭,只見李林只穿了件白襯衫,一條黑褲子,星輝之下,看起來干凈清爽極了,盛夏看的目不轉睛,她這位師兄,真是好看極了。

    李林看起來走的不慌不忙,過來的卻極快,好象就是幾個眨眼,已經由看不清楚,到眉眼可見。

    “怎么樣了?”李林和盛夏點了點頭,這一句是問衛桓的。

    “這幫血鬼在你們眼皮子底下,布了這個局,收集這些靈力,幾萬年里,你們竟然一無所知?”衛桓看向李林,一臉譏諷。

    “你現在說這些,對這事有用嗎?”李林心平氣和的反問了句。

    “對這事沒用,可這事麻煩到我這里,你們要給我個說法。”衛桓看了眼漣漪漸緩的湖面,再斜向李林。

    李林看了眼盛夏,想駁一句難道不是你的事,話到嘴邊卻硬生生咽了回去,這貨完全不能以常理來論,這會兒事關數十萬數百萬人的安危,他不犯著跟他爭這個閑氣。

    湖中最后一圈漣漪涌到中間,湖面平靜的如同一面鏡子,正中間,一個年青俊美的如同天神一般的男子從湖水中立起來,周圍的黑袍血鬼,齊齊曲膝半跪。

    “這是把魔王那一套東西生搬來了。”衛桓瞇眼看著湖中間的男子,嘴角往下,一臉鄙夷。

    李林臉色凝重極了,“他很強。”

    “那當然,數萬年的靈力,他到這里之前,應該就很不錯了。”衛桓臉色不變,眼底卻滿是凝重謹慎,對方的強大,超過了他的預想,就是在魔界的魔王中間,只怕也要放在上上之數里了。

    “他的力量來自這里,不受壓制,怎么辦?”李林干脆直接的問衛桓。

    跟衛桓相比,他對魔界和魔王們就是一無所知,衛桓卻是在魔界戰斗過數千年,對魔界和魔界的強者,簡直比他們自己還了解他們。

    “他的力量,大約不比那些魔王差了。不過,”衛桓冷哼了一聲,“魔界的強者,之所以強大,是因為他們能從無數場生死之戰中活下來,戰斗的經驗,遠遠勝過身體的力量,你家那位青玄,應該到魔界去打上幾百年的仗,不死的話,就能突破了。”

    李林簡直有些無語的斜了他一眼,這會兒,他還有心情刺一句他師叔數千年寸功未進這件事。

    “你替我護好小夏,我……”衛桓的話說到一半,硬生生截住,他跟湖里那貨打起來,跟剛才毀掉陣法相比,那破壞力也不差什么,他無所謂,小夏有所謂,那他就得有所謂。

    “你滅掉他,我撐個結界,從這里,整個湖。”李林不等衛桓猶豫好,立刻建議道。

    “那些小血鬼也交給你。”衛桓手指劃了一圈,低頭看著盛夏笑道:“你跟在他身邊,一會兒就好。”

    “我只怕無暇顧及,要麻煩你們了。”李林看著米麗老妙等,交待了句,盤膝坐在地上。

    衛桓的意思他聽的十分明白,他和衛桓在這里,都是受到天道壓制,力量有限,但湖中那個,力量肯定超過了他們,衛桓依恃的,是他的戰斗經驗,那這場戰斗,爆發出來的力量,可以想見,他全力以赴,只怕也就是勉強支撐,不出大錯而已。他實在顧不得其它了。

    “放心!”老妙摩拳擦掌。

    老常擰了擰脖子,也有幾分躍躍欲試。曲靈這會兒已經感覺到了身體里的變化,只覺得一般子龐大異常的力量充滿了每一個細胞,讓她滿心都是對戰斗的渴望。

    只有米麗,咬著牙準備打一架,打架這事,一直是她的短板。

    鄧風來一臉的視死如歸,他跟人打架都不一定打得贏,回回拼的都是比對方能挨打,不過這一回,打不打得過不重要,他早就準備好為他的龍頭鎮獻身了。

    衛桓斜瞥著李林,看他端正坐好,牽著盛夏的手,將她按到李林身邊,俯到她耳邊低低道:“千萬別離開你師兄,那個血鬼有點兒本事,我得好好打一仗。”

