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金牌甜妻,總裁寵婚1314 > 第2011章 她對我,避之不及

第2011章 她對我,避之不及

作者:云起莫離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金牌甜妻,總裁寵婚1314最新章節!

    云夢恬一走,云彬柯就挑眉看了一眼林曄:“你知道她這是怎么了嗎?”

    林曄一愣,看著云彬柯,下意識的搖頭:“不知道!”

    云彬柯笑了一聲:“不是吧,你跟她在公司,幾乎時刻都能見到,怎么會不知道她為什么不高興呢!”

    云夢恬的辦公室,是那種可透視的玻璃,云夢恬如果不想讓別人看到里面的情況,按了按鈕就可以。

    可是,云夢恬每天都讓玻璃門雙向可視。

    林曄的助理辦公室,就在云夢恬的對門,他基本也一直開著百葉窗,所以,云夢恬那邊有什么情況,他基本都是知道的。

    可是,眼下聽到云彬柯這樣說,他莫名的有些不自在:“我怎么會時時刻刻都見到她呢,我還有我的工作,再說了,她就算是真的不開心,也未必是因為公司里的事情啊!”

    本來,云彬柯剛才說的話,逗林曄的成分居多,他也沒想著,林曄會真的作答,卻沒想到,林曄不僅一本正經的跟他解釋,還提出云夢恬不開心,可能是公司之外的事情。

    云彬柯忍不住挑了挑眉,林曄……似乎變了!

    尤其是對小夢的態度!

    想到這里,他有些猶豫,要不要把云夢恬和藍銘晟的關系,告訴林曄呢?

    可是,仔細想想,藍銘晟和云夢恬,他們是什么關系呢?

    情侶嗎?很顯然,現在并不是!

    他現在都不能確定,他那個傻妹妹到底是怎么想的,所以,其實多個人追求云夢恬,也沒事吧,至少能讓藍銘晟有點緊迫感。

    他看藍銘晟對云夢恬有意思也不是一年兩年了,可是,怎么還是這副不冷不熱的關系呢!

    他伸手撐著下巴,看著林曄,雖然他不否認,他這么做,有點利用林曄的意思。

    可是,萬一云夢恬不喜歡藍銘晟,說不定還會選擇林曄,這未必不是林曄跟云夢恬之間的緣分啊!

    按理來說,他心里是向著藍銘晟的,可是,真正要做選擇的,是云夢恬,所以,他就不摻和了吧!

    想到這里,云彬柯滿意的點點頭,似乎對自己的想法,格外的滿意。

    林曄吃飯的間隙,抬頭看了一眼云彬柯,看到云彬柯撐著下巴,對著自己一連癡笑,他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開口道:“那個……云總,我吃飽了,你慢慢吃!”

    林曄吃完,連忙溜了!

    云彬柯臉一黑,這小子,怎么這么一副表情,他有那么可怕嗎?

    云彬柯看到本來三個人的飯桌,此刻只剩下他一個,他突然間也沒胃口了,拿起手機,沒好氣的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與此同時,南希醫院。

    藍銘晟一個勁的催楚非:“好了嗎?我說你應該吃飽了吧,你都吃了多久了!”

    楚非抬頭翻了個白眼:“我說藍銘晟,你正常點好嗎?我們約的是下午三點,兩點多走就行了,現在才一點,你跑過去做什么啊,在人家加工廠干等著啊!”

    藍銘晟不悅的看著他:“我們早點過去,那邊不就能早點過來了嗎?他們聽到我們到了,最不可能讓我們等太久吧!”

    楚非看著藍銘晟失常的樣子,不由得一臉懷疑:“我說藍醫生,你實話告訴我,你是不是下午還有別的事情呢,怎么這么著急?”

    藍銘晟給了楚非一個無語的表情,他自然不是有別的事情,只是他著急見云夢恬。

    他跟云夢恬好久都沒有好好說過話了,他想借今天這個契機,好好改善一下他們之間的關系而已。

    只不過,為了不讓云夢恬多想,他順便拖了一個人,也就是此刻在他對面吃飯的楚非,楚非在南希醫院相當有名,也是墨傾城的主治醫師,藍銘晟在南希市,除了路家和云家之外,唯一的一個朋友。

    楚非見藍銘晟不僅瞪他,還不回答他的問題,他更加好奇了:“我說藍銘晟,真的,到底怎么回事,你總得跟我說說吧,我就不信你沒事,沒事你能這么失常,你看,我現在都答應陪著你去質檢了,你怎么還不跟我說說呢!”

    藍銘晟聲音硬邦邦的:“那你別去了,我一個人去!”

    楚非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算了,看在你腿殘的份兒上,我還是陪著你過去吧,不然的話,到時候你又該罵我沒人性了!”

    藍銘晟聽到楚非這話,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開口道:“對了,如果質檢結束以后,沒有質量問題,你就裝作有事情,先離開,OK?”

