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圣墟 > 第1245章 太受歡迎了

第1245章 太受歡迎了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圣墟最新章節!

    南部瞻州與西部賀州的陣營,在這片刻間,居然陷入短暫的寧靜,人們全都在死死地盯著那個“撿尸”少年。

    然后,兩個陣營馬上又沸騰了,他竟敢這樣挑釁,先一步下場并揚言要一個人打一百個。

    轟!

    從短暫安靜到群情激憤,在頃刻間完成轉變,當場就沖出來兩大群人,密密麻麻,人頭攢動。

    粗略估量一下,最起碼有數千人。

    楚風有點眼暈,也有些傻眼,這兩大陣營中種子級高手有這么多?他覺得不現實。

    他雖然沒有去了解賭斗規則,但估摸著十幾人到邊了吧?

    煙塵滔天,大地顫抖,喊打喊殺聲響成一片,那兩大群人分別來自瞻州與賀州,就這么沖過來了。

    楚風吐了一口唾沫,拎出狼牙大棒,硬著頭皮準備打生打死,為了那些秘境他要拼了。

    還好關鍵時刻,有大人物輕叱,有神王橫空維持秩序,將這些人又都給攔截回去。

    楚風長出一口氣,剛才他還真有點心虛,數千人若是一起沖過來,萬一有神王隱藏在當中突然下黑手,情況可能會很不妙。

    隨后,他弄清楚了狀況,主要是他的言行太過拉仇恨,讓一群人不滿,即便不是種子高手,沒有資格對決也下場了。

    雍州陣營的人見到這一幕后,都一陣無語,己方正營的曹黑手這是多么招人恨啊?數千人都要去滅他!

    楚風自己也一陣發呆,沒有想到引起公憤。

    早先他主要是擔心那些人避戰,不跟他賭斗。

    因為贏過秘境的人,原則是可以不用出場了。

    所以他才以言語相激,挑釁兩大陣營的高手,現在看來根本就沒有必要。

    他在這里的表現,早已讓人咬牙切齒,都恨不得跟他戰一場。

    楚風有些心虛,趕緊緩和氣氛。

    “各位道友,不要沖動,本著探索進化之路、共同悟道的目的,我們莫要被眼前的一時得失以及短暫的勝敗而遮住睿智的雙眼,要友好切磋,提升自我。”

    他一臉正色,說的好像真是為論道而來,渾然忘記了自己剛才登場時所說的,要一個人打一百個!

    現在這種話語誰信啊,頓時引發一片噓聲與反對聲。

    然而,楚風卻像是沒有聽到,反而點頭道:“沒有想到這么多人認同我,感受到了大家的熱情,我已經了解,許多道友愿意與我切磋。”

    此時,不要說南部瞻州與西部賀州兩大陣營的人,就是雍州陣營都有許多人替他臉膛發燒。

    “我不認識他!”猴子捂臉。

    便是雍州的高層都面皮抽搐,很想說,那是熱情嗎?那是成片的噓聲好不好!

    再有,那是要與你切磋嗎?那是想干掉你!

    “干掉他!”

    果然,西部賀州與南部瞻州方向,已經傳來整齊劃一的喊殺聲。

    并且,這個時候,那些種子級進化強者同時走出,彼此爭執,都想第一個跟他決戰。

    “沒有想到,我這么受歡迎。”楚風嘆道。

    猴子、蕭遙全都感覺這個結拜兄弟的臉皮都能當盾牌用,可以擋住密密麻麻的箭羽,防御力太強。

    西部賀州南部瞻州的進化者,除卻殺氣外,許多人都拿白眼看他,若非高層阻止,估計一群人又要沖下場了,想群毆他。

    到頭來,一位金發麗人輕靈地走來,征得其他種子高手同意,她下場來戰雍州的可惡少年。

    她看起來年歲不大,面孔還略有些稚嫩,但是身段卻很高挑,足有一百七十八公分以上,曲線弧度優美動人。

    楚風一驚,感覺到了神獸兇禽特有的氣息,他眼底深處金色符號一閃而沒,認出這是一頭金烏!