    “好。”盛夏緊挨李林坐下,“你小心些。”

    衛桓頓時眉毛飛起,“放心。”

    湖中的那位如天神般的血鬼,為了這一飛沖天的一天,沉睡等待了上萬年,這會兒如愿以償,渾身上下充滿了源源不盡的力量,仿佛一揮手就能開天造地,這份興奮和喜悅,讓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生在饑寒匱乏之中,和他同胎的十幾個兄弟姐妹,為了活下去,彼此吞噬,到最后,活下來的,只有他一個,他痛心之極,為什么他們血鬼要過這樣的生活?為什么他們一生都要活在最底最窮最低賤的地方?他們聰明,他們一樣的天賦,為什么他們要活的那樣苦難?

    他不服,他不甘心。

    他耽思竭慮,費盡心機,不擇手段,不計付出,他終于有了一個萬中之一的機會,現在,他成功了!

    現在,他要更進一步,他要把這個軟弱卑劣的人界,那些散布細碎的靈氣統統抽集過來,賦予到他的這些子孫身上,他們,是他的家族,他的戰將,他要帶著他們,回到魔界,做最威武的那個魔王,也只有在魔界,他們血族強大的生育能力,才能恢復回去,他的種族,將成為魔界最強大的一族!

    這位未來的血族之王,還沒看清楚滿天的星輝,沒多聽幾口他喜歡這份冷冽之氣,就被衛桓一掌砍在頭頂,直墜入湖,激起滿湖的水,沖天而起,遇到結界,席卷往下,如瀑布般轟然落下。

    未來的血族之王暢想的太愉快,以至于衛桓在一拳打上之前,還順手捏碎了一堆能捏碎的小血鬼們,老妙緊跟在衛桓暴起的身形之后,一躍而起,沖向離她最近的一個血鬼,沖勢剛出,那個血鬼就被衛桓捏沒了,老妙沖勢不減,接著往前,這個沒有,還有下一個。

    老常沖在老妙側翼,鄧風來啊啊叫了兩聲,甩開胳膊跟著老妙拼命跑。

    曲靈蹬地往前,竟然一躍好幾米,曲靈嗷一聲,也不知道是嚇的,還是興奮的,在空中幾個翻滾,摔在地上,滾了好幾滾才爬起來,她這身體的變化,都不是不適應的事兒,是她根本不知道她現在跳多高,跑多快,以及,一拳下去,力度如何,好在今天對付的是血鬼,只論死不必活,不怕勁兒大。

    曲靈爬起來,再次躍起,再次摔在地上,再跳,這回不摔了。

    米麗不知道從哪兒摸了把菜刀,跟在曲靈后面,咬著牙往前沖。

    盛夏就看著衛桓快的象道光一樣沖出去,然后水從湖里沖出來,除了水,她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地上這一批,老妙她是不擔心的,她對老妙的戰斗力,那是相當自信,這上千年來,老妙可是戰無不勝。

    至于老常,她一直跟在老妙身邊。曲靈……盛夏呆看著一躍幾米高,一摔幾米遠的曲靈,猶豫不定,這個要擔心一下嗎?

    至于鄧風來和米麗,打人不行,挨打還是很能挨的。

    戰況好象和盛夏的預想大不相同。

    老妙一個倒栽蔥摔回來的速度,甚至比她沖過去的速度更快,一起摔回來的,還有老常,以及一堆血鬼。

    盛夏呼的站了起來,出什么事了?

    “坐下。”李林急促的說了句,“讓她們往我身后,出去!”

    盛夏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了,不過李林的緊張和吃力,她看的清清楚楚,立刻沖老妙揮手叫道:“從這后面,出去,快出去!”

