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妖夏 > 第一五四章 有因而起

第一五四章 有因而起

作者:閑聽落花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妖夏最新章節!

    談文的干練不是白說的,九局這個出力,是真出力,一行人到機場,機場里早就有人等著,領著她們走內部通道進去,停機坪上,談文租來的一架中型機周圍一群比正常多了足有一倍的人手,正忙著檢查狀態、搬運補給等等。

    沒多大會兒,接她們進來的年青人,就一路小跑進來,請她們登機。

    大家都是累壞了的,上了飛機,各找地方睡覺。

    米麗和小火、老常三個到的晚,登機前一刻,才大包小包的匆匆趕到,上了飛機,盛夏先問老常,“找到小龜了?八哥呢?”

    “都找到了,逃到咱們剛到濱海時的那個老院子里去了,說是……”老常瞄了眼衛桓,“怕被吃了。”

    “那只龜肉老靈氣少,不好吃,那只八哥還行,烤一烤還不錯。”衛桓緊挨盛夏坐下,接話道。

    盛夏斜眼看向衛桓,衛桓立刻笑道:“也一般,好食材多的是。”

    正幫著米麗把三個人背上來的大包小包收拾出來的小火,瞥了眼衛桓,捅了捅米麗,嘴角往下扯了扯,米麗斜了她一眼,接著收拾東西。

    小夏能轄制得住這位可怕的衛老板,她就放心多了。

    盛夏也累了,又問了幾句,就蜷在長沙發上睡著了。

    半夜落地到歐洲機場,就有人迎上來,帶著她們到一輛掛著外交牌照的旅行車旁,衛桓示意周凱,“你去開,不用他們。”

    周凱正贊嘆周局的賣力,聽衛桓這么說,忙上前解釋了,從司機手里接過鑰匙,坐到駕駛座上。

    “這個外交牌照省事是省事了,可也太顯眼了。”出了機場,盛夏從后面拍了拍周凱道。

    “也是,咱們最好悄無聲息的過去,繞幾個彎,換輛車?”周凱立刻就明白了盛夏的意思。

    “嗯,你安排。”盛夏靠回椅子里。

    “這容易。”衛桓看向盛夏,不等他說下去,盛夏揮著手打斷了他的話,“知道你的神通,可這不是神通的事,這輛車平白沒了,這事就是破綻,你別管,讓周凱安排。”

    “你說得對。”衛桓絕對的從善如流。

    周凱咯的笑了一聲,揚聲讓談文打電話訂了家酒店,車子開進酒店,片刻,各自出來,順著周凱的指點,從消防通道下到后院,上了輛大街小巷跑的最多的半舊旅行車,繞了幾個圈子,又換了兩回車,才直奔卡維家族那座莊園。

    衛桓讓周凱開著車,圍著莊園看了半圈,才示意周凱開進去。

    車子停在那座著名的城堡前,盛夏示意眾人跟在衛桓身邊,好奇中提著心,進了城堡。

    衛桓抬頭看了一圈,示意眾人,“沒有東西,你們隨意。”

    “有人嗎?”盛夏問了句。

    “沒有。”衛桓頓了下,“沒有活人。”

    “大家分頭找吧。”盛夏看向談文和周凱,“曲靈跟談小姐一起,老常跟周凱,小火跟米麗。”

    衛桓一臉笑,他對盛夏這樣的分配極其滿意。

    “等一下,戴上這個。”衛桓叫住談文,將那枚戒指遞給她。

    談文莫名其妙,卻毫不遲疑的接過戒指,套在小指上,轉身和曲靈一起,往最近的一個房間過去。

    “你說沒有活人,是什么意思?”看著三組各往一個方向去了,盛夏看向衛桓。

    “去看看?”衛桓往城堡后面指了指。

    盛夏應了,跟著衛桓,穿過大廳和院子,一直走到城堡最后,衛桓轉了個彎,往一間巨大黑石建成的矮小陰沉的建筑過去。

    建筑不大,沒有窗戶,門很寬,衛桓推開門,護著盛夏,無比嫌棄的往旁邊錯開一步,看向盛夏問道:“黑暗中能看到嗎?”

