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之圣手邪醫 > 第493章 泄憤

第493章 泄憤

作者:生手馬良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都市之圣手邪醫最新章節!

    只是含糊其辭地說道:“能有什么不祥之兆,這農村誰來?”

    他欺負寡婦含香的事情,大姑和二姑也有耳聞。大姑就話里含話地說道:“叫你老實點,你就規規矩矩的在家里待著,誰家也別去。”

    誰知這薛建以為薛父能把田地賣給他,到時動遷能賺到爆,大喜之下,心里各種念頭都冒出來,想著上次握住含香的手,含香白白的肌膚閃現著誘人的光澤,要是能一近芳澤,該有多么好。

    薛建到農貿市場,專門找到賣各種“方愛”什么的藥物攤位,拿起一包藥反復地看,那賣藥之人打量一下薛建,就亂吹一氣:“想要逍遙快活,就買方愛可,身下花枝亂顫,飄飄欲飛似神仙。”

    薛建讓他這么一撩撥,更有難耐之火想要冒出來,反正就要有大把的金錢賺到手,還怕扔下這幾個小錢。

    當即就扔給小販子一張大票,回到村子里,已近天黑,他吃過晚飯,告訴他老婆程桂蘭說到大哥家談談那土地的事。

    程桂蘭一心只想著怎么坑大哥的錢,至于說她老公的風言風語的話,他才懶得去管。講話自己家老公是男的,損失不了啥。

    薛建悄悄翻進含香家的院墻,用鉤子撥開門栓,就躡手躡腳的進了屋。

    為了自己盡興,還是讓小娘們吃了藥才好。

    薛建就把藥倒在含香放在炕上的水杯中,自己則在暗中觀察,等待。

    睡到半夜,果然含香口渴,拿起炕邊的碗,端起就喝。

    給黑暗中的薛建那個樂的,要是能啪一下巴掌,表示自己歡喜的心情,他會拍手叫好的。

    含香在睡夢中,好似自己在油鍋里煎熬,那個沖里往外即將要噴出來的火,好像要把她吞掉,她不斷地撕扯著被褥,發瘋般的揉搓。

    看著含香瘋狂的樣子,正和薛建之意。

    薛建看見含香已經失去理智,就砸開錢盒子,把她丈夫的最后一點撫恤金,卷巴卷巴放到自己的兜里。

    哈哈,金錢美女,都歸我,天下還有這么好的事嗎?呼天搶地的抱著神志不清的含香發泄完。

    薛建滿意的離去。

    薛父家,薛晨正按著自己的作息安排,在那里打坐,修煉,現在他的眼睛已經能觀察很遠。

    就是還沒有修煉到擁有透視能力。想他以后能有靈感,再配制一副靈丹,服下之后打通任督二脈,和奇經八脈相貫通,那肯定就會擁有透視能力。

    可是周圍好似有什么不詳之物來回徘徊,很攪擾他的修煉。這東西好像要向他訴說冤屈,又隔著陰陽兩界,表述不清。

    沒法修煉,薛晨只好起身,順著那股不詳之物,一路追蹤,竟然到達寡婦含香家里。

    推開門,一股陰氣襲來,薛晨定睛一看,房梁之上竟然有人掛在上面,薛晨急忙放下這人,再看正是含香。

    薛晨是醫生,馬上施救,做胸腹按壓,多次都無果,看來含香已經去世多時,搶救已經沒有任何效果。

    薛晨環視屋里,看見在桌子上,放著用大磚頭壓著的一張紙。

    薛晨拿起一看:“含香絕筆:含香嫁給柱子,柱子不幸慘死,娘家人覺得我是不祥之人,不接納我,現在被薛建侮辱,又會說我是污穢之人,柱子的撫恤金都被薛建卷走,我再沒有生活下去的希望,只好寄望來生。”

    薛晨看到這里,把手都握的吱咯響,沒有想到,薛建,你竟貪婪到這種程度。不懲罰你,我薛晨何以為人!

    揣著那封遺書,薛晨回到家里,媽媽正在做早飯,告訴他:“你大姑家的顧凱回來了。在到處通知你們兒時的玩伴聚會,你去嗎?”

    薛晨正想看看兒時的小夏和冬兒,想來,薛晨小時候,只有這兩人不嫌棄他們家窮,經常拿家里的苞米面餑餑給薛晨吃。

    抱著這樣的心情,薛晨接受了顧凱的邀請,到了農村平常的飯店。

    聽大家說,小夏和冬兒正在談戀愛。通知到的陸陸續續的給在座的兒時小伙伴,打電話,說自己什么時間到,只有小夏和冬兒他們倆沒見來信。

    大姑家的顧凱開著奧迪很有氣勢的來到飯店,顧凱在鄉鎮開有美食一條街,是一個小有名氣的老板。

    伙伴中有想巴結顧凱的浩子,想在顧凱手底下謀個差事,用來謀生。

    這時就見顧凱的車子停在飯店門口,點頭哈腰的走過去,“凱哥,大老板,歡迎歡迎。”

    說著一邊握著顧凱的手臂,一邊弓腰請顧凱坐上上位。

    又掏出一包軟中華,給顧凱呈上,顧凱拿出煙,浩子掏出打火機臉上堆著笑:

    “凱哥大駕光臨,是我等的榮幸。看看咱們在座的,有誰能有凱哥混的好,若論最差嘛,倒也能找出來。”

    說著掃視一圈,眼光就落在薛晨身上,

    薛晨一看,穿著普通的牛仔褲,爛大街的灰衣裳,浩子一看就知道這薛晨混的不咋地。

    在座的也一頓打量,都對薛晨露出了鄙夷的目光,飯店服務員上來的菜,也都堆在顧凱面前。

    浩子在席上直夸顧凱:“凱哥,你那奧迪Q7是新買的吧?”