    這是一頭超級神禽,是敢與龍族、不死鳥爭鋒的種族。

    楚風頓時知道了其來頭,屬于西部賀州陣營,來自金烏皇朝,這有可能是一位公主。

    西部賀州陣營,有幾族很可怕,佛族、金烏族、孔雀族、白虎族等,一個個都名震古今,全是強力種族。

    金烏族的少女擁有一頭齊腰長的黃金發絲,絢爛奪目,像是朝霞凝聚而成,光輝流轉,再配合上白皙而絕美的面孔,讓她氣質出眾,超凡脫俗。

    這少女身材修長完美,比一般的男子還要高,她紅唇鮮艷,貝齒晶瑩,姿容極其出眾。

    楚風意識到,這少女不簡單,實力頗為強大,在圣者罕有對手。

    當然,他想拿下的話,不會有任何問題。

    楚風在考慮,不要嚇到其他對手的情況下,如何將這個金烏族明珠擒下,他可不想后面的人退避,不再出戰。

    在他看來,這一個又一個對手代表的都是秘境,他一個都不想放過,想要一窩端。

    “先別急著動手!”

    楚風看到金烏族絕色少女要發動攻擊,趕緊這樣叫道。

    他想了想,沖著遠處的種子級高手喊道:“都有誰想跟我決戰?咱們可以提前預約了。”

    金烏族少女一聽,瑩白而美麗的面孔上頓時浮現黑線,這可恥的家伙居然小覷她,認為她必敗嗎?

    后方,那些種子級高手幾乎全都瞪著楚風,兩大陣營投給他的都是殺人般的目光。

    最初,沒人理他,無人預約。

    “都害怕了?”

    楚風忍不住咕噥。

    然后,有人實在受不了他,直接喝斥并告知,若是他真的僥幸勝了,必然會出戰。

    有人打頭后,其他人也都跟著斥責,表示只要他不死,一會兒保證下場干掉他。

    “這我就放心了,你們可是都答應了,一會兒來跟我決戰,到時候誰都不準跑,大丈夫一口唾沫一個釘,我記住你們了。”

    “妹妹拿下他!”

    后方,有人喝道。

    那是一個少年,同樣擁有一頭金色長發,光華炫目,如同太陽神般,跟那少女血緣關系極近,他們是雙胞胎,都來自金烏族,也同為種子級強者。

    事實上,場中的妹妹已經受不了楚風,居然這樣讓人預約,認為她一定會敗嗎?

    她決定給雍州這個惡劣少年最痛苦的教訓,讓他以最丟人的方式直接敗北。

    這一刻,金烏族公主的眉心突然爆發金色漣漪,席卷戰場。

    “圣域!”

    有人吃驚,當真是心頭劇震不已。

    那居然是精神圣域,自那少女的眉心擴散而出,籠罩戰場,這種域太稀有了,在同層次中罕有對手。

    一旦被這種精神圣域覆蓋,那落入當中的敵人,其生死不能自主,會被直接掌控,一言一行都被控制,如同傀儡般。

    金烏族公主想直接控制楚風,讓他成為一個聽話的隨從,收為己用。

    楚風心頭生出警兆,他第一時間感受到了對手的不凡,若是其他圣者在這里,一定就被壓制了。

    比如,原雍州第一圣者鯤龍,絕對擋不住這種精神圣域。

    然而,楚風是大圣,到現在為止,賀州與瞻州的人還沒有正視他呢!

    主要是因為,他身上有一些特殊的器物,遮掩天機,一時間沒有讓敵對陣營的人發覺其真正的實力。

    比如羽尚天尊送給他的三張符紙,這已經算是天物,可干擾讓對方高層的判斷,發生各種失誤。

    金烏族公主不知道他是大圣,所以無比自信,嘴角帶著笑容,道:“臣服吧,成為我的仆從。”

    她氣韻空靈,沒有直接動手,而是用精神圣域,想將楚風俘虜,讓他直接成為階下囚。

    毫無疑問,這若是成功的話,效果會更震撼。

    然而,楚風周身流淌光輝,轟隆一聲像是有一道驚雷爆發,一片金色的漣漪倒卷而去,沖擊向金烏族少女自身那里。

    一時間,她身體搖動,雙目有些無神,張嘴咳了一口金色的血液,身體搖搖欲墜。

    嗖!