    盛夏搖頭,她除了死不了抗挨打,別的,就是個凡夫俗子。

    衛桓不知道從哪兒摸出個灰撲撲的珠子,遞給盛夏,“放口袋里,驅穢用的。”

    盛夏接過,衛桓伸出手,“以防萬一。”盛夏猶豫了下,將手放到衛桓手里。

    衛桓握著盛夏的手,彎腰進門,盛夏也跨進門,兩人面前,一團象電燈,卻比電燈光柔和許多的光亮照的四周清清楚楚。

    屋子里是一個深洞,兩人站的地方,一條看不到頭的旋轉石梯直通往下。

    梯子很寬,衛桓牽著盛夏,沿梯子而下。

    洞越往下越寬大,走沒多完,衛桓站住,盛夏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在他們面前,半個足球場大小的空間里,鋪滿了各種姿勢的尸身,都是很年青的女孩子,多數穿著藍裙白圍裙的女仆衣服,也有不少穿著各種時尚服裝的。

    盛夏臉都青了,“這是……他們殺的?”

    “應該是。”衛桓手指動動,幾具尸身隨著他的手指翻動過來,一個個干癟蒼白。“血都沒了。”

    盛夏緊緊抿著嘴,衛桓看了她一眼,猶豫了下,抬了抬下巴,“這下面都是,很深。”

    “都是?有多深?”盛夏心里堵的難受。

    衛桓點了點下面,石梯周圍的尸骨往旁邊擠進去,石梯露出來,一直往下,延伸到盛夏目力極限,下面還有,她看不見了。

    “這里不過兩三千年,別的地方應該還有,他們到這里,上萬年了。”衛桓曲起手指,尸骨嘩的落回蓋住石梯。

    “上去吧。”盛夏覺得她快透不過氣了。

    “嗯。”衛桓松開手,圈住盛夏,半扶半抱著她,幾步間就上到最上,出了石頭屋子。

    盛夏站在陽光下,看著石頭屋子里的黑暗,還是堵的透不過氣,“都說天道至公,天道呢?”盛夏指著屋子里的黑暗,聲音極低。

    “天道是弱肉強食。”衛桓聲調淡然,“這里面還有不少魂魄,放她們走?”

    “她們的魂魄也被拘在這里了?”盛夏簡直有幾分不敢置信。

    “嗯,有個小小的陣法。這些尸骨也燒掉?”衛桓皺眉看著石頭屋子。這間屋子里拘著的魂魄,更多的是生魂已消,只余了些野獸一般的殘魄,放出來都是禍害,也得清理掉。

    “放她們走吧。尸骨留著,先留著。”盛夏喉嚨微哽。

    衛桓一只手攬在盛夏肩上,摟了摟她,“別難過,她們都心甘情愿得很。”

    盛夏緊緊抿著嘴唇,沒說話,看著漆黑的石頭屋子里騰起幽藍的火焰,片刻,那間看起來堅固無比的石頭屋子,碎成粉末。衛桓移了些土過來,將那個人骨坑蓋上。

    “咱們去看看大陣,陣眼在那里。”在石頭屋子碎成粉末前,衛桓攬著盛夏,往后退了兩步,出了城堡。

    城堡外微風習習,草坪翠綠,遠處的深綠的冬青籬笆外,山巒起伏,碧青的天,白云悠然,這座城堡以景色絕佳著稱,盛夏卻看的寒意瑟瑟,抬起胳膊,摟著肩膀。

    “冷?”衛桓立刻脫下自己的外套,裹在盛夏身上。

    “哪里是陣眼?”盛夏岔開了話題,她是覺得冷,可在這座景色如畫的地獄里,再多的衣服,也擋不住那股子陰寒之氣。

    “這里就是,你先在這里坐一坐,這個陣法得改一點兒,放點東西進去。”衛桓攬著盛夏坐到張長椅上,在盛夏旁邊坐下,兩只手平平伸出,仔細看著什么。

    盛夏往后靠在椅背上,默然看著專注的看著什么,時不時動動手指的衛桓。

    半個小時后,衛桓愉快的收手笑道:“好了,咱們進去吧,看看她們找的怎么樣了。”

