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一五三章 散步

第一五三章 散步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周凱是聞著香味兒回來的,蹲在米麗旁邊,和小火一左一右給米麗幫忙。

    眼看著準備的差不多了,衛桓不知道從哪兒摸出個小小的烤爐,攏上炭,將米麗準備好的魚蝦肉菜什么的,挾過來放到小烤爐上,再遞了筷子和一個小碟子給盛夏。

    米麗還好,周凱手里托著一把筷子,直愣愣看著盤坐在盛夏旁邊,一幅只烤給盛夏吃,并且毫不忌諱模樣的衛桓,看呆了。

    “看什么看!”米麗用筷子狠敲了一記周凱。

    周凱喔了一聲,趕緊把筷子分給大家。

    一頓飯雖然十分豐盛,大家卻都是悶著頭吃,沒人說笑,甚至沒人說話。

    吃了飯,米麗沖了咖啡給大家,盛夏看著周凱問道:“那邊怎么樣了!”

    周凱一直在九局那邊幫忙。

    “還好,設備到了,說是明天十點前能打通往市中心和機場的道路,路通了就好辦多了,周局他們很感謝你。”最后一句,周凱看向衛桓。

    衛桓正看著盛夏,沒理他。

    “商量商量卡維家族的事吧。”盛夏看向談文。

    談文忙點頭,示意她準備好了。

    “最好先去一趟卡維家那座莊園,里面肯定有不少權證資料,最好能找到一個卡維問一問,總歸得知道點兒吧。”周凱不時看一眼衛桓,語氣沒有平時那么肯定,面對衛桓這么個不能用常理看待的神通者,他完全沒底。

    衛桓只看著盛夏,見盛夏看向他,點頭道:“他說的有點兒道理。”

    之所以說周凱說的有點兒道理,是他看盛夏臉上是贊同的神情,至于他,從哪兒入手什么手段都無所謂,這是件太小的事。

    “現在還能有飛歐洲的航班嗎?”盛夏看著周凱問道。

    上次去歐洲的私人飛機是李林的,衛桓說過,李林已經回他們修真界了,飛機肯定用不成了。

    “正常的航班應該都停了,我們集團租過幾回飛機,租一架飛一趟吧,走我們公司的帳。”談文在周凱之前接話道。

    “那我去找一趟周局,讓他打個招呼,機場現在歸救災辦管制。”周凱說著,站起來。

    “我這就聯系,還要回去一趟拿護照,在機場會合吧?”談文也跟著站起來。

    “曲靈跟談小姐走一趟,小火有護照嗎?”盛夏看向小火問道。

    小火趕緊看向米麗,她哪有什么護照啊,她連那個身份證都是花了大幾十現買的。

    “有沒有都行,入個關而已,有我。”衛桓迎著米麗看過去的目光道。

    盛夏想著坐李林家私人飛機去歐洲那一回的便當,想嘆氣,看人家李林混的,再看看她,唉,師兄就是師兄。

    “我也得回去一趟,拿護照,收拾東西,還有老常。”米麗站起來,見盛夏揮手表示同意,剛要往外走,小火一把拉住她,擰頭看著衛桓陪笑道:“我跟米姐一起,怕東西多,她拿不了。”

    衛桓比盛夏干脆太多了,揮著手示意她趕緊走。

    “你好好睡一覺?你要是不放心,我陪你到處看看?”帳蓬里的人和非人轉眼走光了,衛桓看著盛夏,愉快問道。

    “不想看。”盛夏答的干脆直接。她經歷過記不清多少回這樣的慘狀,眼前這一回,雖然算不上什么,她還是很難過,她不想看。

    “去機場吧,走過去。”盛夏站起來。

    “好!”衛桓一聽盛夏說走過去,眉毛都飛起來了,照小夏如今這樣的走法,走到機場,那可得走大半天,嗯,多好!

    盛夏出了帳蓬,先拐到九局那頂大帳蓬門口,揚聲叫周凱。

    衛桓斜著從帳蓬里應聲而出的周凱,和緊跟在周凱身后,一前一后跟出來的周局和孫瀚。

    周局在衛桓和盛夏之間猶豫了下,往盛夏走過去,“辛苦盛小姐了,周先生說,你們要去一趟歐洲?”

    “嗯,這里這些,都是卡維那一幫子做的好事,得有所補償。”盛夏迎著周局的目光。

    周局下意識的瞄了眼四周,壓低聲音,“歐洲那邊,還不知道卡維家死絕這事,人來了幾批,都被攔在了海關外。”

    “他們來了,也看不出來死絕沒死絕吧?再說,真沒死絕。”盛夏皺眉道。

    “我們懷疑,”周局沉默片刻,再次掃了眼四周,聲音壓的更低,“歐洲那邊,內部有卡維家的人,他們和我們,分別不出。”

    盛夏看向衛桓,衛桓迎著盛夏的目光,笑容里帶著說不出什么味兒,“失蹤了而已,放心。”

    “不用攔他們。”盛夏看向周局,不過周局沒看她,他正瞪著衛桓,臉都白了,“真是,失蹤?”

    “找不到的那種。”衛桓答的極其認真。

    周局一口氣嗆出來,一邊咳,一邊不停的點頭,“那就好那就好。”

    “好了嗎?”盛夏沒再理會周局,看向周凱道,見周凱點頭,指了指道:“那咱們走吧,到機場和她們會合。”

    周凱和周局、孫瀚握手,緊跑幾步,跟上盛夏和衛桓。

    走出幾十米,周凱繞到盛夏那邊,和盛夏笑道:“你一說卡維家那個失蹤,你看周局嚇的,他報告都遞上去了,把滅的卡維家族這事,記到他領導的九局頭上了,卡維這份橫財的事,也提了一筆,孫瀚說,要是咱們能拿到錢,不管多少,周局這一場大功都敲定了,周局快五十了,要是沒這場大功,他也就是在九局局長這個位置上,差不多了,現在有了這場大功,聽孫瀚那意思,前程就厲害了。”

    盛夏聽的專心,衛桓想笑又忍住了,螻蟻一樣的壽命,不去體味生命,卻把有限的精力浪費在這種虛幻無用的東西上,有意思。

    “周局這個人,在對妖方面,一直算鴿派,提倡和平共處什么的,孫瀚是他的學生,也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咱們跟孫瀚打交道到現在,他確實很溫和,所以,我想著,周局要是能升上去,不是壞事,搞卡維家錢這事,咱們和他,算是利益相同,嘿嘿。”

    周凱嘿嘿笑了幾聲,盛夏看了他一眼,嗯了一聲。

    她明白他的意思,這件事,有九局的支持,和沒有支持,區別還是很大的,未來,如果周局真升上去了,確實,至少這會兒想不出什么壞處,大家能和平相處,那是最理想的了。

    衛桓聽的瞇著眼,似有似無的哼了一聲,他來了,協會沒了,現在不是從前,唉,怎么沒有人,以及非人,意識到這個重大變化呢?

    姓周的什么鴿派對妖有好處?哈!對他們人有好處才是真的呢!

    算了,這話還是別說了,免得小夏不高興,又不是什么大事。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