    楚風直接沖了過去,攔腰給扶住了,快速封印,而后……抱起來就跑。

    瑪德,又開始跑路了?!

    后面,一群人都沒有弄清楚這么回事呢,戰斗就又結束了,金烏族的公主被人直接生擒活捉!

    什么狀況?許多人目瞪口呆!

    在人們看來,這才一個照面,金烏族的公主怎么就被人給……抱走了?

    沒錯,這次不是被拎著一條腿給拖走,而是被那雍州的可惡少年給直接抱走了,一路狂奔而去。

    這宛若是在……搶親!

    為什么會敗?這一刻,最為激動與震怒的自然是金烏族少女的胞兄,簡直不敢相信。

    然后,他一路狂追,可謂反應迅速。

    這個時候,楚風一邊跑路,一邊喃喃道:“幸虧祖傳的吊墜管用,天生克制精神攻擊。”

    這自然是胡說八道,一切都是因為,他是大圣,當他上來就動用最強精神能量后,壓制了金烏族少女!

    后方金烏族少年強者聽聞后,頓時氣的不輕,大聲喊道:“他犯規了,動用了超越圣者領域的禁器,賭斗不公!”

    “犯規與否,你說了不算,自有人評判。”楚風回頭,又道:“你追我做什么?”

    “那是我妹妹,你給我放下!”金烏族的翹楚怒不可遏,金色瞳孔發光,精神波動劇烈無比。

    雍州那惡劣的少年是抱著他妹妹跑路的,跟前面的三個俘虜相比,真是區別對待。

    可是,他卻無法感激,總覺得這家伙故意占便宜。

    “親妹妹?”楚風問道。

    “是!”金烏族翹楚非常惱怒。

    “那真是太好了!”

    金烏族少年聽聞后,有些不解,對方怎么會如此開心?

    緊接著,他額頭上就浮現青筋,雍州那個惡劣少年居然在對他提可恥的要求。

    “我命令你立刻投降,自縛雙手,承認自己敗給我了!”

    “憑什么?”金烏族翹楚大怒而不忿。

    “因為,你是我俘虜的親哥哥,你再不低頭的話,我就干掉她,反正這是戰場,死亡很常見。”

    這一刻,金烏族少年心中有十萬只羊駝呼嘯而過,真是氣壞了,居然被威脅,被恫嚇,要求他認輸。

    這也太可恥了,他就沒有遇上過這么奇葩的種子級強者,太不要臉了。

    “你你你……”金烏族少年一邊狂追,一邊氣的說不出話來。

    “多大點事?你覺得你妹妹重要,還是你面子重要?”楚風進一步恫嚇,道:“你再不承認自己敗給我了,我就將你妹妹當場擊殺!”

    然后,金烏族翹楚就看到,那雍州的惡劣少年一只手抱著他妹妹跑路,一只手已經放在她雪白的頸項上,隨時準備扭斷。

    “我……”他實在氣的不行,簡直受不了,他還沒下場戰斗呢,就要這么可恥的敗了?

    “你到底認不認輸?”楚風再次問道。

    “我……”最后,金烏族翹楚硬著頭皮,雙眼含著淚光,無奈而悲憤的點頭,決定認輸。

    他的心情是壓抑的,氣憤的受不了,就沒見過這么可恥的對手。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雍州陣營的惡劣少年卻在仰天長嘆,道:“可憐我一世英名,為了雍州能夠贏,我自己形象大損!”

    金烏族翹楚很想噴他一臉口水,想告訴他,你有個毛的形象,從頭到尾就是一個惡棍!

    楚風倒也不怎么太在意,反正爭奪完秘境,取走造化后,他就要跑路了,以后換個身份,他依舊是一條好漢。

    “雍州陣營的道友們,準備接收俘虜,這次又是雙殺,這兄妹二人大敗,都成為我的俘虜!”楚風狂奔回來喊道。

    這一刻,雍州陣營內,眾人都無語,真是活見鬼啊。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