    “嗯。”盛夏站起來,衛桓瞄著盛夏還有些蒼白的臉,輕輕攬著她,繞了半個圈,從城堡另一邊進到大廳。

    “你們逛到哪兒去了?”周凱手里捏著杯咖啡,從二樓探頭笑道:“談小姐找到間密室,里頭全是好東西,剛搬出來,真是太順當了。”

    盛夏心里微微一動,轉頭看向衛桓。密室是談文找到的,剛才他把那枚戒指給了談文。

    “你真是聰明。”迎著盛夏的目光,衛桓一邊笑,一邊俯身低頭,湊到盛夏耳邊,低低道:“對談文來說,那是枚幸運戒指。那戒指是沖著咱們來的,過幾天我再和你細說。”

    “嗯。”盛夏嗯了一聲,不再提起,和衛桓一前一后上到二樓。

    二樓將近兩百平的小客廳里的沙發已經搬走了,一邊堆著半人多高一大堆有新有舊的文件資料,中間幾張桌子拼在一起,談文已經打開電腦,搬過一摞資料,開始核查了。

    談文旁邊,老常在將一份份資料分別歸類。

    “都堆在一起的?”盛夏圍著那一大堆資料轉了一圈,問周凱道。

    “不但全堆在一起,還堆的很亂,看起來根本沒把這些東西放眼里。”周凱抬手在那堆資料上啪啪拍了幾下。

    “他們的目的不在這些沒用的東西上頭。”衛桓掃了一圈,踱到談文身后,仔細看她怎么核查整理。

    看了沒多大會兒,衛桓點著談文的電腦,看著周凱問道:“這個東西,還有沒有?”

    “有。”周凱急忙拖過只箱子,打開,取了只還沒拆封的電腦。

    要說細心周到,談小姐真是沒話說,來的那樣急,她還沒忘了多帶幾個電腦,以防萬一。

    衛桓沒看周凱拆開啟動電腦,走到那堆資料旁,隨手托起一堆,示意瞪著他的盛夏,“咱們也核一核,你來分類,我歸總。”

    盛夏哈了一聲,坐到衛桓身邊,將他搬過來的那些資料中的古老的帳冊,財務報表之類放到他旁邊,其余的合同契約什么的,交給周凱和曲靈登記。

    米麗已經找到廚房,不過那個廚房實在不合她的意,叫上小火,干脆把要用的東西搬到樓下大廳里,生上火燒上水,準備沏茶沖咖啡做茶點準備晚飯。

    盛夏分了一堆帳冊報表,拍拍手,胳膊支在桌子上,看著衛桓。

    在這么一堆幾百上千年積下來的帳冊報表的數據海洋中找出卡維家族那份龐大又雜亂無比的資產線索,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干的活,他一個出力打架的,這份自大可太過了。

    周凱動作極快,電腦準備好,插上電源,送到衛桓面前。

    衛桓十根手指張開,架在電腦鍵盤上方,慢慢落下去,極其生疏的敲了幾下,再敲幾下之后,手指由生疏到熟練,就是一眨眼。

    周凱目瞪口呆的看著不過一兩分鐘,就熟練無比的建立了一個和談文電腦上一模一樣的核對表,包括表格中的公式。

    衛桓滿意的看了看核對表格,伸手拿過那幾份報表,一只眼睛瞄著報表,手指敲著鍵盤,不停的把數字瞧進去。

    盛夏看的半張著嘴,片刻,手按著桌子,呼的站起來,“談文,你過來看看,他這……”

    談文早就停了,聽到盛夏這一叫,幾步沖過來,衛桓一邊笑一邊抬起兩只手,腳蹬著地面,推著椅子往后退,把位置讓給談文。

    談文緊擰著眉頭,先看那張表格中的公式,再看那幾份報表和衛桓敲進去的數據,對了半個小時,一口氣呼出來,看向衛桓驚嘆道:“這是神通?”

