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暗戀成歡,女人休想逃 > 第758章 來吧,我的女人

第758章 來吧,我的女人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暗戀成歡,女人休想逃最新章節!

    第758章 來吧,我的女人

    “那是我的事情,和你沒有什么關系。”金姨冷冷地說道,睨向白汐,“你看怎么樣?”

    “如果簽了這個合約,做司機的事情就算了,對吧?”白汐問道。

    龍猷飛輕飄飄地點著頭。

    “之前的說的如果不做司機就那什么的錄音也不算,麻煩你刪掉。”白汐認真地說道。

    “小汐,如果我想留著,就算當著你的面刪了,我還能找出來,所以,強行要求我刪掉就算了,反正有金姨做證,你擔心什么。”龍猷飛說道,

    她擔心金姨是龍猷飛的人,不得不防,盡管金姨表現出來都是站在她這一邊的。

    可是跟龍猷飛斗,每一個危險的地方,都不能忽視掉。

    白汐拿出了手機,錄音,說道:“我和龍猷飛達成了新的協議,一年之內我不嫁給紀辰凌,取消了做司機的內容,所以,之前關于不做司機就陪一晚上的錄音作廢,龍猷飛先生,我說的上面的事情屬實嗎?”

    龍猷飛耷拉著眼眸,鎖著白汐,“你信不過金姨啊?”

    “我信不過你。”白汐說道,“請問我上面說的是不是屬實?”

    “嗯。”龍猷飛應了一聲。

    “嗯是屬實還是不屬實?”白汐再次問道,她需要龍猷飛說清楚,不然一個嗯字,可以補充出N中截然不同的答案。

    “屬實,你滿意了,白汐。”龍猷飛說道。

    白汐保存了錄音。

    “那我現在去擬定合同了,你們在這里等我一會。”金姨說道,出去。

    白汐不想跟龍猷飛站在一個空間里,朝著前面走去。

    龍猷飛握住了白汐的手。

    “金姨。”白汐喊道。

    龍猷飛無奈地松開了手,看著白汐離開。

    他有一種好像是小時候,男孩喜歡女孩,就會去捉弄女孩,拉拉女孩的辮子,握握女孩的手。

    女孩被惹急了,就會喊家長。

    他不敢幼稚,也一直希望自己快點長大,現在,仿佛有了丟失的童年的感覺。

    “金姨,要不合同我來打。”白汐說道,自己寫的合同才放心啊。

    “也好。”金姨應道,“你弄吧,弄好了喊我。”

    白汐噼里啪啦地打著字,但是總覺得金氏和龍氏合作那里,會是一個陷阱。

    她特意在合同上寫了備注,從合同起效日開始,一年之后,就算合作沒有完成,也作廢。

    弄完后,再次把合同審核了下,確定沒有漏洞了,打印了三份出來。

    她回去客廳

    龍猷飛在瀏覽著手機,金姨也在閉著眼睛休息著。

    他們兩個人之間好像沒有聊天,特別的安靜,氣氛也有些怪異。

    “金姨,我弄好了,你看下。”白汐恭敬地給了一份金姨,又給了一份龍猷飛。

    龍猷飛瀏覽過合同,扯起嘴角,輕笑了一聲,懶散的捏著合同靠在沙發上,“你出去學習了一年,就是學習如何寫合同的嗎?一點漏洞都不給別人占?”

    “我和龍先生做生意不太一樣,龍先生精于算計,我是執著于誠信和用心。”白汐冷冰冰地回道。

    “誠信?”龍猷飛把合同丟在了地上,“我可沒有在合同上看到你的誠信。”

    “你這是什么意思?我都是按照我們說好的起草的。”

    “如果你做不到的懲罰呢,你這個不寫,合同約束什么?嗯?”龍猷飛問道。

    白汐沒有了底氣,她是故意不寫的,想要蒙混過關。

    但是龍猷飛什么人?

    十個她,都不一定斗得過他。

    “想要什么懲罰?”白汐問道。

    “你嫁給我。”龍猷飛嚴肅地說道,鎖著白汐。

    “我不愛你,你娶我回去干嗎,有自虐傾向嗎?”白汐把地上的合同撿了起來,“而且,我違法合約是因為嫁給了紀辰凌,我都嫁給了他,怎么嫁給你,你這個很搞笑,也沒有邏輯。”

    龍猷飛凝下臉色,“你是準備違法合同了吧?”

    白汐撩過頭發,覺得煩躁,“你干嘛針對我,我和你,真的無冤無仇,宇文皓吉也活蹦亂跳了,岑學曦也和你無冤無仇的……”

    “我喜歡上你了。”龍猷飛插斷白汐的話,認真地說道。

    白汐嗤笑一聲,一點都不相信,眼中腥紅地看著他,“如果你喜歡上我,一年前會看著我死?即便我沒有死,那些痛苦的流血都是經歷過來的,你不僅眼真真地看著,你還幸災樂禍。”

    “那個時候并沒有喜歡上你,那個時候我的重點就是紀辰凌,那個時候是我發現可能喜歡你的時候,所以我把解藥給你了,要是換成別人,解藥我只會給一半。”龍猷飛認真地說道。

    “就算你喜歡我,那又怎樣!我不喜歡你!”白汐說的堅定。

    “愛情這種事情,兩情相悅是甜蜜,如果不是,都是折磨和痛苦,再說了,世界上漂亮的女人多的,特別的女人也多的,你可以找個會真心愛上你的,然后真心對待,你找我一個滿身是傷的干嘛,我的心里……只有紀辰凌,他為了我死,我不可能忘記他,而死人,是沒有人能夠戰勝的,明白嗎?”白汐語重心長的勸道。

    “但你活著,我活著。”龍猷飛說道,眼中閃過一道鋒芒,帶著消殺的銳氣,咬牙切齒道:“他也活著,真讓人很不爽啊。”

    白汐覺得毛骨悚然,“你想干嘛?”

    “不干嘛,把合同先補充玩了,如果你違法條約,那么,你必須無條件的嫁給我,如果你不嫁,你這一輩子的自由就是我,龍猷飛的。”

    “這種不平等條約我不寫。”白汐拒絕。

    “那就繼續做著我的司機,六百次,兩年的時刻見面,比這一年的條約好多了。等你嫁給岑學曦后,我們還能私下見面,這種感覺也挺好的,背地里的感覺更刺激。”

    白汐忍不住,一巴掌又甩上去。

    龍猷飛還是能夠準確無誤的握住她的手腕,“我如果讓你打,就會讓你打到,我如果不讓你打,你一輩子都打不到,你不是誠信嗎?既然你誠信,你怕什么,只要你誠信,那些處罰條例,你可以當做不存在。”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