    “啊?”楚非一臉懵逼的看著藍銘晟,不大明白他的意思:“我陪著你過去,又提前離開,你這是在搞什么啊?你最好說清楚,不然,我可不聽你這莫名其妙的安排,你的腿還傷著呢,不能走路,把你一個人留下,我是那么沒人性的人嗎?”

    藍銘晟無語的搖頭:“你就說你是為了八卦,別說的那么冠冕堂皇的!”

    楚非立馬咧嘴笑的開心:“那你就讓我八卦一下,到底什么事,讓你這么……”

    楚非沒有說后面的詞語,卻一副擠眉弄眼的神情。

    藍銘晟沒好氣的搖頭:“我要去見一個人,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

    楚非頓時恍然大悟,以他對藍銘晟的了解,分分鐘就猜出了大概:“這個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大概是你喜歡的人,還是凌風集團,負責這個醫療項目的人吧,你實話跟我說,你什么時候勾搭上人家的!”

    藍銘晟真的想一巴掌拍死楚非:“別胡說八道,我要去見云夢恬!”

    楚非一怔,頓時瞪大眼睛:“就是平時來接你的那個青梅竹馬,不是吧,你們每天都見,你還要借工作的名義去見人家,我說你這也太離不開她了吧!”

    藍銘晟沒好氣的給他一個白眼:“你安靜點,你壓根不懂,我的意思,質檢結束之后,你提前找借口離開,我讓她送我回家,也省的她再去一趟醫院接我!”

    楚非搖了搖頭,眼底全是戲謔的光芒:“藍銘晟啊藍銘晟,真沒看出來,有朝一日,你也能栽在一個人手里!”

    藍銘晟舒口氣,簡直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你還是趕緊吃飯吧,我的事情,我自有分寸,還有,你別再小夢面前胡說八道,其次,小夢應該是認識你的,之前在國外上大學,離開的太匆忙了,她雖然沒見過你,但是,我跟她說過你的名字!”

    楚非點了點頭:“OK,我明白了,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胡說八道,我最多就是喜歡看戲而已,只要你戲演的好,我可以做一個沉默的觀眾!”

    看著楚非這不正經的樣子,藍銘晟頭疼,他突然有點后悔,讓楚非跟著過去了,可是,現在已經跟醫院那邊說好了,后悔的話,也太麻煩了,還要走一個流程。

    他無語的搖搖頭,看著楚非:“你……”

    好半天,他說了一個你字,突然也想不到話來阻止楚非做什么。

    畢竟,楚非要是真的當著云夢恬的面胡說八道的話,他也攔不住。

    看著藍銘晟吞吞吐吐的樣子,楚非挑眉:“怎么了?不是吧,藍銘晟,你在我面前說話都這副慫樣子,怎么跟人家姑娘交流呢?”

    藍銘晟深吸了一口氣,咬牙切齒:“我就是怕你這副不正經的樣子,嚇到了她,還有,她現在對我避之不及,你一會去了那邊之后,千萬不要胡說八道,就當我拜托你了!”

    楚非看藍銘晟一本正經的表情,似乎也意識到了,情況有點小嚴重。

    他皺了皺眉:“不是吧,銘晟,到底怎么回事,她為什么對你避之不及啊,就算是沒有愛情,你們之間青梅竹馬,怎么也算是有情誼的吧!”

    藍銘晟無奈的看了一眼楚非,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云夢恬對自己有情義,不然的話,她也不會照顧自己,可是,這不代表,她不想躲著自己啊!

    之前躲了自己三年就不說了,現在,他們倆不知道為什么,從那天下午,就變得冷冰冰的,他說什么做什么,似乎都沒作用,他有點精疲力盡,這段時間,除了晚上趁著她睡著,抱抱她之外,再沒有說過什么,去緩解眼下這個局面。

    只不過,這次質檢是個不錯的時機,最起碼,借著工作,他能跟云夢恬正常交流吧。

    想到這里,藍銘晟看著楚非:“你就別問了,你只要知道,我沒有騙你,你到時候注意點,就行了!”

    楚非見藍銘晟是真的不想說,他只能點點頭:“好吧,我答應你,只不過,我還是想跟你說一下,如果她真的躲著你的話,你現在提前過去,反倒是弄巧成拙,她要是躲著你的話,你最好還是遲點過去,這樣反而能讓她高看你一眼,你明白我的意思不?”

    藍銘晟怔了怔,隨即點頭:“大概明白!”

    楚非笑了笑:“這就叫以退為進,感情這個東西嘛,你也要把握好這其中的訣竅,忽冷忽熱,這樣最勾人了!”

    藍銘晟的臉一下子冷了下來:“我并不想把這些所謂的計較,用在她身上,所以,你以后別再跟我說這些話了,明白嗎?”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