    老妙半邊身子全是血,先一把提起也是半身血的老常,沖幾步將她扔了出去,回身正要找其它幾個,米麗拖著鄧風來,已經連滾帶爬的滾過來了,兩只后面,曲靈半只胳膊沒有了,另一只手揮著她掉下的半只胳膊,好象在擋著什么。

    老妙卷起三個,一起從李林身后滾了出去。

    那些血鬼聰明機靈極了,老妙扔出老常時,他們跟著飛一般往外竄。

    盛夏震驚于老妙那半身血,緊盯著生死不知的老常,和其它幾只,根本顧不上什么血鬼了,跑就跑吧,以后再抓就是了。

    李林臉色蒼白,垂著眼皮,看起來極其吃力。

    那位聰明之極的未來血族之王,眨眼之間,就反應過來,一兩個來回之間,就敏銳的找到每一個可以攻擊的點,比如這個結界。

    結界之內,每一滴湖水都成了武器,呼嘯飛沖,只有盛夏周圍這方寸之地,沒有仿佛能穿透一切的水槍水刀。

    盛夏眼前全是尖嘯的水,她看不到衛桓,也看不到那只血鬼。

    老妙滾出結界,米麗見老常臉朝下趴在地上,死了一樣,一聲慘叫,撲了上去,“翠花!翠花!”

    “她沒死。”老妙癱坐在地上,不停的喘著粗氣。

    老常被米麗連拍帶打的猛一個咯,醒了。

    鄧風來仰面躺在地上,急一聲緩一聲的喘氣,他這氣息亂了。

    曲靈拎著自己半只胳膊,虎視耽耽盯著不遠處聚成一堆的血鬼們。

    她們和血鬼其實還沒交上手,雙方就被激沖而出的湖水,以及混亂卻凌利無比的氣息,沖殺成這樣了。

    血鬼不停的從結界中逃出來,聚在一起,警惕的看著老妙幾個,卻沒有上前沖殺的打算。

    衛桓砸向未來血族之王那拳之前,順手捏碎一片小血鬼的情形,沖在后面的老妙等沒看清,可迎面的血鬼們,卻看的清清楚楚,眨眼之間,他們這些尊貴的血鬼,就成片成群的化為烏有。

    他們曾經以為他們永生不死,他們以為他們是這個世間最強大的生物,他們甚至從來沒想到過死亡這兩個字。

    可是這幾天,他們這些永生不死的尊貴而強大的血族,卻一個接一個,現在是成群成片的,死了。

    他們沒有三魂六魄,他們死了就是死了,徹徹底底的,沒有了。

    此刻之后,一切的榮耀都屬于他們血族,一切的生靈都將臣服于他們血族,可要享受這無上的榮耀,無數的臣服,首先,他們得活著。

    保命第一,戰斗第二。

    聚成一堆的血鬼們沉默而默契的看著老妙和米麗扶著老常和鄧風來,曲靈拎胳膊跟著,從他們旁邊經過,往不遠處的燈光過去。

    走沒多遠,一聲尖叫之后,小火象一道火光一樣撲上來,“真是你們!天哪!翠花姐!天哪!你這胳膊!天哪!”

    “怎么回事?那里面出什么事了?”小火后面,燈光閃動,一群人跑的撲撲踏踏沖上來。

    “你們怎么都沒走?”老妙愕然看著沖在最前的周凱,鄒玲,那位趙會長趙明剛,以及,全幅武裝的周局和孫瀚等人。

    “后來,不那么,冷了。”周凱喘的幾乎說不成句,手指往后點著周局和孫瀚等人,“他們,不走,那個,后來就,咳,那邊,起霧了,那霧,他說是結界?”周凱又點向趙會長趙明剛。

    “趕緊走!”老妙猛一巴掌拍在腦門上。“這兒危險……”

    話音沒落,一縷水霧突然沖出,劃破天空,象一把巨大的刀斧一般,將地面砍出一道深溝。一陣令人驚悸的悶響之后,兩邊的地面房屋,轟然倒塌。

    離的不遠的那群血鬼,有兩只被擦了個邊,立刻化入了水霧中消失了。余下的血鬼驚恐的直沖往前。

    他們很想遠遠的逃開,逃回歐洲,逃回他們那座堅硬安全的城堡,和他們跑不了,他們被系在他們那位未來血族之王的身邊,能離開的距離極其有限。

    “我說了讓你們躲的遠遠的,你不放心,上級不同意,你看看!”趙明剛又氣又急,“趕緊讓鎮上的人撤離,我跟你說過,你看看!”

