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終末之龍 >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驚雷(中)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驚雷(中)

奇書網 www.mvtdgn.live 最快更新終末之龍最新章節!

    圣騎士隨意地點了點頭,并沒有表現出多少久別重逢的熱情——事實上,他看誰都有點不耐煩的樣子。

    “跟上。”他說,抬腿就走。

    埃德并未見過他,只是聽說過。布勞德曾向他提起過幾位舉足輕重,卻很少出現在神殿里的圣職者,巴弗洛·奎因便是其中之一。他幾乎與肖恩同時成為圣騎士,至少在戰斗能力方面也絕不比肖恩差,但……用布勞德的話來說,叫做“更適合獨自行動”,現在看來,意思大概是“不耐煩跟人打交道”。

    他會接受神殿發出的命令——當然有時也會拒絕,但更多的是在外游蕩,去做他自己認為該做的事,或許意義非凡,或許微不足道,其中大多數很可能永遠都不會為人所知……畢竟他自己完全無意宣揚。

    他不在乎名利,不在乎在神殿中的地位和他人的評價,但布勞德從未忘記向進入神殿的年輕人介紹這個他們或許十幾年都見不到一面的前輩。

    想起布勞德,那個謙恭多禮,已經不太像個戰士的圣騎士,埃德有一瞬間的恍惚。他曾經覺得那個老人更像個處事圓滑,面面俱到的管事,無論是性格還是他所做的事都很有種世俗的氣息……可是現在他意識到,如果布勞德沒有死在柯林斯的迷霧里,肖恩或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比從前更加冷硬而難以接近。

    神殿里人不多。聚集而來的守衛者大半停留在了神殿之外,但這個小神殿原本也沒有斯頓布奇和柯林斯的那樣宏偉,奎因一個人就幾乎能把并不寬闊的通道堵個嚴嚴實實。沿路的牧師和圣騎士在他們走過時都不得不貼到墻邊,雖然始終保持著警惕的、隨時都可以發起攻擊的狀態,臉上卻透著點不知所措的茫然。

    埃德忽然意識到,那點茫然或許并不是因為他們——他感覺到了撲面而來的、灼熱的風。

    伊斯猛地向前沖。幾步之外的臺階下,黑暗里像是突兀地燃著一團火,無所憑依地懸在半空,又像是空氣被燒穿了一個大洞,隱約能看見另一邊的景象。

    這是個入口……而他知道它通向哪里。

    那與其說是密室不如說是另一個空間,記憶中有巨大的穹頂覆蓋在空蕩蕩的地面之上,地面中央一方小小的水池,像極了圣墓之島上古老的水鏡。他記得那地方陰冷潮濕,像座藏在水底的墳墓,可此刻,金紅色的光芒帶著沉沉的暗影噴涌而出,讓那用法術維持的入口像一面快要被燒化的鏡子一樣扭曲著,收縮著,仿佛隨時都會崩潰。

    沒有多少人能擁有這樣的力量。

    他沒能沖進去。奎因只微微抬起手臂就輕易攔住了他,對他眼底在急切與憤怒之中燃起的金色視若無睹。

    “待在這兒。”他說,同時轉身一把抓起了埃德,像扔一只小雞仔一樣,無比輕松地把他扔進了那個正迅速縮小的入口。

    .

    埃德認命地就地打了個滾兒又迅速跳起來。入口在他身后縮成一個小小的黑點,然后消失不見,伊斯爆發出的那一聲怒吼卻還在他腦子里嗡嗡直撞,回蕩個不停。他實在擔心他的朋友會不顧一切地變回冰龍,把那小小的神殿砸成一片廢墟……不過,也許他應該先擔心一下眼前的麻煩。

    四方都看不到邊際,向上也看不到頂,周圍盡是火光,卻沒有火。金紅色的光霧里纏繞著一縷縷的黑影,像是在試圖融合,又像是在彼此絞殺。過高的溫度讓他恍惚覺得自己是被扔進了火山口,被烤得幾乎能聽到自己的肉滋滋冒油的聲音。

    但當他定下神來,他發現他事實上并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即使他根本沒來得及給自己加上什么防御。

    甚至連視野都算清晰。只是,在這樣的火光之中,保持睜眼反而是最困難的。

    離他最近的是伊卡伯德。一個半圓形的屏障堪堪把他罩在其中,透明的表面漾著一層層水波,單是看著便能感覺到怡人的清涼。然而支撐這個這屏障卻不是牧師——他腳下有個小小的水池,那枚龍蛋正半懸其上,緩緩轉動。

    細細的白光如一道道閃電,在蛋殼與屏障之間明滅不定,每一道閃電都在屏障之上激起一圈漣漪,每一圈漣漪都在散開時削弱著覆蓋其上的火光與黑霧,不緊不慢,游刃有余。

    伊卡伯德只漫不經心地掃了埃德一眼就把視線轉回龍蛋之上,眼神專注又熱烈,仿佛除了這個再沒有什么能引起他的興趣。

    埃德也對那個蛋興趣十足——他懷疑那是星燿最初留下的龍蛋里的一個,只是不知道為什么沒能孵化……但他不能對更遠處的人視而不見。

    肖恩·弗雷切背對著他站得筆直。他的白發和盔甲和火光里都被映成了金色,耀眼得有種強烈的不真實感,似乎他其實已經不存在于這個世界,留在那里的只是個光輝燦爛的幻影。

    但他緊握在手中的劍上有血,手臂上也有。他左肩的肩甲都被砍得變了形,顯然已經經過了一場激烈的戰斗,卻并沒有打出什么結果來。

    在他身前,攔在了他和他的敵人之間的菲利·澤里抹著被強光刺出來的眼淚,回頭沖埃德揮了揮手,笑得裂開了嘴,居然還挺開心的樣子。

    “現在是四對一了,”他轉向那個沉默地與他們對峙著的家伙,不由分說地把埃德算成了自己這邊的人,也絲毫不以以多欺少為恥,“你確定你能贏?要不你還是先把火收起來,我們好好談一談?我覺得我已經差不多快熟了……還是說那就是你的打算?”

    他連玩笑話都說得勉強。因為由始至終,無論他說什么,都沒有得到過一個字的回應——事實上,從強行闖入這里開始,斯科特就根本沒有說過一個字。

    肖恩也沒有。

    被夾在中間的菲利覺得自己簡直倒霉透頂……他是真的很高興終于來了一個跟他一樣倒霉的家伙。
秒速时时彩欢迎使用手机版