    “對這個帳,和陣法,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或多或少的虛障中,找到綿延不斷的因果,只是,陣法龐雜,虛障極多,這個就簡單太多了。”衛桓沒理談文,只看著盛夏說話。

    盛夏響亮的哈了一聲,啪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站起來,示意談文,“你給他打下手吧,還有你。”盛夏再點向周凱,自己走到旁邊小沙發里,一屁股坐進去。

    衛桓笑個不停,一邊笑一邊唉唉嘆氣。

    他太喜歡看她目瞪口呆再哈一聲的樣子了,他喜歡她所有的模樣。

    談文、周凱和衛桓三個,再加上曲靈輸入合同契約,曲靈打字速度之快之準,一點兒也沒辜負她當秘書那一年多的鍛煉,老常來來回回搬東西打雜,到傍晚,那一大堆半人高的資料,已經分門別類,整理出來差不多五分之一,這個速度,遠遠超過談文的預料,她最初的預計,是沒日沒夜的忙上一個月,現在看,三天就夠了。

    天剛落黑,米麗那邊飯做到一半,衛桓就合上電腦收工了,他該給小夏做飯了,這才是大事。

    從龍頭鎮到這里,一路順當的完全在大家的意料之外,連盛夏在內,大家心情都很輕松愉快,晚飯時,周凱從酒窖里找到了桶年代久遠的極品紅酒,曲靈搬上來,大家都喝了個半醉。

    談文心情最輕松,原本這查對數據找到脈絡的重責在她身上,這件事有多大多復雜,她太清楚了,以至于心里壓力相當大,現在突然發現這件龐大而復雜無比的事,在衛老板手里,簡直就是一件彈指小事,這份輕松,無以言情,唯有多喝幾杯了。

    吃飽喝好,連盛夏在內,眾人都是累極了的,可盛夏想著那個深不見底的白骨坑,只覺得這整個城堡都是建在那些美好的女孩子的白骨之上,在客廳里呆著已經是不得已,找個房間睡覺這事,她覺得惡心,蜷在沙發上表示,她在這里就行。

    衛桓一臉說不清的表情,含糊的表示,這個城堡就是這間客廳最好。

    周凱膽子不小,可對上那些神神道道的東西,他是能避就避,衛桓這態度明顯不對,他也立刻表示,他也在這客廳里湊和一夜。

    談文酒多了點兒,可有件事她記得清楚,這一群人,就她跟周凱是人,周凱跟這一群不是人處的時間長,她來前就打定的主意,要緊盯周凱,周凱怎樣,她就怎樣,周凱要在客廳湊和一夜,她自然也毫不遲疑的表示,她也在客廳里湊和一夜就行了。

    米麗和老常是緊跟盛夏的,小火盯著米麗,曲靈看盛夏,一堆非人和人,都表示要在客廳湊和一夜。

    米麗指揮著老常,帶著小火曲靈,搬了些干凈墊子出來,橫七豎八放在客廳,大家各找個墊子,片刻就睡著了。

    衛桓盤膝坐在盛夏旁邊,聽著耳邊舒緩綿長的呼吸聲,睜開眼,冷冷的目光,從小火看到談文,慢慢抬起手,談文身上,一個虛影緩緩豎起來,虛影周圍,時隱時現在的氣息緩緩流動。

    衛桓的神情比白天調整那座大陣時專注得多得多,緊盯著那些細若游絲,卻多如繁星繁雜無比的氣息,謹慎無比的伸出手,極其小心的調整著那一縷縷的氣息。

    衛桓專注的調整將近兩個小時,額角甚至有幾絲似有似無的汗意,總算緩緩吐了口氣,手指點向曲靈,曲靈身上,一縷氣息飄出,融入那一團繁雜無比的氣息之中。衛桓平伸雙手,那些氣息和虛影緩緩縮入談文體內。

    歇了片刻,衛桓冷眼斜著小火,看了片刻,收回目光,閉上了眼睛。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