    “孫瀚,你帶人去,趕緊讓鎮子上的人撤離,越快越好。”周局臉色極其難看,那一道水霧之下,也擦過了他帶來的精英。

    “什么?鎮上的人還沒走?我說了多少遍,讓他們趕緊走,越遠越好。”鄧風來叫出了哭腔。

    “你也趕緊走,大家都走,你還留在這兒干嘛?你不都看到了?誰都沒用,趕緊趕緊。”趙明剛接著催周局,和跟著他留下的那些全幅武裝的人。

    “米姐!”小火一聲驚恐的尖叫。

    眾人齊齊看向結界的地方,那團濃霧深厚的地方,電光象箭一樣向外沖刺,那霧翻騰如同憤怒的巨龍,眼看要沖破那層看不見的屏障,直撲過來。

    “結界撐不住了。”老妙水平最高,一聲驚呼之后,往前一撲,一道銀光閃閃的肉山,如電光更快的往兩邊漫延,順著結界延伸出去。

    幾乎同時,電光和濃霧噴薄而出,全數擊打到那座銀光閃閃的肉山上,瞬間之后,風平浪靜,滿天星輝之下,只有那座血肉模糊的肉山還橫亙在眼前,提醒著眾人,剛才的生死之間,不是一場夢。

    “老妙……”米麗呆呆看著眼前的老妙,她覺得她已經透不過氣,沒有知覺了。

    緊挨李林坐著盛夏,除了無邊無際的水,能看到的,只有李林,李林臉色越來越白,她的心跟著一點一點提起來,看著李林那張臉由白而幾乎透明,看著他猛的往前一撲,整個人萎頓在地。

    “師兄!”盛夏下意識的一聲驚呼,撲到李林身上,用力抱著他,“師兄你沒事吧?師兄你怎么了?師兄你……”

    “我沒事。”李林聲氣極弱,“你還跟從前……”李林的話沒說下去,笑起來。

    她還是跟從前一樣,每回看到他被師叔踹下云端,就慘叫著撲上來:師兄你沒事吧?師兄你怎么了?師兄你受傷了沒有?

    “師兄你沒事就好。”盛夏眼淚差點掉下來。

    李林慢慢坐起來,盛夏見他確實沒事,心一寬,這才轉頭打量四周,咦,衛桓呢,那個血鬼呢?湖里的水呢?

    “衛桓沒事。”李林雖說不知道衛桓現在怎么樣,不過,他可以確定,衛桓肯定不會有事,“他們到……”

    李林的話頓住,他不知道衛桓拖著那個血鬼,是去了妖界,修真界,還是魔界,或是其它什么界。

    “到其它地方去了,在這里,衛桓受到的壓制太重,我的結界也撐不住了。”

    “我不擔心他。”盛夏心里七上八下。

    “衛桓不會有事的,那個血鬼跟他差得遠,應該很快就能回來了,咱們坐這兒等一會兒,正好讓我喘口氣。”李林不動聲色的擋住盛夏的視線。

    橫亙在他們周圍的那條叫老妙的巴蛇,還有口氣,他沒有對付這種上古的神獸的經驗,這會兒告訴小夏也沒什么用,等衛桓回來吧,他應該有辦法。

    衛桓牽制著那位未來的血族之王,劃破虛空,直直的落進妖界時,就心念默念呼喚羽。

    那位隱忍了數萬年,正躊躇滿志的未來血族之王,甚至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妖界的天空是什么樣兒,就被應聲而來的羽一口吞下。

    衛桓拍了拍衣服,伸手在羽胸口按了按,“味道怎么樣?這可是攢了幾萬年的靈氣。”

    “還行吧。”羽很有幾分嫌棄。

    “要是再有幾個就好了。”衛桓再按了按羽,十分滿意。

    要是再有幾只,他跟羽都能恢復到從前的舊模樣了,可惜,就這一個。

    “我走了,你接著養傷。”衛桓在羽肩上拍了下,轉身回去。

    羽看著衛桓消失的地方,片刻,打了個嗝,化作幾點星輝不見了。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