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重生之馭獸靈妃 > 第467章 出崖

第467章 出崖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重生之馭獸靈妃最新章節!

    輕語慌忙將靜靈擋在身后,盯著前方,口中大喊一聲,“什么人!”

    外面沒有人回話,只聽到什么撲簌的聲音。

    輕語心下越慌了。

    該不會是闖進來什么猛獸了吧?

    她雖是馭獸一族,但只會觀星占卜,對馭獸一竅不通。

    靜靈發了燒,此刻昏昏沉沉,要是那猛獸真的進來了,她只有等著被吃的份。

    忽然,洞口處探進來一顆小巧的鳥腦袋,歪著頭看了一眼在輕語懷中的靜靈,頓時激動的忘了飛,直接邁著步子蹦跶了過來。

    “主子!想死我了!”

    黃金蟒高揚起上身,正欲攻擊,卻聽得靜靈的聲音低低傳來。

    “不可。”

    黃金蟒扭頭掃了一眼靜靈,又趴回原處,懶懶的享受著下雨天。

    小玉似是才發現了那頭黃金蟒,嚇得當場翻倒在地裝死。

    聽靜靈開了口,那黃金蟒果真不再動了,這才重新站起來,跳入靜靈懷中,撒嬌似的蹭蹭。

    輕語道,“你在這里?那王爺呢?”

    “王爺在上面等著。”小玉用翅膀指了一下上面方向。

    輕語兩眼光芒頓時亮起,“那你趕緊上去通知王爺,靈兒姐發燒了,讓他想辦法帶我們上去!”

    “主子你發燒了?”小玉一驚一乍,拍打著翅膀往洞口飛,“我馬上通知王爺!”

    看小玉離開,輕語這才松了口氣,看著懷中臉頰通紅,唇色卻蒼白如紙的靜靈,心中滿是愧疚。

    視線落在她的左臂上,箭矢的尖頭還留在體內,拇指粗的窟窿,冒著黑色的血。

    一股酸意頓時涌上鼻尖,眼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洞口傳來人的腳步聲。

    小玉打頭陣在先,黃金蟒一看是方才打過照面的,就沒有抬頭。

    “靈兒?”

    李珺焱彎腰從外面走進,無視了黃金蟒,刀鋒般的黑眉緊擰著,朝著靜靈徑直走來。

    輕語連忙將靜靈扶起,識相的將人送到他懷中。

    “對不起,靈兒姐是為了救我才受傷的……”

    李珺焱看了她一眼,凝著的濃眉沒有舒展半分,視線重回靜靈身上,大掌貼在她的額頭。

    燙,如同煮沸的開水。

    當即起身將靜靈背起,對著輕語道,“外面有條路可以到崖頂,下雨天濕滑,你是先在這里等著,還是跟在我后面一起上去?”

    輕語想都沒想,一口應道,“跟你們一起!”

    “好。”緊了緊背著靜靈的手,李珺焱又道,“自己小心,我無暇分神。”

    輕語點頭如搗蒜。

    靜靈為救她而傷成這樣,她心里內疚的不行,不親眼看著靜靈得到救治,她良心難安。

    小玉在前面帶路,李珺焱背著靜靈走在中間,輕語跟在最后。

    原本守在洞穴里的黃金蟒,見靜靈走了,竟然也傻乎乎的跟了上來。

    下過雨,巖石濕滑。

    李珺焱武功不低,這點路還難不倒他,但輕語可就難了。

    腳上本來有舊疾,又被墜著石頭的繩子勒出新的傷口,走路本來就困難,現在這狹窄崎嶇的巖石路,對她而言更是難上加難。

    有好幾次險些滑下懸崖,都驚險萬分的穩住了。

    李珺焱頓住腳步回頭看了她一眼,“自己多加小心。”說完,繼續背著靜靈前行。

    輕語看著李珺焱的身影,心里忽然羨慕起來。

    若是這個時候有個男朋友就好了,一個人太辛苦了。

    身后忽然嘶嘶一聲,輕語回頭一看,那黃金蟒竟然嫌她走得慢,要繞到她前面。

    李珺焱一路背著靜靈回到了瀑布后。

    那些人殺戮一番之后,這里儼然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白一孤身一人立于竹子頂端,兩眼眺望遠方。

    好像認識他以來,他大部分時間都是站在高處,望著遠方出神。

    聽到雜亂的腳步聲,他眉頭一擰,以為又是那些黑衣人殺來了。

    “真是不知道消停。”

    “白一!”李珺焱喊了一聲,抱著靜靈快步走向竹屋,“幫個忙。”

    白一從高處一躍而下,走進竹屋看著被放在床上面色蒼白的女子,眼皮一跳。

    “她這是怎么了?”

    “傷口發炎引起發燒,竹屋里可有藥?”

    李珺焱一邊說著,停也沒停,在竹屋里四處翻找,完全一副六神無主的模樣。

    白一伸手上前探了探靜靈額頭,才碰到立馬縮了回來,眉心擰緊,“這么燙?”

    “藥,藥在哪兒?”

    白一看著一臉驚慌的李珺焱,手指了個方向,“不出意外,那里面應該有,但是有沒有消炎退燒的我就不清楚了,畢竟哥哥我可是半仙,幾百年都不生病,備著那東西也沒用。”

    李珺焱立馬從柜子里翻出一個藥箱,提到床前。

    好在運氣不錯,在里面找到了消炎的藥粉。

    “你出去一下,我要幫靈兒處理傷口,輕語留下幫我。”

    白一無所謂的一聳肩,一回頭,看到那條黃金蟒探了個腦袋在門口。

    “你也是異性,待會兒叫他發現你偷看,還不抓了你煲湯?跟哥哥走,帶你認識兩個新朋友,只是才剛剛解毒,行動有些不便。”

    李珺焱從藥箱里取出一把剪刀,干脆利落的剪開靜靈衣袖。

    箭矢沒入的那塊皮肉滿是血跡,發著黑,與上面一截潔白勝雪的肌膚形成鮮明的對比。

    看的他心尖發顫。

    輕語不敢仔細看李珺焱的神情,咬了咬牙,低聲道,“王爺……我扶著靈兒姐,我們快點療傷吧。”

    李珺焱眼中浮起幾條蜿蜒的血絲,薄唇緊繃成一條直線,將剪刀放下,從內取出一把匕首,在燭火上烤過之后,湊近靜靈手臂上的傷。

    他喉結上下滑動一瞬,看著輕語懷中的女子,“忍著點,馬上就好。”

    說完之后,匕首快速在傷口處滑開,將沒入手臂的箭頭取出。

    靜靈原本燒的昏昏沉沉,這一刀滑下去立馬痛到渾身戰栗。

    豆大的汗珠不要命的往外冒,眨眼間渾身衣襟濕了個通透。

    等箭頭拔出,她身子猛地緊繃弓起,僵持一瞬,下一秒,軟倒在輕語懷中,沒了動靜。

    李珺焱連忙伸手探她鼻息。

    還好。雖然氣息相較剛才微弱,但很均勻,只是昏迷。

    脊背濕了一片,給靜靈上了消炎藥包扎好,沖著輕語道了聲謝。

    輕語哪里敢承,連忙起身擺手,“那我先出去了。”

    李珺焱將手中藥箱遞給她,“你也受了傷,上個藥吧。”

    輕語道了聲謝,轉身出了竹屋。

    瀑布處,隱約可見點點火光。

    白一站在高處看著這一幕,唇角一勾,“好戲啊,這才是好戲啊。”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