    還沒等顧凱開口,浩子就學著電視里的小品說道:“都是親戚,怎么一個混得那么好,一個混的那么差。”

    這個好,當然是說顧凱,那個差顯然是指薛晨。

    “你指望連衣服都要在地攤撿便宜買,那樣的人能混好么?”這句話顧凱直指薛晨。

    “就是,恐怕到這里來,是乘坐11線來的吧?”

    有人還故意問道:“11線在這飯店附近有站嗎?”

    “傻子,乘坐11線就是指著自己的兩條腿,走來的。”

    “哈哈。”

    “真窮,窮到家了,連一塊錢的車錢都舍不得。等一會,坐我奧迪回家,可是有一樣,衣服不干凈的可不能坐。”

    大家一起把眼睛瞄向薛晨,薛晨沒有說話,淡然自若的坐在那里,他在等小夏和冬兒,要不何必和這些渣子坐在一起吃飯。

    飯都吃到一半的時候,小夏和冬兒終于現身,剛一進門,就瞅著薛晨看了好半天,辨認出來這就是兒時的伙伴后,小夏、冬兒和薛晨緊緊擁抱在一起。

    大明星來了,飯店的服務員喊著,擠到小夏的面前,讓同事拍下這珍貴的合影。

    桌子上的人們都站起來,也想和小夏照一張相,顧凱還被擺在中心位置。

    無奈,小夏就是背對著攝像頭,讓相片無法拍攝完成。

    小夏背對著顧凱,就是沒有看見他,他們眼里只有薛晨,要不是知道兒時小伙伴聚會里有薛晨,他們就不來了。

    顧凱臉色很難看,他是這里最趁錢的,應該是最有地位的,理應得到大家的敬仰,這會,小夏和冬兒沒有理他,他很不爽。

    小夏是這小鎮上最有名氣的劇團演員,名氣大到每逢家里人給年過八尋的老人過生日,指明要小夏來演出祝賀。全鎮上的人,都以小夏為榮。

    小夏在演出界混跡這么多年,那眼光可謂練得,能從你的表皮看到你的骨頭。

    因為一進來就看見薛晨被按排角落里,而且菜品幾乎都集中到顧凱面前。

    而且人們都圍著顧凱舉杯,沒有一人和薛晨碰杯的。

    我最好的朋友,你們竟如此對待,這是不是對我的輕視?當下,小夏和冬兒臉上都露出不滿的情緒。

    就連那些蜂擁而來,想要和小夏、冬兒合影的兒時伙伴們,小夏就直接當做沒有聽見。小夏和冬兒兩人一邊一個握著薛晨的手,暢談小時候的趣事。

    直到宴會結束,都沒拿正眼瞧顧凱一眼。

    顧凱伸出手想和小夏握手,道別。小夏、冬兒仍然和薛晨談笑著,向外走,沒有理會顧凱。

    顧凱伸出的手被晾在那里,好不尷尬,“md,眼里沒我呀。”

    氣急敗壞的顧凱只好悻悻的朝自己的車走去,在發動汽車的時候,看見薛晨和小夏、冬兒正談笑風生。

    他馬上發動汽車,巨大的汽車尾氣就向小夏他們噴來。

    小夏一張美麗的,眉毛彎彎的笑臉,立即就僵住了。

    在我面前逞能,我就叫你好好的表現一下自己。

    薛晨掏出想爆打薛建的小石頭,砰砰彈向奧迪的前輪,兩只輪子瞬間全都轉向一個方向,而這時顧凱早已踩了油門,車子轉頭重重的撞向了道邊路燈桿子。

    車門被撞開,顧凱滿臉是血,從車里載下來,一條腿還卡在凹陷下來的車里。浩子也從后車門爬了出來。

    “顧老板,顧老板,你這是怎么啦?”

    “是很奇怪,新車怎么性能這么差,還沒開車,這車就不聽指揮了,自己就往電線桿子上撞。”

    “唉呀媽呀,虧著沒有坐他的車,這要是坐上,我們下半生可就要在輪椅上度過了。”

    “趕快打120吧,不然,流血過多,恐怕命都沒了。”

    “浩子,你沒有什么事?你和顧凱最好,你就陪著顧凱在這里等120來,我們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先走了。”

    剛剛在宴席上還竭力巴結,奉承顧凱的那些人,看著剛剛緩過神來的浩子,掏出手機,打了120,他們就轉身離去。

    小夏和冬兒拽著薛晨說道:“走吧,我們坐11線回去。”

    小春見多識廣,人脈也很廣,各路消息都能到她這里。在和薛晨回來的路上,告訴薛晨:“你們家那地方馬上就要動遷,聽說是大佬要買這塊地,建成藥廠。

    薛晨一聽要建藥廠,馬上就想到是否盧浩田要來這里投資建設?若論誰有這么大的能力,開發建設這么大一片土地,非盧浩田莫屬。”

    又聽小春說道:“薛晨,你要發大財了,國家規定占用旱田開發,要補償農民每畝五萬三,你家三畝地,那就是將近十六萬。”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