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農家有女:玄學大師來種田 > 第1088章 怨氣詛咒

第1088章 怨氣詛咒

作者:咸魚不翻身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農家有女:玄學大師來種田最新章節!

    謝歡將裙子放在了背后的雙肩包里,嗯了一聲,“這裙子既然出自那個中古店,我想要搞清楚這裙子的來歷,和里頭的蹊蹺,就得去一趟。”

    汪湉好奇又膽怯地問:“那,你能不能帶我去?”

    謝歡看她一眼,有點意外,“你不害怕嗎?”汪湉剛挺了挺胸脯,想說自己不害怕,但想到今晚發生的事,她又縮了一下脖子,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其實還是有點害怕的……但跟你在一塊,不是有你保護我嘛,我

    就不害怕了!”

    見她把讓人保護說得理直氣壯,謝歡失笑,“你還是別去了,真嚇壞了你,我可沒轍。”汪湉卻噘著嘴,“不嘛,我想去看看,真的,我長這么大,還沒見過什么中古店呢!以前我玩塔羅牌的,你知道的嘛,我總覺得中古店這樣的地方邪性,而且里面賣的都是以前的人穿過用過的,也許還有從死人身上扒下來的,一想到這兒,我就嚇得慌,不敢進去!但這次不一樣了,這不是有你在嘛,我正好也去看一看,中古店長什么樣,

    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說著,她雙手合十,一臉懇求地看著謝歡。

    謝歡無奈道:“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但到時候真嚇著了,可別怪我啊。”

    汪湉拍著胸脯:“放心!有你在,我嚇不著。”

    見她那么篤定相信自己,謝歡不知道,該怎么面對她這份厚愛,索性啥也沒再說,打了車,兩個人就回了住所。汪湉今天著實嚇著了,一想到自己差點和高月歌一樣,要被那東西換一身皮,她就睡不著,更不敢一個人睡,所以早早地鉆進了謝歡的房間,縮在了被子里,說什么都不

    愿意離開。

    謝歡無奈,就隨她去了。

    折騰了大半夜,距離天亮,也沒多久了,兩個人收拾了一下,謝歡把裙子放到了外公房間,卜子凡待在小鼎里一直沒出來,感覺到謝歡進來,他才出來了一下。

    看到那裙子,他就感覺到,好重的怨氣,不由問道:“大師,你這裙子是哪來的,好重的怨氣啊?”

    謝歡一愣,“怨氣?”

    她仔細看了一下,卻沒有感覺到。

    “你感覺到這上面有怨氣?”

    卜子凡點點頭,剛想說話,卻發現裙子上的怨氣不見了,剛才的一切好像是他的錯覺,他不由一愣,“不對,我剛剛明明還感覺到有怨氣,怎么一下子就沒了?”

    謝歡,“沒了?”

    卜子凡呆呆的:“對啊,可,可剛剛我真的感覺到了……”

    剛才那一瞬間,他還以為這上面有什么兇靈呢。

    謝歡蹙了一下眉,“我一直沒感覺到,這上面有怨氣,你怎么察覺出來的?怎么一瞬間又沒了?確定是真的嗎?”

    卜子凡撓撓頭,“剛才那一下子,我確實感覺到了,可現在我自己都有點懷疑我自己了……”

    謝歡琢磨著,她和卜子凡有什么不同,怎么會在看到這裙子的時候,感覺不太一樣。

    她瞥了一眼旁邊的小鼎,驀然道:“卜子凡,你再回那鼎里一趟,十分鐘后,我叫你,你再出來。”

    卜子凡張大了嘴,“啊?”

    “快點。”謝歡催促道。

    卜子凡這才哦了一聲,他不知道謝歡是什么儀器,但還是本能遵從了謝歡的話,乖乖地鉆進了小鼎里。

    謝歡拿出手機看著時間,等大約過了十分鐘之后,她對著那小鼎喊道:“可以出來了。”

    卜子凡才從里面飄了出來,這一下子,他又感覺到那怨氣了,“有怨氣,真的有怨氣!”

    謝歡頓了一下,看著手機,過了一分鐘,再問:“還有嗎?”

    卜子凡使勁兒嗅了嗅,又是一愣,“……沒了。”謝歡終于得出個結論,“應該是這鼎里是封閉空間,靈氣充沛,和外界氣息不通,你在里面呆著,屏蔽了外界的一切,五感也會超乎尋常,所以一出來的時候,能發現那些

    微不同的氣息,但接觸時間一長,就感覺不到了。”

    卜子凡:“居然是這樣!”他興沖沖地問:“大師,要不要再來一次!?我想看看這上面的怨氣,到底是什么?”“不必了,這上面的怨氣,應該是被人動了手腳,封在了這里面,我一時半刻竟都沒發現。”說著,謝歡走過去,靠近那件裙子,她將裙子用衣架掛在了一旁的掛衣架上,

    順著掛衣架一點點的翻查著那衣裙,不放過每一寸角落。

    卜子凡見她全神貫注,下意識地僵住在那,一動都不敢動,生怕驚擾了謝歡。

    謝歡仔細地檢查了一遍,驀然發現,這裙子的內皮里,居然被人布置了障眼法。

    她眉心一跳,掌心里竄出一抹玄氣,打在了內皮上,就見一道光嗖地一下,迅速湮滅,緊接著,內皮上就顯露出一塊血跡來。

    那一點點的血跡,組成了一個字:死。

    謝歡心里猛地一跳,感覺到了很強的詛咒,下意識地往后退了一步。

    卜子凡見她神情不太對,才走上前,扶了她一把,“大師,這是什么呀?”

    “是詛咒,應該是詛咒所有穿這個裙子的人,都不得好死?”謝歡猜測。

    但一切也有了解釋。

    怪不得,殺鬼符不管用,這上面是詛咒,是用人巨大的怨氣形成的詛咒,自然不是兇靈邪祟。

    所以,殺鬼符不管用,誅邪符才有用。

    但這裙子上,被人下了障眼法,封住了這強大的怨氣,才讓這裙子的秘密,一直不被人發現。

    看來,這裙子的主人,不一般。

    謝歡皺著眉,拿了一張誅邪符,貼在了那個死字上。

    卜子凡就感覺到,那股怨氣一下子再次被封住了似的,便再次問起:“大師,這裙子是哪來的?”

    “是我從一個差點,被它害死的人手里拿來的。”謝歡解釋了一句,“行了,暫時沒事,你繼續回去休息吧,我也去休息了,這裙子暫時放在這,你不要隨便亂動。”

    她怕這里頭的怨氣,會感覺到卜子凡就是個魂體,把他吞噬增加自己的力量。卜子凡見她神色鄭重,便趕忙點頭:“大師你放心,我肯定不亂動。”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